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时尚CURRENT AFFAIRS
生活时尚 / 正文
当艺术与科技共舞

  今年暑期,展览市场活跃,其中有一类艺术展颇具吸引力,即运用全息投影、VR等多种数字技术来打造的沉浸式展览,如《致敬达芬奇——全球光影艺术体验巡展》《你,我的缪斯——从梵高到马蒂斯》《印象莫奈:时光映迹艺术展》等。与传统的博物馆中的艺术展不同,这类展览将名家名作与科技结合起来,以动态化光影多维展示画作,有的辅以5D技术和趣味化的形式,带来多种感官冲击和交互体验,拉近了观众与艺术的距离。

  声影交织 传统经典焕发新活力

  达芬奇、莫奈、梵高等艺术大师,本身就具有吸引力,而多媒体、沉浸式的展览形式,更使安静的作品焕发出活力与趣味。

  《致敬达芬奇——全球光影艺术体验巡展》中,除达芬奇传统名作的油画展区外,还设有手稿与发明实物展区、沉浸式放映厅、5D影院、VR眼镜展区、互动体验区。

达芬奇发明模型的演示动画

  在放映厅环绕屏幕下,《最后的晚餐》中的多个细节在光影交错下被给予特写镜头,圣徒的微妙表情、一只伸出的手、一个杯子,在时缓时急的古典背景乐下,令人震撼。

  进入5D影院,观看达芬奇创作《蒙娜丽莎》的动画故事时,还能感受声音、水、风和泡泡的特效。戴上VR眼镜后,可以进入达芬奇创造的明轮船来体验水上航行。而发明实物与手稿展示则将达芬奇在绘画之外的多种才能尽显,包括几何学、生物解剖、植物学、机械、军事等等。

  在《你,我的缪斯——从梵高到马蒂斯》展览中,梵高名画《星月夜》中的月亮在荧幕中旋转、流动,星星忽明忽暗地闪烁;卡耶博特作品《巴黎的街道·雨天》被制作成三维动画,画作中远处的马车、撑伞人的落寞表情、行人考究的服饰、被遮挡的墙角,都被清晰地还原和放大在屏幕上。聆听着轻音乐,观众仿佛行走在巴黎雨天的街头。

  这类的沉浸式展览是科技元素与艺术的结合。全息投影技术带来强烈的视觉享受,被光影修饰的画作活泼、生动起来,更大的尺寸、更近的距离让作品细节更清晰,给人流动的审美感受。在VR和互动体验区,观众能参与到艺术作品中,画作从静态观赏品变成具有可玩性的体验品,大大增加了娱乐性。

  “热”中“冷”思考 内容与形式谁更重要?

  数字艺术展览,改变了人们欣赏艺术的方式。

  传统观展,观众大多是在安静场馆里慢慢走动,一边阅读解说文字、听讲解器或跟随讲解员,一边思考、观察和欣赏艺术作品,甚至加入自己的联想与想象。而多媒体沉浸式体验展,则将作品以更具视觉冲击力的形式,加入光影与声音的特效,如看电影、玩游戏一样,观众在有趣的体验中获得感官享受。

  相较之下,传统展览对观众自身审美水平与艺术素养要求更高,也需要主动思考,而数字化体验展则降低了艺术欣赏门槛,拉近了人与传统艺术的距离。在《印象莫奈:时光映迹艺术展》中,莫奈的人生经历、创作历程、著名作品以动画故事形式放映出来,通俗易懂,观众能在短时间内看到大量作品。

  数字艺术展览中,艺术不再是沉闷的、遥远的,而是活灵活现的、触手可及的。入门者、初学者能轻松了解艺术家的故事与作品。在数字体验中培养对艺术的感知力与兴趣,不失为一种寓教于乐的普及形式。展览吸引了许多少年儿童,他们尤其喜欢在互动体验区玩耍,也有不少年轻人在优美布景前拍照。

在沉浸式互动投影墙上,花朵能随着观众的手移动

  今年暑假,数字多媒体艺术流行起来,展览图片、视频活跃在不少人的微信朋友圈中。然而,热潮之下,亦有批评之声。有观众表示,科技与艺术的结合形式虽然生动有趣,但展览的规模小、内容偏少、讲解太少,与传统博物馆有差距,且形式大于内容,收获不大。还有一些观众本想获得更多专业性知识,对艺术有更深刻了解,但浅显内容令其失望,这样的展览形式是入门级别的,更适合少年儿童。的确,一方面,现代人工作压力大、休息时间少,愿意接受这种轻松有趣的观看形式;另一方面,在声影冲击下,展览的娱乐化形式,会影响思考的空间。沉浸式数字展览,毕竟提供了多元接触艺术的方式,观众可以各取所需。

  亦有观众质疑,动画投影形式是否适合艺术作品的展示?有观众表示,莫奈的一些风景画作动态化后有些奇怪,他们更愿意欣赏静态原画。更多人表示能接受动画形式,尤其是梵高画作在动态化处理后,色彩流动之美引来赞叹。这或许就需要策展方根据艺术作品特点分情况处理。故事性强的作品、细节较多的作品、风格具有流动性的作品比较适合动画投影,如壁画《最后的晚餐》、大型风俗画《清明上河图》;而整体性强的画作更适合静态观赏,不宜加入过多修饰,如莫奈的风景画。

  成功案例 “数字敦煌”与“数字故宫”

  科技与艺术究竟如何共舞?多媒体数字展览该走向何方?这是值得探索的问题。其实,在此领域,我国早有成功案例,“数字敦煌”项目最具代表性。

  早在上世纪80年代,为了缓解敦煌文物保护与开发的矛盾,“数字敦煌”概念被提出,即利用数字化技术实现敦煌石窟文物的永久保存。

  三十年来,国内外专家与研究机构利用高分辨率数字图像采集、智能拼接、定位与测量、三维数字化等手段,加速推进了“数字敦煌”项目,取得了丰富成果。同时,流失海外的一些敦煌文献还以数字化形式回归。敦煌研究院于2015年建成并启动敦煌莫高窟数字展示中心,通过节目观赏、虚拟体验、实时调控观众流量等方式,大大缓解了旅游旺季游客剧增对敦煌莫高窟文物造成的压力。人们能在数字展览中感受壁画艺术的美与震撼,也可以在网络上浏览到大量高清的精致壁画。这一项目为我国文化遗产的开发、保存与传播作出示范,也是数字科技与艺术结合的典范。

  而故宫博物院于2015年12月上线了“数字故宫”,人们足不出户就能在电脑和手机上观看故宫全景与相关展览,其中一系列手机APP内容有趣,包括《皇帝的一天》《韩熙载夜宴图》《每日故宫》《清代皇帝服饰》等,古老的故宫在科技带领下变得亲切可爱,甚至让人“爱不释手”。2017年,故宫举办的《发现·养心殿——主题数字体验展》更是数字技术的集中展示,展览利用VR、AI技术、沉浸式体验等方式,展出了陶瓷、玻璃、金银器、玉器等文物的高精度数字化模型,并选取 “政务—文化—起居”元素,让观众体验“召见大臣”“批奏折”“亲制御膳”“穿搭服饰”等活动,了解养心殿中丰富的生活。

  从这两个案例可以看出,艺术是核心内容,科技是一种手段,二者并不矛盾。在保留艺术作品原始内容与风格的基础上,适当地利用科技进行形式创新,可以激发文艺的活力与魅力,让科技与艺术共舞。 (本文图片 谢愚摄)

责任编辑:李柳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