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聚焦CURRENT AFFAIRS
行业聚焦 / 正文
护航“国家工程”“国之重器”建设港珠澳大桥:保险业没有缺席

  

  港珠澳大桥

  近日,有一座“大桥”成功刷爆朋友圈,引得大家频频为此点赞。点赞的理由十分充分,世界总体跨度最长、钢结构桥体最长、海底沉管隧道最长、公路建设史上技术最复杂、施工难度最高、工程规模最庞大。集多项世界之最于一身的港珠澳大桥宛如一条巨龙雄卧在伶仃洋之上。

  10月23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宣布了港珠澳大桥的正式开通。24日9时,港珠澳大桥正式通车运营。在珠海公路口岸,首批满载货物的货车快速过关,旅客出发顺畅,这座历时9年建设而成的“国之重器”终于正式走入普通百姓的生活,开启了粤港澳大湾区的崭新未来。

  港珠澳大桥的建设书写了一个“中国创造”的传奇故事,而保险业在其中扮演了重要的护航保障角色,再一次为支持我国实体经济建设作出了卓越贡献。

  高风险需要高水准保障

  基础设施建设是我国经济发展的基石,建设项目往往投资高、规模大、工期长、影响广,在建设过程中普遍存在较大风险。而港珠澳大桥为罕见的“桥、岛、隧”一体化交通集群项目,施工工艺复杂。该工程涵盖了众多创新工法和装备,但创新越多也意味着项目难度越大,随之而来的风险更是不同寻常。

  

  港珠澳大桥正式通车

  高风险工程需要高水准的保险公司全方位地对建筑工程风险进行防控。2009年10月,国务院正式批准港珠澳大桥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当时国内承保能力最强的人保财险即对大桥工程项目风险的风险管理方式、承保方案等方面进行了沟通。

  人保财险相关项目负责人对《金融时报》记者表示,港珠澳大桥工程建设涉及交叉学科,公司做了大量前期调研工作,通过模块化的工作模式,由浅及深,兼顾定性、定量研究,围绕大桥主体工程实施阶段的安全风险源展开风险技术交流。“我们尽可能吸纳各方技术力量、专家及团队进入。例如,选择国内熟悉地质情况及具有直接项目工作经验的专家组建工作团队;优秀的海洋工程结构工程师、熟悉香港及内地运营养护管理的专家组建工作团队。最终实现该项目风险管理的目标。”

  2010年12月10日,港珠澳大桥管理局发布中标公示,人保财险最终成为港珠澳大桥主体工程项目建筑工程一切险及第三者责任险首席承保公司。

  据记者了解,人保财险的项目风险管理团队通过近8年不间断的现场查勘,结合大量设计、施工文件以及技术交流,对港珠澳大桥主体工程实施阶段主要面临的气象、水文、通航、地质、桥梁工程本身(通航孔桥、非通航孔桥)、人工岛工程、沉管隧道工程等方面的风险,进行了细致的梳理与量化分析,并做出了相应的风险管理计划。接下来的事实也证明,这种周密的风险管理与保险保障安排十分必要。

  实施风险管理形成合力

  2014年7月,港珠澳大桥CB05标段中铁大桥局对206号墩进行上塔柱吊装作业时发生塔柱竖直下落,塔柱插入海床后顶部向外海侧倾倒,最终保险公司向港珠澳大桥管理局赔付逾2400万元;2014年11月至2015年2月,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E15管节由于基槽回淤,经历了两次沉放失败后返航,给隧道沉管建设造成了重大损失,影响4个月工期,承保公司已经赔付5000万元,预计该案保险公司总赔付将过亿元。

  以上只是人保财险广东省分公司化解大桥工程风险的案例缩影,诸如此类的高风险事件还有很多,因此多方参与的共保体成为抵御和管理工程风险的最佳方式。2010年9月,港珠澳大桥管理局除公布人保财险作为首席承保公司担当50%的份额外,还宣布其他共保公司份额分别为平安产险15%、太平洋产险13%、大地财险12%、中银保险6%、太平财险4%。达信保险经纪公司成为港珠澳大桥主体工程的保险经纪公司。

  

