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首页
美文推荐CURRENT AFFAIRS
美文推荐 / 正文
记忆中的爷爷

  2021年2月2日,爷爷走了。老人家活了九十五岁,亲朋故人多发出这样的感慨:活到这个年岁,历经世事沧桑,不容易啊。是啊,人活着本就不易,活了近一个世纪,回望来时的路,大约也都模糊了。

  作为孙辈,小的时候,我仰视老人如山,感受着其含蓄而深沉的爱;长大外出求学,每次假期回来,爷孙相谈很久,老人不厌其烦地讲述家族的往事、叮嘱我用功求学、实诚做人的道理;再后来我结婚成家,偶遇闲暇回家来看老人,爷爷虽已老态龙钟,腿脚不便,但眼睛里深藏期许。有句话说的好,早早的时候,长辈是一棵树,为儿孙遮风挡雨;随着岁月的流逝,大树的枝叶日渐枯败,又化作肥料,滋养着儿孙成长。

  笔者曾看过一部名为《寻梦环游记》的电影,其故事主旨让人颇为动容:家族中逝去的人,亡灵会前往另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中亡灵并非永恒存在,唯一能够让他们存在的是家人的记忆,换一个简单的说法,就是逝去的人将活在生者的记忆中。

  爷爷之于我的记忆,当下是清晰的,但是,二十年之后,三十年之后呢?时间,总归会带走一切的人和事。于是,我时常在脑海中拼画着老人家的形象……

  爷爷有种“不怒自威”的严格。小的时候,我住在一个大院子里,大院里住着爷爷奶奶、大伯和我们一家。放学后,我都会在爷爷住房的屋檐下写作业,记不得有多少次,我的脑门会冷不丁的“吃上”几个“栗子”,原来是爷爷看到我写字的姿势不对、眼睛离作业本太近的时候,就会蜷着食指和中指,在我的脑门上狠狠地敲两下以示惩戒。后来,我一路读书,经常可见的是,课堂上周边的同学都在“埋头”书写时,我却有种“鹤立鸡群”的感觉。

  爷爷乐善好施,身上总萦绕着一种正能量。爷爷对于来客总是笑脸相迎、热情招待,乡下亲戚来了,管吃管住,临走还或多或少接济一下。不少人感念爷爷的帮助,送些鸡蛋、烟酒之类予以报答,每每这时,爷爷一扫脸上的和气,言辞拒绝,更有甚者,连人带物一起推攘出去,大门落锁。一个人最好的名片就是他的德行,这句话在爷爷身上有着很好的应验。街坊邻居、亲朋故人,但凡遇着大事、难事,总爱找爷爷来商量,让老人家帮忙拿个主意,并非老人家有多大本事,重要的是人们信任爷爷,总觉得和他说道说道,心里踏实。

  爷爷的爱总是弥漫着香气。老人家喜好烹饪,退休之后,更是喜欢琢磨做些可口的饭菜,于是儿孙们就有了口福。早上老人家赶到卖牛肉汤的地方,喝上两大碗,再用备好的钢精锅盛些汤走,中午用牛肉汤下面条,我放学还没进大院的门,就闻到了香气,这时桌子上已摆好一碗汤面,热凉正好,吸吸溜溜进了肚,那种满足感至今让人难忘。入冬天冷时,爷爷总是喜欢买些排骨,配以红白萝卜,炖上一大锅萝卜菜,热腾腾的美味入口,整个人都暖和了。以前爷爷身子还硬朗的时候,是执掌全家人过年“大餐”的主厨,我老家过年的一个习俗叫“过油”,就是把食物用油炸制,利于食物储备,有点类似“风腊”的处理手法。“过油”在孩子们眼中可是件大事,柴火锅里的油温渐渐升高,爷爷系着围裙就开始忙碌起来,把提前腌制好的酥肉、丸子、莲夹、带鱼等依次下锅,旁边摆着一个扁而大的竹制箩筐,箩筐上铺着隔油纸,食物炸好后,分类码放在箩筐里,成了一个什锦拼盘,我和表哥、堂哥们就猫在爷爷身旁,一有东西炸好,就迫不及待地抓起来吃,一个个吃的油光满脸,这时爷爷的脸上总挂着满足的笑。

  爷爷总是用力去积极、乐观的生活。奶奶的身体不好,早年就半身不遂,后来偏瘫卧床。照顾奶奶的重担,也就落在了爷爷身上,但他丝毫没有怨言,总是对儿女们讲,我可以的。夏天,爷爷推着轮椅,带着奶奶去离家不远的白河钓鱼,人们常常会看到,河边一个银发苍苍的老人一面垂钓,一面回头朝河岸上坐在轮椅上的老太太望望,等到太阳出来,爷爷就推着奶奶,带着三五条小鱼回了家。偏瘫的人,最怕身上生褥疮,爷爷便常常给奶奶翻翻身,擦拭身体,累的满头大汗。平日里,爷爷常常带着奶奶,去听听戏,去人多热闹的地方,爷爷常说,人活着,心得宽,心宽了,才能往宽处走,才能向亮处行。

  爷爷的故事还有很多,亲朋故人的眼中,老人家的形象也不尽相同。但,我会努力记住他,让他活在我的记忆中。

责任编辑:杨喜亭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