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聚焦CURRENT AFFAIRS
行业聚焦 / 正文
39张监管函剑指保险业三大问题

  策划人语:2018年刚刚过半,原保监会及银保监会已经针对保险机构公开下发39张监管函,超过去年全年。

  从监管函的内容和检查方式来看,针对保险产品、渠道、经营、资金运用等各类市场乱象,银保监会已经逐步建立起一套推进有序、落实有效的监管机制。随着严监管成为常态,将倒逼保险市场的参与者主动维护市场秩序,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实现自身和行业规范健康、高质量发展。

朱燕祥 画

  今年上半年,原保监会及银保监会公开对35家保险公司下发39张监管函,数量超过去年全年。

  据《金融时报》记者梳理,这39张监管函中,20张针对保险产品、9张针对销售渠道、10张针对保险资金运用。监管者分批对违规者集中处罚,使市场乱象暴露更为彻底。

  20张监管函直指“产品背离本源”

  在公开的39张监管函中,20家保险公司因产品问题被监管处罚。其中,2月份集中下发19张监管函中,19家公司的1672个问题产品被叫停,10家公司3个月禁止备案新的保险条款和保险费率(农险产品除外)。

  这1672个产品主要存在以下问题:条款表述不严谨、条款要素不完备、条款文字及格式错误、产品属性分类不当、险种归属不当、命名不规范、免除或减轻保险人责任的条款未作明显标示、费率表内容不完备、费率表出现文字错误、费率调整系数无上限、附加险未逐条单独备案、用附加险对主险进行修订、备案材料不一致、精算报告不完备等。

  据记者了解,这次集中处罚源于去年7月原保监会开展的财产保险公司备案产品专项整治工作。这次财险业首次开展的产品专项检查,充分暴露出财险公司产品存在的诸多问题,其中,“产品背离本源”最为严重。

  “保险产品是保险公司履行承诺、承担责任、体现价值的载体,是保险行业服务实体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基础,但当前一些财产保险产品被异化成为公司违法违规、扰乱市场的工具。”银保监会相关负责人表示,有的财险公司产品创新偏离了保险主业,盲目追求与大资管和互联网金融的接轨,片面突出产品的短期、高频、高收益和理财特性,背离了保险保障和稳健经营的要求。有些公司产品创新违背了保险利益原则、损失补偿原则等基本保险原理,开发承保投机风险、赌博风险的保险产品,保险产品异化成对赌工具,违背社会公序良俗,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有些公司将产品创新错误理解为炒作概念和制造噱头,产品创新主要为了吸引眼球、制造话题,忽视了保险产品本身的保险保障功能作用,销售过程中搏出位,理赔时不能发挥风险转移功能,造成保险纠纷,损害了行业形象。还有些保险产品定价不合理,没有遵循精算原理,费率调整随意性较大,预定损失率和费用率倒挂,个别产品费用率高达90%,严重损害了消费者利益。

  目前,产险公司产品整治告一段落,人身险公司正经历着一场大规模的产品清查。5月,银保监会启动人身保险产品专项核查清理工作,按照时间表,各公司自查整改工作已经结束。接下来,银保监会将结合各公司自查整改情况,采取重点核查和监管抽查形式,对各公司在售存量产品从严核查。

  9张监管函曝光电销“套路”

  在集中清理背离本源产品的同时,监管者对销售渠道的整治也在同步推进。上半年39张监管函中,9张涉及电销渠道。

  长期以来,电销渠道被人诟病最多的问题集中在两大方面:一是泄露个人信息和电话扰民;二是误导销售和欺骗投保人的行为。从监管函披露的详细信息来看,保险公司电销中被明确禁止的“套路”,却是保险消费者的日常。

  比如,过分吹嘘本公司市场地位,错误讲解与销售产品无关的内容,“现在基本上每一家保险公司都在模仿我们,就是通过电话帮客户办理投保”“因为我们是中外合资,它的权威可能更大一些”;又如,以“内部答谢方案”“回馈活动”“内部服务”等并不存在的方案吸引客户购买产品。另外,在回访环节也存在着严重的不合规行为,华安财险由公司员工代客户接听坐席人员来电,个别电话号码一年接听坐席来电甚至超过1000次。

