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艺术鉴赏CURRENT AFFAIRS
艺术鉴赏 / 正文
倾听“神徽”的述说
世界遗产(良渚古城遗址)500克银币品读

  策划人语

  在良渚申遗成功一周年之际,央行发行的世界遗产(良渚古城遗址)金银纪念币,揭开了良渚文化的神秘面纱,清晰展现了文明现场,鲜活再现了那1000多年的丰富、风雅、精致与沧桑。其中,500克纪念银币背面的神人兽面像图案最为引人注目,该纪念币设计师黄琴以小说体形式,通过描绘一连串的故事场景,讲述了此次金银币设计图稿创作灵感的源头,生动展现了良渚文化中,玉琮、稻作文明、城市文明和水利成就等纪念币上的元素,讲述了良渚先民的图腾崇拜,以及其所创造的城市文明的繁荣与毁灭。而巧夺天工的玉器,更是良渚文化明珠,造型独特的三叉形玉器蕴藏着深刻思想内涵。

  

  世界遗产(良渚古城遗址)金银纪念币500克圆形银质纪念币背面图案

  众所周知,中国是有5000年历史的文明古国。但到底什么是文明?我们的文明从哪里来?怎样才能证明我们的国家在距今5000年左右进入了文明社会?这些问题,并不那么容易说得清楚。

  在考古的概念里,文明实际上是指国家的起源,而中国史书的记载从夏代纪年开始到现在也只有4100年。直至考古发现5000年前的神秘古国——良渚(距今5300年到4100年),才找到可以实证、并得到国际认可的答案。

    

  瑶山1987年揭示的祭坛顶面遗迹

  那么,这个堪称“中华第一城”的良渚古城遗址是什么样的社会风貌?是不是我们想象中的落后、原始的社会?人们的吃穿住行是什么样的?这段文明时期为中华文明注入了哪些有价值的元素?在良渚申遗成功一周年之际,央行发行的世界遗产(良渚古城遗址)金银纪念币,揭开了良渚文化的神秘面纱,清晰展现了文明现场,鲜活再现了那1000多年的丰富、风雅、精致与沧桑,给予了我们寻找答案的直观载体。

  

  图为世界遗产(良渚古城遗址)金银纪念币在良渚遗址首发。

  静观这套充满文化味、历史感的纪念币,最牵心动魄的是500克银币上那双夸张生动、炯炯有神的大眼睛。与之对视,仿佛能听到他正在“诉说”。

  这双眼睛从哪里来?原来他是良渚人玉琮上神人兽面像的眼睛。玉琮是一种内圆外方筒型玉器,是古代人们用于祭祀神祇的礼器。良渚文化是目前已知文化形态中、中国古代唯一一种创造了神话和神像的文明,它有一个半人半兽的神像形象。埃及也有类似形象,如人面狮身像。造神不能与造人一样,一般都是半人半兽的形象。这个形象在良渚早期已经产生,虽然有不同表现形式,但在长江中下游地区这个形象是非常统一的——头戴羽冠,底下是鸟身。神的信仰产生后,围绕神的信仰也就产生了一整套的玉制礼器。

  良渚文化有很多纹饰,包括龙首纹、飞鸟纹、兽面纹等,但只有神人兽面像被称为——“神徽”。完整的“神徽”做工细腻精美,由神人和兽面两部分组成。神人上身张臂,兽面双眼圆瞪,尖牙利爪,神态威猛,表情狰狞,身体呈蹲伏状。玉工用浅浮雕和阴刻细线两种技法相结合雕刻而成,活灵活现。

  世界遗产(良渚古城遗址)500克银币的背面图案正是对“神徽”的完整呈现,而且周围全是“有如中国水墨画式”的留白,并无任何多余的、修饰的枝蔓。

  

  良渚“神徽”像

  从此布局看,这种设计非常大胆而又有一些冒险,容易让人觉得照搬、照抄、雷同而无创造性。但事实上,这枚币的设计和审美广受关注与好评。为何会产生这样的艺术效果呢?

