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时尚CURRENT AFFAIRS
生活时尚 / 正文
《一出好戏》:一则人性的寓言

  近来,黄渤导演的《一出好戏》引发热议。影片定位本是喜剧,但实际上,以荒诞手法讲述了一群人流落孤岛后的故事,具有鲜明的寓言性质。影片评价褒贬不一,观众的讨论与解读更是“脑洞大开”,从人性讽刺、文明进化史、乌托邦社会到经济学原理、货币金融,视角多样。

  孤岛上的“人性江湖”

  该片故事脉络并不复杂,也并无太大新意。整个公司的人因一场海难而滞留孤岛,不知外面世界是否还存在。但影片深刻之处在于,在这个特意设置的情境中,淋漓尽致地凸显人性的善与恶。

  和文明社会不同,在岛上,当基本生存需求成为首要问题时,本能的求生欲占据上风,老板、员工、司机、保安之间,不再有等级与地位的高低,经济关系不复存在,社会秩序开始瓦解。但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无论是先进的现代社会,还是荒蛮原始的孤岛,人们对权力的欲望与争夺从未停止。

  登岛之初,人们群居在山洞中,恐惧未知世界,于是推选身强力壮、野外求生经验丰富的司机小王担任首领。从“底层人”一跃成为“统治者”,原本单纯的小王被权力侵蚀,禁不起美色等利诱,并且用驯化猴子的方法对待众人,野蛮而暴戾。在生存考验下,所谓的高知学者为了吃一口鱼而放弃尊严和骨气,人类的原始性与动物性不言而喻。

  当生存任务基本完成后,公司张总发现了一艘物资丰富、条件优厚的大船,并通过制定规则,以使大家生活得更好的“善意”为由,说服了大部分人跟随他,重获大权的张总其实仍以个人特权压榨大家。

  即便是心存理想的马进和小兴,在偶得资源时,为了攀登权力巅峰,刻意激发众人争斗、在混乱中夺权;为了权力的稳固与持久,他们隐瞒真相、颠倒是非,甚至制造假象,不惜牺牲小王,使其变为“疯子”。

  权力与欲望使人的本心逐渐迷失,激发出人性的贪婪与丑恶,无论谁掌权,都难以幸免。人们穿着像病号服的蓝白条衣服,沉浸在歌舞与欢声笑语中,镜头切向一只冷冷旁观的绿色蜥蜴,这一切的美好假象在它面前荒唐可笑。

  然而,影片终究没有放弃人性救赎。舒淇饰演的姗姗是这原始、荒诞、黑暗世界中一抹诗意的存在,马进与她的爱情是仅存的纯真与美丽。在经历灵魂的拷问与挣扎后,良心战胜恶意的私欲,真假归位,众人获救。先抑后扬的故事设计,或许是为了突出人性之真善美的可贵。

  和主题类似的寓言影片《蝇王》相比,后者可能对人性的原始与残酷阐释得更为深刻。但是,《一出好戏》在结局保留美好的一面,这也不失为一种善意。

  反转的戏剧性

  在总体水平上,这出戏或许还不够好,但确是一部真诚的走心之作。无论是主题内涵、结构层次还是表现手法、演员表现,包括造型、服装、细节,都可谓用心。

  人物刻画以群像为主,为了更完整地展现主题,角色具有类型化特征。比如,知识分子史教授的软弱,商人张总的奸诈,“草根”马进对金钱的疯狂与执著。类型化的设定,在一定程度上可能会损失人物的丰满性与复杂性,但影片仍有反转的惊喜。

  比如,对员工冷酷无情的张总(于和伟饰),为了得到看女儿视频的机会,毫不犹豫无条件放弃全部资产。在小兴(张艺兴饰)威胁要删除视频时,他担心得要哭出来,对亲情的珍视,让张总变得柔软可爱起来。

  比如,小兴这一角色的反转。他本是马进的“小跟班”,单纯弱小,大权在握后,强烈的野心让他不择手段地颠倒是非,内心的恶让人不寒而栗。

  意外的变化使人物从扁形走向圆形,更立体、真实、动人。当然,这也与演员的出色表演有很大关系。黄渤、于和伟等老戏骨维持一贯实力;不同于一些“流量小生”,张艺兴这次卖力而眼中“有戏”的表演,尤其是反转后的“恶毒”颇具表现力。

  主角马进曲折的心态变化牵动着影片的情绪走向。从中巨额彩票却落难荒岛求而不得,几经尝试与等待最终美梦落空,他在人生最低点时却因一场“鱼雨”而绝处逢生,登上权力顶峰,得到尊崇,爱情也眼看就要修成正果。然而,正在马进要成为人生赢家的瞬间,深深的无力感袭来,良心让他陷入选择的困境,他痛苦地与荒诞、虚假的现实对抗。

  求而不得,失而复得,得而复失,戏剧化的设定带来跌宕起伏的观感,也隐含着讽刺意味。从片名的“一出好戏”到冷血动物绿蜥蜴在最荒唐的几个时刻出现、静静地旁观这出“闹剧”,隐喻手法较明显。在场景设计中,大船天花板和地面的倒置暗示了岛上世界的是非颠倒、真假错位。有趣的是,黄渤亲自在知乎上回答网友:“蜥蜴就是观众的卧底,潜伏到观众里。他就是一个旁观者,跟在影厅里的观众一样。”

  电影人的赤子之心

  影片真诚的特质,与导演黄渤其人是一致的。做演员时,他努力琢磨演技、将表演作为最重要的事业;当导演时,做好电影就是他最重要的追求,不玩票,不凑合,不放弃对影片质量的要求。他想用心讲好一个故事,而不贩卖情怀或借噱头圈钱。

  黄渤在《一出好戏》点映上说:“要把两三年的时间放在一件事上,就应该好好对待。这个题材确实有点难,也有一定风险,但有意思的地方也正在此。如果说做一个相对简单的、驾轻就熟的电影,也未尝不可,但花时间在上面感觉不值。所以这次没给自己相对轻松的机会,先拍了这个。”

  回顾从影经历,黄渤在2000年首次出演影视作品《上车,走吧》,直到28岁时(2002年)才考入北京电影学院配音系。最初只能饰演小角色的他努力琢磨镜头、走位,让表演出彩。2006年,他终于凭借《疯狂的石头》走红,2009年以《斗牛》获得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男主角奖”,此后他参演的影片成为票房的常胜将军。蓄力多时,终于在今年将导演处女作交给了观众。黄渤可能并不是天才型选手,他没有偶像演员、鲜肉小生的流量优势,但他是一位用心的艺人,以实力与人格魅力征服观众,成为电影市场的口碑与票房担当。

  与之前喜剧电影《驴得水》的评价走向两个极端类似,《一出好戏》寓言式的主题既获好评,也不乏批评。有观众觉得,它作为喜剧不够好看,缺乏笑点;有的观众认为,故事想表达的主题太多而缺乏重点、亮点;有的观众认为,故事的寓言性太强,剧情设定过于刻意;有的观众则表示,主题太明显,一看就懂反而无趣。

  的确,作为黄渤的处女作,影片还不够纯熟,在整体水平上与国际一流尚存差距,仍有进步空间。但是,黄渤作为影人的认真态度是难能可贵的,这正是目前中国电影市场亟须的。

责任编辑:李柳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