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推荐CURRENT AFFAIRS
美文推荐 / 正文
图书馆与国人的阅读之路

  策划人语:

  阅读,离不开图书馆,当代国人生活中,从求学到工作,图书馆不可或缺。很难想象,如果各省、市、县,各高校没有图书馆,我们的城市乡村将是怎样的一片文化荒漠。当前,各省、市、县,各高校图书馆林立,藏书丰富,这都离不开原北京图书馆馆长刘季平的思考与倡议。回首改革开放40年历程,图书馆发展之路与改革同行,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引领着经济、社会与文化变革的脚步。

  2018年4月发布的第十五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报告显示,2017年我国成年国民人均纸质图书阅读量为4.66本,10.2%的国民年均阅读10本及以上纸质图书,5.4%的国民年均阅读10本及以上电子书,有两成以上的国民有听书习惯……

  

  第62届图联大会在北京召开

  阅读,离不开图书馆,当代国人生活中,从求学到工作,图书馆不可或缺。很难想象,如果各省、市、县,各高校没有图书馆,我们的城市乡村将是怎样的一片文化荒漠。当前,各省市县、各高校图书馆林立,藏书丰富,这都离不开一位原北图老馆长刘季平的思考与倡议。回首改革开放40年历程,图书馆发展之路与改革同行,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引领着经济、社会与文化变革的脚步。

  图书馆要对人民开放

  1978年年底,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重新确立了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但此时全国各地的图书馆,还没有发挥应有作用。

  

  第十一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公报

  当时,图书馆普遍忽视社会属性,甚至一些图书馆还没能全面向普通读者开放。当时的一些图书馆明确提出这样的方针:“以机关、科研部门、重点生产建设单位为主要服务对象,同时适当地开展一般读者的阅览工作。”

  此时,针对图书馆办馆方针、服务理念滞后的问题,很多图书馆人在进行深刻反思。

  此时,刘季平已于1973年11月起担任原北京图书馆馆长,在多年履职生涯中,有了自己对图书馆的见解。

  刘季平在不同场合发表自己的意见。他说,图书馆事业是有阶级性的, 但同时应该更明确地强调其社会性,要看到它在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还有其特殊的历史任务。他号召图书馆界要为实现四个现代化服务。

  这种呼吁得到了各界认可。改革开放后,一系列政策措施出台,重新定位图书馆的职能和属性,明确发展方向,开启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图书馆事业改革发展之路:

  

  1978年政府工作报告

  1978年2月26日,五届人大会议《政府工作报告》指出:“发展各种类型的图书馆,组成为科学研究和广大群众服务的图书馆网。”

  1978年4月,国务院批转国家文物局关于图书开放问题的请示报告,要求各级图书馆加强图书宣传,扩大图书开放范围,做好阅读指导工作。

  1978年11月,国家文物事业管理局颁布了《省、市、自治区图书馆工作条例》(试行草案)。

  此后,文化、教育、科研等主管部门先后颁布了各系统图书馆管理规章,明确了新时期各级各类图书馆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的办馆方针。中国图书馆事业自此走上了适应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的正确道路。

  把图书馆当做一项事业来做

  走上为人民服务、为读者服务的道路,而此时,全国的图书馆还面临很多制度欠缺,急需做好顶层建设。此时,刘季平再次挺身而出。

  1980年5月26日,受国家文物局党委委托,时任北图馆长刘季平向中央书记处第23次会议作了图书馆工作汇报。

  刘季平说,公共图书馆是图书馆网的骨干力量,各地文化行政部门都要把图书馆学业的发展当作一件大事来抓,建议从中央到各省(市、区)有关计划财政部门,将图书馆事业列入计划预算项目,给予积极支持。同时,将图书馆的分布设置列入城市建设规划以内。

  值得一提的是,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央第一次专门听取图书馆工作的汇报,会议讨论并通过了《图书馆工作汇报提纲》,作出了若干促进我国图书馆事业发展的重要决定。这份提纲,成为我国现当代图书馆事业史上最重要的政策性文件之一,有力地推动了图书馆事业的改革发展。提纲中,刘季平提出了几个影响深远的建议:

  业内,人们将《图书馆工作汇报提纲》称作我国图书馆事业拨乱反正、改革开放的总纲领。现实中,它对恢复和兴办图书馆、改革图书馆事业管理体制、加强图书馆之间的协调合作、发展图书馆学教育事业、开展图书馆学研究等方面均产生了积极而深远的影响。当今面向广大读者开放的各地图书馆,提供各项阅读服务,大都肇始于此。