  该枚币设计师、成都印钞有限公司黄琴认为,首先,这来自于“神徽”图案本身的魅力。纪念币中对“神徽”的呈现,不是一种选择性的典型化过程,更不是一种变形性的寓意化过程,而是一种原汁原味再现。就连颇受关注的“神徽”的大眼睛也并非设计师刻意制造的视觉中心点,都是自然而然呈现。

  在良渚时代,人们对宇宙万物的认知毕竟有限。作为一种可以沟通天、地、人、神的独特存在,“神徽”是良渚人的精神支柱,更是良渚文化的独特标志,选取它作为纪念币表现元素,从选材角度,别有意义。

  穿越遥远的时空,对“神徽”的认知,只能从考古的实物发现中来。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面对这神秘威严的图案,每个人似乎都有不同解读。夸张的头饰、抽象的形象以及精美的线条都给人无限的想象空间。设计中,我努力隐藏自己的看法,仅仅还原图案本身,让神徽自己讲述自己的故事,讲述中国文化的故事。抛繁就简,用最朴素手法呈现这个图案本身,这就是我的设计理念”,黄琴告诉笔者。

  在设计初期,黄琴也一直在纠结仅仅用神人兽面像,能否支撑起直径为90毫米的币面设计?并试图增加一些构成方式、装饰纹样去丰富币面,花了很大力气,效果并不满意,设计思路也乱了。后来,她重新梳理思路,坚持最初设计理念,最终呈现出满意效果。当然,时至今日,“神徽”的“真正”设计师已无从溯源。

  良渚时代并无文字,“神徽”就成了一种储存记忆的方式。就像“神话是人类蒙昧时代的童话,是人类文明最早一缕绮艳无比的曙光。反映了人类童年时期的思维方式和思维能力,有些神话的艺术成就可能是无法超越的”,从“神徽”上也同样可看到:玉器所反映的精神信仰和生产力的发展,以及那时的工艺水平、审美特点。凡此种种,足以证明良渚古城的社会发展水平。生活在良渚古城的人们,他们的生活是非常“精致”的。比如,人们都佩戴玉饰,用非常高级的漆器,其生活的“优雅”程度比我们现在很多地方还要高。

  由是观之,这枚币的设计返璞归真,充分体现了老子美学观——“大直若屈,大巧若拙,大辩若讷”。尤为难得的是,这枚币硫化做旧的工艺方式,和设计思想相得益彰,内容和形式完美统一。

  硫化银币按国际上流行的分类方法,属仿古币的一种。仿古币在加工技术上融合了现代工艺和传统工艺,具有弱氧化特征,便于把玩欣赏。

  在中国贵金属币姹紫嫣红的百花园中,硫化币独树一帜。比如,2001年北京国际钱币博览会1盎司银币、2013年中国青铜器金银纪念币(第2组)5盎司银币,2014年中国青铜器金银纪念币(第3组)1公斤银币、5盎司银币,2015年中国近代国画大师(徐悲鸿)金银纪念币5盎司银币,2018年中央美术学院建校100周年金银币1公斤银币、30克银币。

  从题材而言,良渚文化是中华文明源远流长的实证,运用硫化做旧工艺,不是“为赋新词强说愁”,而是更增强了纪念币的历史厚重感。综观整个币面,古旧漆色把陌生的远古拉近,可感可触,古朴温馨;浓浓的古典情韵,沁人心脾。

  更可圈可点的是,在中国贵金属币发行史上,这枚币是第一枚500克银质纪念币,无疑具有龙头效应。已发行的500克纪念币均为金币:2016中国丙申(猴)年金银纪念币、2017中国丁酉(鸡)年金银纪念币、2018中国戊戌(狗)年金银纪念币、2019中国己亥(猪)年金银纪念币、2020中国庚子(鼠)年金银纪念币。

  “大规制”呈现“大历史”,且大而“有当”。该币币面层次感和立体感很强,边框弧线清晰优美,细节丰富,耐品耐读,这应归功于浮雕设计师的工作,通过对图稿的深刻理解,运用娴熟手法再创作,呈现出栩栩如生的视觉效果。

  淬炼金银,传承文化,是“中国金币”的价值追求。这枚500克银币充分体现了这种追求。古老的“神徽”“旧貌”焕“新颜”,继续讲述着5000年前中国文明的样貌;也终将成为我们这个时代文明的一种见证,载入中华文明的历史。

  相关阅读:关于良渚的四重梦境

  结局:良渚文明的毁灭

  每到梅雨季节,我都是睡不着的,淅淅沥沥的小雨,每一滴都像是敲在脑门上。我深吸一口气,缓缓走到窗前,远处是无垠的稻田,这样风雨交加的夜晚,秧苗们随风起伏,如同大海上无休的波浪。

  至少这里是安全的,我心里想着。宫城建在一处十几米的高台上,地基是一层一层夯实的。这里,如同灯塔一般,巨大的城门上,火把通宵燃着,在十几里外都能看到。城市就是文明的中心,这座城,如同灯塔一般,离得越远,越发昏暗。再往外走,就是漆黑一片的蛮荒地带了。