  香港邮政将发行“港珠澳大桥”特别邮票

  六大保险公司合作承担了港珠澳大桥主体工程项目建筑工程一切险及第三者责任险,保险期限约为6年,合同投保金额高达人民币278亿元,创下广东乃至全国单个工程保险标的新高,也为中国保险业进入大型建设与高风险项目积累了宝贵的原创性经验。除实力强大的共保体外,港珠澳大桥项目的大部分保险份额也得到了国际再保险市场的支持。瑞士再保险公司、苏黎世保险有限公司作为联合首席再保险人,共同分担项目风险。

  虽然港珠澳大桥主体工程保险从2010年起历时86个月的保险期限已经完结,但港珠澳大桥运营期间的风险管理同样面临巨大挑战。人保财险作为首席承保者已从今年3月开始了对其新一轮的保险护航。

  上述负责人告诉记者,今年9月的台风“山竹”过境后,工作人员第一时间赴现场查勘,确保大桥主体工程及附属设备完好无损,保证大桥可以按时通车。近期,人保财险业已会同港珠澳大桥管理局,准备对大桥进行航空遥感三维建模,并利用拖拽声纳测量技术对桥址和隧道区域进行水下地形建模及水流水深数据测量,相关数据将为营运期的大桥风险管理提供技术支撑。

  车主可“一地购买三地险”

  港珠澳大桥的建成与通车,让粤港澳三地之间的往来更加便利,使“一小时生活圈”模式成为可能。修建大桥需要硬件建设,而政策放通方面同样需要软件建设。港珠澳大桥是世界上第一座联通三个独立关税区的大桥,在三地不同的法律体系下,对于车险责任类和损失类的费率厘定、承保理赔流程、客户投保习惯、损失补偿标准等均存在地域性差异。

  

  图为跨境车辆开在港珠澳大桥上。路牌提示,九洲航道桥长度693米,前方为中华白海豚保护区。

  事实上,从2012年开始,粤港澳三地的监管部门一直在对跨境车辆保险政策进行探索与沟通。直至2017年4月,港珠澳大桥通行政策协调广东方会议明确“有关部门在发放跨境车辆牌照时,要求车辆牌照申请人提供三地强制保险保单”,正式明确港珠澳大桥车辆保险仍沿用现行做法,由入境地保险机构提供法定保险保单,由车辆牌照核发单位(内地为公安交管部门)负责对法定强制保险保单进行审核,并按照属地原则处置保险理赔及纠纷等事项。

  今年4月,银保监会同意将粤澳保险机构在珠海横琴互相提供跨境机动车保险服务试点扩大至广东省;5月,银保监会同意对港、澳跨境车辆投保内地保险开展电子保单试点。

  广东保监局召集在粤港澳三地均有机构的保险公司,推动研究制定符合三地跨境车辆需求的创新保险产品。比如,中国太平目前已建立了“跨境通车辆保险产品库”,并为201位港澳跨境车主提供了特色车辆保险服务,承保交强险201笔,商业险89笔,累计保费134万元。

  港珠澳大桥管理局局长助理、融资财务部部长苏毅此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经过粤港澳三地政府和相关险企的努力,“一地购买三地险”已经实现。三地保险行业还制作了专门的网页,给出了详细的指引。粤港澳三地跨境车主可根据入境时间自主选择购买不少于7天到1年保险期限的内地交强险保单,同时也可购买保障全面的机动车商业保险产品服务。

  除了如何选购车险产品,最让车主担心的还是在港珠澳大桥上发生交通意外后的保险理赔和服务问题。记者了解到,广东保监局在广东推行多年的“快撤理赔”模式已复制到港珠澳大桥内地段保险事故管理,将保险理赔纳入大桥应急救援安排被提上日程。

  为提升保险投保理赔服务水平,中国太平利用三地机构建立了相互服务的客户理赔流程,当客户在粤、港、澳任何一地发生保险事故需要索赔时,均能够得到包括服务咨询、报案、索赔及保险赔付等方面的指导及便捷服务。

  据悉,截至大桥通车前,广东有6家保险机构通过港澳保险公司互相提供投保服务的模式,共承保港、澳跨境机动车辆723辆,其中香港268辆、澳门455辆。出具内地车险保单977份,其中交强险保单723份、商业车险保单242份。

  “粤港澳三地监管部门亦在探讨三地保险互认、一张保单保三地等便利措施,相信未来购买机动车保险会更加便利。” 苏毅谈到。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