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产管理CURRENT AFFAIRS
资产管理 / 正文
去刚兑之下财富管理行业迎来新发展

  10年间,中国私人财富市场规模增长5倍,成为全球第二大私人财富市场。面对庞大的高净值人群,各种类型金融机构都将目光聚焦在这一领域。

  中国财富管理行业面临着深刻变化,在客户端已经有明显体现。“客户能够感受到资产组合在由固定收益向权益类转换,由短期投机向长期投资考虑。”宜信公司创始人、CEO唐宁告诉《金融时报》记者,过去,无论是银行理财还是信托理财等,不少产品都属于刚兑型。但随着大环境变化和监管要求的变化,在新时代构建自己的组合,一定要进行权益类投资,一定要进行长期投资。

  财富管理强调“配置”

  一边是高净值人群庞大的投资需求,一边是打破刚兑后投资观念的改变,专业机构在财富管理市场的优势逐步显现。

  根据贝恩咨询的调查,专业投资机构的价值已经日益得到高净值人士的认可。从2009年到2017年,高净值人群通过专业机构管理的可投资资产占比从不到40%提升到超过60%,且平均使用的机构数量超过两家。

  至于中国,唐宁认为,中国财富管理市场需求非常大,专业机构数量还远远不够,“还没有达到红海的程度”。在他看来,国内私人财富市场有着极为迫切又未被满足的需求,例如如何做投资、风险如何分散、传承问题如何解决等。

  而谈到对当下国内财富管理行业的认识,恒天财富董事长周斌形容称,“如果将中国的财富管理行业比作一天24小时的话,那么现在才刚过凌晨;如果说中国的财富管理行业发展是一年12个月的话,那么当下是1月3号。可以说,中国的财富管理当下还处于早期。”

  “真正的财富管理是以资产配置为核心的,而不是单一的卖产品。”唐宁强调。而周斌也持同样的态度,他认为,好的财富管理要做配置,核心也在于配置。周斌表示,“投资”是资产管理的核心,“配置”则是财富管理的核心。目前恒天财富所做的,就是要紧紧围绕客户财富管理的本质需求,以客户为中心,努力、持续地做好两件事:一是提供资产配置服务和咨询,配置品种包括私募、公募、保险;二是为自我管理资产配置的客户提供投资理财产品的交易服务。

  拥抱新经济

  具体来看,搭上新经济这趟“快速列车”,是财富管理下一个十年、甚至二十年的重点所在。唐宁介绍,机构会通过母基金的方式去拥抱新经济,牺牲一定流动性,换取高回报,同时规避风险。通过这种方式,资金可以投入到各类不同的投资机构中,“他们的特点有所不同。有的擅长投早期、投A轮、投天使,有的则是投成长期企业;有的擅长健康医疗领域,有的专注大数据、云计算。”他认为,母基金作为一个桥梁,可以对接传统经济创造的财富与新经济十年以上的增长。经过过去五年的发展,宜信财富的人民币私募股权母基金规模已达200亿元以上,共投资150只子基金,间接投资近4000家高科技、双创企业,已经有相当比例的企业上市并且有一部分成为“独角兽”。

  当下,包括银行、保险、信托在内的传统金融机构都在探索布局财富管理领域。周斌认为,做财富管理,各机构之间比拼的是专业能力,如资产管理能力、风险控制能力、运营管理能力、市场营销能力、理财师个人职业能力,甚至是科技能力等,而不是单纯的比哪家收益高、刚兑能力强、增信的能力强,最终需要回归到财富管理的本源。

  除投资能力之外,国际化和科技能力也非常关键,“不管从南坡爬还是从北坡爬,最后还是要看有没有登顶能力。”唐宁强调。

  风险挑战依然存在

  随着财富管理行业的逐渐发展,投资者对财富管理的认知逐渐成熟,推动了财富管理企业加速转变,周斌认为,这体现在企业从单一的金融产品提供方,转向多层次资产配置服务方。“如何将资产打理好、提高风险辨识度、提升金融服务质量,不再单纯依靠产品销售,考验着财富管理行业的发展智慧。”他进一步说,这对财富管理企业的专业性、合规性、持续投资能力等方面的提升均有着迫切要求。

  全球化发展趋势给财富管理企业提供了更多的投资渠道和方式,同时也令其面临诸多挑战。

  在周斌看来,打破刚兑的大背景,对财富管理机构寻找优质资产的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他认为,目前,国内能够提供的可投资产品的品种和服务相较国外还是有差异,无法有效覆盖特别是超高净值家庭的资产配置需求,专业投资机构的国际资产配置能力可以提升的空间还很大。

  此外,业内人士认为,投资者教育也需要完善,相关企业必须担负起投资者教育的职责,向投资者提示风险、讲解法规,传授其保护自身利益的技能。

  “在财富管理和金融科技行业,未来,我们会继续坚持以客户为中心、以资产配置为中心,进行长期投资。在拥抱新经济方面,用母基金的方式,抓住财富管理这一风口。”谈及下一步规划,唐宁这样对记者说。

责任编辑:韩胜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