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鉴赏CURRENT AFFAIRS
艺术鉴赏 / 正文
梭伦改革与雅典币制更迭

  在古代世界里,雅典可谓是最重要的地中海城邦之一。雅典是古希腊、罗马时代的经济与学术源头,现存大部分的古典文献或多或少都与雅典有关。在古典文献中,许多笔墨便是记述雅典历史上的历次改革,梭伦改革是其中最为重要者之一。

  

  枭币

  历史意义上的雅典不仅局限于雅典的周边地区,在列王与诸执政官的统治下,雅典逐渐将阿提卡半岛纳入其势力范围中,衍生出了“村镇联合”。积累了大量的土地、人口与财富的雅典,成为希腊本土最为富庶的城邦之一。然而,该邦的统治模式仍维持着由少数贵族所统治的“上古”模式,日渐增多的“雅典居民”被排斥在政治生活之外。及至公元前7世纪,雅典国内动荡不安,骚动暴乱、宗族仇杀层出不穷。为维护国内秩序,雅典人遂委任法学家德拉古撰写雅典第一部成文法,是为《德拉古法典》,由于该法书写于木板之上,亦称木板文书。同时,德拉古也建立了对后世影响巨大的四百人大会等其他机构。然而,该法典堪称量刑峻酷,滥杀无度,刑罚仅有死刑一种。人们曾说,该法案是以血,而非墨水写成的。德拉古曾说:“轻罪刑死,重罪便无以复加”。但严刑峻法并未真正解决雅典社会问题,反而激化了社会矛盾。

  

  枭币

  公元前594年,古希腊七贤之一梭伦成为执政官,他首先废除了德拉古法典中的大部分条款,仅保留了有关谋杀罪的条款。随后,梭伦在雅典进行了一系列政治、经济和社会改革,如在政治上将雅典公民分为四等级,并承担不同的政治、军事义务;改组了四百人大会,并使之成为公民大会的常设机构;设立最高法院。在民事上,梭伦宣布了解负令,确立了遗产继承法。梭伦还推行了有利于雅典经济发展的一系列法律、政策,这其中,就涉及了有关雅典钱币、币制和度量衡的改革。这段历史为公元前4世纪的著名学者亚里士多德和罗马历史学家普鲁塔克所载。

  亚里士多德记载:“在法令颁布前,他解除了债务,之后,他为度量衡添量,使币制增码,将钱币加重。当是时,度量衡的尺度比腓顿的更为宽大,原先的米纳重70德拉克马,今乃为100(德拉克马)。古之制为两德拉克马。他也将度量衡与钱币挂钩,63米纳为1塔兰特,3米纳可等分为斯塔德及其他币制。”普鲁塔克与他的记载大体相当,其为:“包括安德罗提昂在内都写道,穷人满意的原因不仅是债务之解除,也是因利息之减负,而且也因度量衡之增容与钱币之增值。他(指梭伦)将米纳的重量增至100德拉克马,而原先的为70德拉克马,因此他们(穷人)仍按原价支付,但其所值已有缩水。这对支付者实惠有加,而受付者的利益也并未受损。但多数人仍说解负令是解除一切债务。”

  这两段文字大意是,梭伦为不损害借贷双方利益,采取了货币贬值之法,以质量较轻的阿提卡币制替代了较重的厄吉纳币制,即降低了每德拉克马的实际重量,从而实际减轻了负债人的偿债金额,但在账目上却不损害债权人利益。然而,这会令读者以为,早在梭伦或前梭伦时代,雅典就已经在使用钱币了。早期的钱币学家也曾将雅典钱币改革的时间标定在梭伦或梭伦卸任后归来之时,继而使雅典钱币的始铸之期提前到公元前七世纪末。自二十世纪中叶以来,许多学者开始重新研究雅典早期钱币,继而从根本上否定了此说。因为在公元前七世纪末时,钱币尚未诞生。且目前发现最早的雅典钱币铸造时间,也较梭伦时代要晚近1个世纪。既然当时的雅典并没有钱币,那也更谈不上雅典的钱币改革了。

  

  两德拉克马“牛首”徽章币

  此外,这两段文字本身也有相互龃龉、前后矛盾之处。文中提到,以100德拉克马之米纳以易70德拉克马之米纳。在前文已述,就总体而言,古希腊的米纳重量应大体相当,这应是指以重量较轻的阿提卡—优卑亚德拉克马代替较重的厄吉纳德拉克马。但根据出土的米纳度量和古典文献记载,雅典官方可能行用两种重量不同的米纳或塔兰特度量。在公元前二世纪时,雅典曾调升“市场米纳”的重量,使之与厄吉纳钱币米纳极为接近。亚里士多德与普鲁塔克的记载犹有含混不清之处,便由此知之。根据亚里士多德所说,稍早在雅典行用的是腓顿的度量。据公元前四世纪的德尔菲铭文可知,厄吉纳度量衡确要较阿提卡为大。然而,亚里士多德在此混淆了两种不同的度量衡单位,米纳乃是重量单位,而并非度量单位。亚氏接下来又将论述延伸到梭伦的“钱币革新”。可见,在其走笔毫厘之间,其谬误之差大矣。安德罗提昂与普鲁塔克仅是沿袭前人之言,对其所见材料并未仔细推敲、考订,疑有囫囵吞枣、将错就错之嫌。