  图书馆的现代化之路

  从40年的历程来看,这份提纲,还仅仅是开始。图书馆融入当代文化生活,满足着人们不断增长的文化需求,还有着很长一段历程。

  为贯彻落实《汇报提纲》精神,1980年7月,刘季平被任命为图书馆事业管理局筹备领导小组组长。同年11月,图书馆事业管理局正式成立,管理局不断加强对全国图书馆事业的协调与管理,制定出台了一系列图书馆政策,有力推动了我国图书馆事业与图书馆学教育的发展。

  刘季平在北京图书馆着手恢复各项业务工作,积极建章立制,推动图书馆业务的规范化建设。这些举措,为改革开放初期北京图书馆业务工作的专业化、规范化发展逐步建立起系统完备的制度保障,也为全国图书馆的发展提供了参考借鉴。

  此时,全国图书馆界在图书分类和主题标引等重要业务领域也取得突破性进展。

  1975年10月,36个图书馆和相关单位合作编制完成《中国图书馆图书分类法》。1980年,500多家单位合作编制完成《汉语主题词表》,并于1985年分别荣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一等奖和二等奖。这一时期,《文献著录总则》《普通图书著录规则》发布实施,这些国家标准一直沿用至今。

  1987年3月,中央宣传部、文化部、国家教育委员会、中国科学院等四部委院联合下发《关于改进和加强图书馆工作的报告》,这是继《汇报提纲》之后,又一个指导图书馆工作的重要文件。随后,各系统先后开展了“七五”规划的研制工作,高校图书馆、军队院校图书馆、党校图书馆、中小学图书馆系统的法规、政策陆续出台。

  改革开放十余年后,这些政策文件对推动全国图书馆事业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从1980年到1990年短短十年间,我国县以上公共图书馆增加795所,增幅达45.9%;馆舍面积增加235万平方米,平均每年增加20多万平方米;藏书总量增加近1亿册,增幅超过30%;事业经费增加2.16亿元,增长4.3倍。

  时至今日,全国图书馆事业又取得了长足发展,从1980年到2017年,全国县以上图书馆从1732所增加为3166所;藏书从1.99亿册增长到9.7亿册;馆舍面积从最初的91.9万平方米变为现在的1515万平方米;事业经费从0.5亿元增长到172亿元。

  走出国门的中国图书馆

  1972年,尼克松访华后,中国图书馆界与西方图书馆界的交流合作不断深入。如何更好地发挥图书馆的作用,满足人们文化需求,引领阅读风向。在改革开放中逐渐壮大的中国图书馆,寻求和世界同行的沟通。

  1973年,应美中学术交流委员会的邀请,以北京图书馆馆长刘季平为团长的中国图书馆界代表团一行8人,于9月至11月参访华盛顿、纽约等地的各种类型图书馆及情报资料出版机构。期间,基辛格在白宫接见代表团,这是他就任国务卿后接待的第一个外国代表团。此次出访是我国图书馆界走出国门、学习借鉴,将国外现代化图书馆建设发展理念和实践引入中国的新起点。

  此后,中国图书馆界与国外图书馆同行之间的交流互访日益频繁。1981年8月,北京图书馆副馆长丁志刚率代表团一行6人赴德意志民主共和国莱比锡参加国际图书馆协会联合会(IFLA)第47次大会,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次派出代表团正式参加IFLA的活动,中国图书馆界自此日益活跃在国际图书馆舞台,越来越展现出独特的中国魅力。

  1980年,国际图书馆协会联合会主席埃尔斯·格兰海姆夫人致函中国图书馆学会理事长刘季平,邀请中国图书馆学会参加国际图联。1981年4月24日,我国图书馆正式恢复参加国际图联。同年8月17日至22日,丁志刚率团赴德意志民主共和国莱比锡参加国际图联第47次大会,成为1949年以来,我国第一次派团正式参加国际图联活动。1996年,第62届国际图联大会首次在中国举办,向世界展示了中国图书馆事业的发展成就。

  2018年1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共图书馆法》正式施行。法规弥补了建国以来我国图书馆事业在国家立法方面的空白,彰显了公共图书馆事业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建设中的重要地位,不仅为公共图书馆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保障人民群众普遍均等地获得图书馆服务提供了重要法律保障,更为新时代公共图书馆事业的持续快速发展指明了方向。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