  记者注意到,此次因电销违规被下发监管函的都是中小险企。一位业内人士对《金融时报》记者表示,相对于早就建立并占据渠道优势的大公司,中小险企建立电销队伍通常较晚,由于人力物力的缺乏,在回访、信批上往往做得不到位;而由于经验不足及合规意识薄弱,电销话术不合规也是常有的事;更有激进者,为了吸引客户投保不惜夸大宣传、过度营销。

  不过,销售误导绝非电销渠道或中小公司独有,市场规模更大的公司、对保费贡献更高的个险渠道都是销售误导的“重灾区”。

  也正因如此,监管者今年频频向保险消费者发布风险提示,保险产品主要销售渠道均被提及:针对个险渠道,提醒消费者防范保险从业人员违规销售非保险金融产品;针对银行渠道,提醒消费者防范产品销售误导;针对互联网渠道,提醒消费者注意短期健康保险续保问题。

  不久前,银保监会发布《关于加强自媒体保险营销宣传行为管理的通知》,严厉打击保险销售从业人员通过短信、微信、朋友圈等制造传播虚假信息进行销售误导,通过歪曲监管政策、炒作产品停售等方式进行产品促销,以捏造、散布虚假事实等方式诋毁同业商誉等违法违规行为。

  对违规者加大处罚力度、对从业人员行为加强管理、对消费者加大提醒义务,银保监会正在不遗余力地管好消费者与保险亲密接触的每一个渠道。

  10张监管函披露资金运用不规范

  上半年,监管函集中曝光的第三个问题,涉及保险资金运用。从监管函来看,平安人寿、新华人寿、中再资产管理公司因境外投资业务违规被罚;紫金财险、安诚财险、民生通惠、众安在线、幸福人寿、中华联合财险6家保险机构因资金运用制度不健全、执行不规范以及投资业务违规等问题于近日被监管“点名”。

  从近日同时公开的6张监管函来看,保险公司的制度执行不规范现象较为普遍。比如,紫金财险集中交易室门禁管理松散,未安装监控设备,其他人可以随意进入;安诚财险董事会战略与投资决策委员会和风险管理委员会未按照专业委员会议事规则定期召开会议,风险管理委员会委员长期低于议事规则规定的最低人数……

  另外,民生通惠、众安在线投资业务违规问题较为突出。民生通惠在2016年7月1日至2016年11月30日期间违规开展存款通道类业务共45笔。而在2016年6月1日,原保监会曾下发《关于清理规范保险资产管理公司通道类业务有关事项的通知》,明确要求保险资管公司清理规范银行存款通道等业务。

  据记者了解,近日公开的这批监管函其实是对去年10月至11月的现场检查中发现问题的集中处理。细看这6份监管函,反映出行业在资金运用方面普遍存在重制度、轻执行的问题,风险管控形同虚设,未能切实发挥作用。

  不过,这6张监管函仅仅是资金运用问题曝光的开始。根据《2018年保险监管现场检查工作方案》,在保险监管现场检查工作第二阶段(6月至8月)的法人机构评估检查中,将对资金部的资产负债管理能力进行评估;在第三阶段(8月至10月)的法人机构综合检查中,将对资金部的保险资金运用进行现场检查。

  延伸阅读:上半年监管函盘点

  上半年,原保监会及银保监会针对保险机构公开下发39张监管函,涉及35家保险机构。其中,财产险公司26家、人身险公司6家、资产管理公司2家、保险集团1家。另外,紫金财险(3次)、浙商财险(2次)和中华联合财险(2次)多次被下发监管函。

  在39张监管函中,19张涉及问题产品,9张涉及电销渠道,8张涉及保险资金运用违规,3张涉及境外投资违规。

  在处罚方面,抽检出有问题的保险产品立即停用,相关保险公司3个月(或6个月)内禁止备案新产品;部分公司停止备案新产品(农险除外)。5家公司由于保险资金运用问题,在整改期内,被限制资金运用。另外,安邦保险集团原董事长、总经理吴小晖职务被要求调整。

责任编辑:梁艳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