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产管理CURRENT AFFAIRS
资产管理 / 正文

多方参与 创新模式

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深度推进市场化债转股

  有专家表示,此轮市场化债转股自从2016年开启以来,主要目的在于降低企业的杠杆率,如今成效正在显现。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多项举措,包括建立合理定价机制、吸引社会力量参与其中等,将促使市场化债转股进一步深入推进。

  此次市场化债转股主力军是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即银行系AIC。据不完全统计,截至去年6月末,银行系AIC签约的债转股项目占全部实施机构落地项目的比重超八成。 

  5月22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两项措施。其中,首先确定深入推进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的措施,支持企业纾困化险、增强发展后劲。会议指出,去年以来债转股已落地超过9000亿元,促进了企业杠杆率下降和经营效益提升。

  有专家表示,此轮市场化债转股自从2016年开启以来,主要目的在于降低企业的杠杆率,如今成效正在显现。当然,在推进的过程中,也面临新的问题。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多项举措,包括建立合理定价机制、吸引社会力量参与其中等,将促使市场化债转股进一步深入推进。

  凭借多年积累的丰富经验,以不良资产经营为主业的金融资产管理公司(AMC)主动投身其中,打造了诸多成功案例,以时间换空间,帮助企业有效降低资产负债率,优化了公司治理,提升了企业可持续发展的能力。

  市场化债转股 AIC担负重任

  此次市场化债转股主力军是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即银行系AIC。据不完全统计,截至去年6月末,银行系AIC签约的债转股项目占全部实施机构落地项目的比重超八成。

  在政策的支持和鼓励下,作为新型债转股实施机构,AIC应运而生。目前,以国有大型商业银行为首,多家商业银行都设立了专司债转股的子公司AIC。设立之初,AIC的主要职责就得以明确,即实施市场化债转股业务,帮助商业银行减少和出清不良资产,支持非金融机构降低过高的杠杆率。凭借商业银行的支持,AIC在实施市场化债转股具有天然的资源信息优势,比如能够较为容易地发现高负债优质企业信息等。

  目前,AIC债转股的转股债权大多为正常类贷款,不良债权占比较小。有业内人士表示,AIC作为商业银行的子公司,在债权收购范围、收购债权定价以及处置方式等方面,商业银行可以给予AIC较为灵活的债转股业务运作模式。AIC主要实施购债转股、入股还债、债权重组、转让和处置等。涉及的行业主要集中在传统行业,包括煤炭、钢铁、有色金属以及制造业等。从最初主要涉及国有企业,到如今不断有民营企业的加入,业务范围不断拓展。

  债转股的实施周期一般较长,资金成本压力不小。2018年,国家在政策上给予支持,采取了定向降准,为市场化债转股提供了专项资金,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AIC长期资金成本的压力。

  AMC凭借优势深度参与

  此轮市场化债转股的参与主体众多,相关政策鼓励保险公司、私募股权投资基金、银行、信托、证券公司、基金公司等各类机构及资本开展市场化债转股业务。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强调吸引社会力量参与其中,市场化债转股主体呈现多元化格局。

  在顺利完成政策性不良资产接收和处置过程中积累了丰富经验的四大AMC,凭借专业优势,成为重要的参与主体。

  中国信达对存量债转股继续采取“一企一策”的经营方式。紧跟市场稳妥推进市场化债转股落地。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年底,中国信达成功实施17个市场化债转股项目,总金额达222.8亿元。同时,将业务拓展至优质民营企业,成功落地华友钴业和九州通项目。

  中国长城资产牵头联合同业运作的中国中铁市场化债转股重组方案,日前在证监会并购重组委召开的会议上顺利通过。通过先增资上市公司子公司再与上市公司换股的“两步走”方式进行,开创了央企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的新模式。需要强调的是,这一方案实现了锁价定增,避免市场波动对债转股投资人的影响。

  业内人士表示,AMC充分发挥专业优势,在市场化债转股业务中综合运用各种方法,不断创新模式,打造了一些经典的、可供借鉴的案例。同时,市场化债转股业务覆盖的范围也越来越广泛,从国企拓展至民企,积极为企业纾困。

  作为一支新军,地方AMC的实力不断增强,积极参与市场化债转股,但受到资金成本以及人才缺乏的限制,尚难以与AIC、四大AMC相提并论。在政策鼓励下,其他机构和资本纷纷通过多渠道参与本轮市场化债转股。

  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支持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发起设立资管产品并允许保险资金、养老金等投资。探索公募资管产品依法合规参与债转股。鼓励外资入股实施机构。

  业内人士表示,随着政策的鼓励,可以预期将有更多的机构和资本进入市场化债转股这一市场。

  亟待完善股权退出机制

  为促进市场化债转股的推进,我国不断出台各项举措,取得了明显的成效。在推进的过程中,也面临不少难题亟待进一步解决。

  中国东方日前发布的调查报告提出,总体来看,债转股经营管理难度大、股权退出难和项目风险大是制约市场化债转股的三个主要因素。

  为提升市场化债转股项目的落地率,中国东方在调查报告中建议,关键要构建和完善股权退出安排,保障债权方转股后的权益。就债转股后的股权退出而言,债转股企业标的不同,股权退出方式也有所差异。市场化债转股项目应以混合所有制和国有资本运营管理体制改革为契机,分类施策,探索立体化和多元化的债转股股权退出方式。

  首先,一般性周期性行业债转股项目,可借助上市和非上市股权交易平台实现债转股股权退出。其次,成长型企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债转股项目,可探索并购重组等产业资本运作方式实现有序退出。最后,针对行业龙头和超大规模的战略性企业,如钢铁、煤炭、有色金属等产能过剩行业债转股项目,可探索资产证券化、永续债等多种形式的股权退出方式。

责任编辑:韩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