  可以说,雅典的这次政治改革应该与雅典货币无关。然而,类似改革的确在古风时代发生过,只不过与梭伦无关。雅典这次货币改革是在僭主时代发生的,不仅如此,雅典的钱币也是在僭主时代才出现的。雅典历史上的僭主时期可以说是其发展关键节点,这是由于梭伦改革为雅典日后的民主政治奠定了基础,但梭伦为逃避众人的责难和非议,便以周游世界为借口离开了雅典。梭伦的新法并未完全解决雅典的社会矛盾。北阿提卡贵族庇西特拉图斯于公元前561年夺取了雅典政权,成为了雅典僭主。庇氏虽遭三次放逐,但他的统治几乎涵盖了公元前561年至公元前521年的大部分时间。在庇西特拉图斯的统治下,雅典保留了梭伦的改革成果,经济日渐繁荣,文化日趋昌盛。旧雅典娜神庙在此时完工,据说,《荷马史诗》也是在此期间于雅典汇编成书。公元前528年,庇西特拉图斯去世,其子西皮阿斯与西帕库斯掌握了政权,西皮阿斯则继任为僭主。公元前514年,有“断袖之癖”的西帕库斯被哈尔莫迪奥斯和阿里斯托杰托(Aristogeiton)刺杀身亡,动机或系情杀。由于西帕库斯之死,西皮阿斯变得猜忌多疑,残暴不仁。最终,拉西地梦人与其他雅典豪族联合,驱逐了西皮阿斯,雅典的僭主政治自此崩溃。

  在庇西特拉图斯统治下,雅典出现了雅典首批钱币,名曰徽章币。共有13种徽章币图案,为双耳罐、甲虫、牛首、戈尔格、骏马、马之后半身像、马之前半身像、膝骨、三曲腿、猫头鹰、车轮、公牛和公羊。这些钱币使用的是旧阿提卡币制,多为一德拉克马与两德拉克马,并辅以小单位钱币。时至约公元前520年,雅典采用了邻地优卑亚币制的最大单位——重17.4克的斯塔德作为其四德拉克马单位,并将其作为主要的钱币发行单位,同时减少了两德拉克马银币的发行量。据传亚里士多德的《经济学》记载,西皮阿斯“令雅典现行的钱币停止流通,然后规定了价格,并要求人们把旧钱币交给他。当人们来申领新钱币时,他(西皮阿斯)交还了同等重量的白银。”这代表旧式的雅典徽章币退出了流通,原先的各式两德拉克马银币则全部停造,影响希腊世界近300年的新式钱币——枭币正式诞生。

  雅典人改变的不只是钱币的形制,更创造出了新式的币制。四德拉克马银币自此不仅成为雅典钱币的标准单位,而且借取了优卑亚(加尔西亚)币制的斯塔德之币值(即17.2克),同时保持了阿提卡的一德拉克马之重(4.3克),形成了重量单位范围更加广泛、完整的币制。此项革新具有划时代意义,它不仅开创了四德拉克马银币铸造之始,同时,也创造了全新的币制——优卑亚—阿提卡币制。由此可知,亚里士多德提到梭伦改革的部分条款,其发生时间应在公元前六世纪中晚期的僭主统治时代。

  那么,亚里士多德为何会将钱币改革之事划归在梭伦名下?此或系雅典政治斗争和民众意识的影响所致。在公元前五世纪末,雅典的寡头派和民主派之间曾爆发激烈的交锋和争论,双方皆欲假借梭伦之名,主张恢复有利于自己的“祖制”。名望极高的梭伦便成为民主派和寡头派共享的“神主牌”,因此,钱币改革的功绩自然也就可能被划归到梭伦名下。修昔底德也曾无奈地表示过,雅典人并不了解僭主和本邦的历史。罗马时代的传记作家普鲁塔克就认为,早在米诺斯时代的雅典就已有钱币存在,其发行者为提修斯。据史籍记载,公元前五世纪末的雅典民众对僭主统治或寡头体制多抱有极大的敌意。而在西西里远征前夕,雅典民众对于任何企图重建寡头制或僭主政治的活动,都会表现出焦躁和愤慨。因此,钱币改革很可能自公元前五世纪末起从僭主史中被雅典公民“抹去”,“安放”在威望极高的执政官梭伦名下。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