  突然,远处树林中的椋鸟呼啦啦地四散开,紧接着就是一阵轰鸣声。脚下的大地震颤着,由远及近,一道巨浪如同一面巨掌,从半空中砸下来……

  一切都被摧毁了。那些似乎可以屹立千年的石墙、那座华丽庄严的宫殿,以及那高可通天的祭坛,都如同积木一般缓缓坍塌,只剩下残木碎屑在漩涡中沉浮。

  祭神:沟通天地人神的礼器——玉琮

  这难道就是结局吗?我猛然惊醒,恐怖与绝望笼罩着我,汗流浃背。

  “快看,这孩子醒了。”一位母亲模样的人搂着我,兴奋地嚷着。

  我缓缓睁开眼,面前一道火柱直冲云霄。一群身披羽衣、头戴面具的人围着火柱起舞。他们时而仰天长啸,双手做振翅状;时而埋首痛哭,用力捶打自己的胸膛;时而和着乐器发出悠远绵长的咏唱。

  突然,鼓停歌止,世界一下子安静下来。

  一位高大壮硕的男子站在人群中央,他头戴羽冠,身披羽衣,双手高高托起一个圣物,众人纷纷跪下,伏地膜拜。圣物内圆外方,中心穿孔,这便是可以连接苍天、大地、神灵与凡人的通灵之物——玉琮。玉琮正面刻画了一位跨骑神兽的天神,火光映照中,天神威风凛凛,不可直视,神兽怒目圆睁,似可看透画皮,直达人心。

  稍顷,大祭司高声诵道:“仰惟圣神,为天立心,为民立命……惟神昭鉴。尚飨!”

  众人伏地,齐诵高呼。这声响回荡在山坳里,久久不息。

  文明:稻作文明和水利建设系统

  我从哪里来?

  这问题一直纠缠着我。

  记忆如同电影胶片,场景与情感交织,越靠近现在,就越清晰。

  场景一:

  我蹲在沼泽边,好奇地观察着一种有着修长叶子的植物。它的籽是能吃的,我知道。一个月前,就是在这里,我从它上面采集到了很多籽粒,搓掉外壳,再放在陶鼎里煮,就成了白白糯糯的样子,那股清香味儿仿佛现在还闻得到。

  现在,它又长出来了。

  兴许那好吃的籽就是它的种子。

  播种、生长、结籽,这就是它的一生。

  什么是种子?

  也许是一种魔法吧。

  种下一粒种子,不知经历多少个日升日落,就可以收获百千粒,这样神奇的事情恐怕只有天神才做得到啊。

  场景二:

  一切都结束了,洪水冲毁了稻田。大家这几年的心血全部付之东流。

  这可恶的洪水,雨一下,山上就会冲下洪水,天一干,大地都会龟裂。水啊,生命之源,真让人爱恨交织。

  我望着眼前奔腾的大河,河水在河道的约束下蜿蜒曲折,一路向东。土能挡水,如果筑起一道堤坝,那么干旱时蓄水,下雨时泄洪,岂不挺好?

  创作:想象与历史的碰撞

  圆与方,天与地。神与人,生与死。神人寿面纹,我端详良久,思索着。

  我与那双眼对视着,揉了揉眼,再看时,整个画面活了起来。这漩涡是动的,大漩涡套着小漩涡,小漩涡又套着更小的漩涡,都在缓缓地旋转,相向转动。我的眼皮愈发沉重,渐渐地抬不起来……

  我从远古之地走来,内心充实,目光如炬。

  我俯视着大地。我看到一个人蹲在一株水稻旁思考;我看到一群人肩挑手扛地筑坝拦水;我看到全城的人匍匐在地,向着上天,向着我,祈祷。

  我驾驭着神兽,我操纵着雷电。我因想象而生,凡人的想象越丰富,我的力量越强大。他们创造了我,我也支配着他们。

  突然,我感到一股力量从漩涡中冲出,将我与世间连接起来。这股力量似曾相识,5000年前,也是一名工匠借助它,把我的形象刻画在一块石头(他们称之为“玉琮”)上。现在,这股熟悉的力量又来了。我有些不快,我,至高无上的天神,岂能被凡人操纵?我拼命挣扎,可是挣扎越烈,束缚越紧。胯下的神兽发出低沉的吼声,怒目圆睁,两道夺目的光芒迸射而出。傲慢、愤怒,像两条毒蛇纠缠着我,所有的情绪如同火山爆发出来,这一瞬间,凝固在一张画纸上。而我,也完成了我的使命,静静地退回到时空深处。(黄琴 成都印钞有限公司设计师)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