>
返回首页
财经时评CURRENT AFFAIRS
财经时评 / 正文
全球货币宽松格局或持续

  种种迹象表明,2021年,全球经济有望在多重助力下出现强劲反弹。不过,即便如此,预计全球多个主要央行货币政策仍将在今年维持超级宽松状态。

  1月5日,世界银行发布的最新一期《世界经济展望》报告预计,基于新冠疫苗将广泛接种的预估,2021年全球经济有望增长4%。其中,发达经济体及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经济将分别增长3.3%和5%;美国和欧元区经济将分别增长3.5%和3.6%,中国经济有望增长7.9%。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则预测,2021年世界经济将强劲反弹,如果按市场汇率计算,2021年世界GDP增长率为4.8%,比2020年提高9.5个百分点。如果按PPP计算,世界GDP增长率为5.2%,比2020年提高9.6个百分点。经合组织也预测,2021年按PPP计算的世界GDP增长率为5.2%,比2020年提高11.2个百分点。

  尽管全球经济有望在2021年加快复苏脚步,但新冠疫情所带来的不确定性影响远未消除。新年伊始,从世界多国最新情况来看,新冠肺炎疫情还没有得到有效控制,每日新增确诊病例数仍在屡创新高。多地发现变异新冠病毒为疫情带来更多不确定性,多国出台举措限制或禁止新年庆祝活动,严防节日聚集引起新冠病毒快速传播。虽然新冠疫苗研发相对较为顺利给世界经济带来复苏希望,但疫苗的普及需要一定时间,2021年新冠肺炎疫情会走向何方,仍然具有一定的不确定性。

  世界银行报告表示,受疫情影响,全球经济增长前景仍存高度不确定性,可能出现不同增长结果。在悲观情景下,感染率继续上升,疫苗延迟推出,这可能将2021年的全球经济增长限制在1.6%;在乐观情景下,疫情得到控制,疫苗接种过程加快,全球经济增长则可能加速至近5%。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表示,全球经济正从危机深渊中复苏,但这一灾难远未结束。未来,全球经济将面临漫长、不均衡且充满不确定的艰难爬坡之路。她强调,应当确保重振经济的支持性举措不是意在重复昨天的经济,而应该以塑造明天的经济为导向,各国不应过早地从支持性的财政和货币政策中退出。

  在上述背景下,多国央行多次表态,将在较长一段时间内保持货币宽松政策不变。美联储在2020年12月的“收官”例会上重申维持货币宽松立场,点阵图显示,美联储将维持利率在当前水平直至2023年。与此同时,欧洲央行继续加码货币宽松——延长PEPP购债至少至2022年3月底。日本央行、英国央行、俄罗斯央行、印度央行则纷纷表示,货币宽松主基调将贯穿2021年,且将持续较长一段时间。

  然而,纵向比较来看,虽然2021年全球货币宽松格局仍将持续,但主要发达国家央行进一步加码货币宽松的空间已经日益缩小。2020年,为了应对新冠疫情所带来的巨大冲击,包括美联储在内的主要发达国家央行除了迅速降息、加大资产购买计划之外,美联储甚至还推出了无限量的量化宽松政策;另外,央行直接对企业提供贷款、央行在一级市场直接购买政府债券等过去不被使用的手段也被不少央行纷纷启用。在此背景之下,当前,美、日、欧等国的利率已经处在利率下限附近,并没有更多的降息空间;资产购买计划在数轮加码之下,也已经处在超大规模的状态,央行资产负债表更是急剧扩大,因此,要想更大幅度升级购债计划也会不得不面临更多的政治压力。大量投放货币可能提高通胀率和通胀率预期,一旦通胀率或者预期通胀率较大幅度地超过央行容忍的“红线”,则宽松货币政策空间就会受到限制。

  值得关注的是,新冠疫情在全球暴发以来,超级货币宽松环境为全球经济复苏提供了一定支撑,保证了金融市场相对稳定,但是,大规模宽松政策带来的副作用和后遗症也不容小觑。尤其是上一轮国际金融危机以来,美、欧、日等发达经济体实施的超宽松货币政策已经使全球流动性长期泛滥,利率水平长期下行。政策效果叠加影响之下,2020年全球债务总规模创下历史最高纪录,发达国家高赤字、高债务、低增长的矛盾愈发凸显,这不仅带来市场价格和资源配置的扭曲,可能还会给全球经济埋下更深层次的“地雷”。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