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动态CURRENT AFFAIRS
文化动态 / 正文
金融行业建立集体协商机制正当时

  集体协商是指企业职工一方与用人单位就劳动报酬、工作时间、休息休假、劳动安全卫生、保险福利、职工培训、劳动纪律以及劳动定额管理等直接涉及劳动者切身利益的规章制度或者重大事项依法进行平等协商的行为。集体协商达成共识签订的书面协议,人们称之为集体合同。集体协商是各国平衡劳资利益关系、化解劳动关系矛盾、维护职工权益、保持劳动关系和谐平稳发展的主要手段和重要载体,历来受到国际劳工界高度关注。

  在推进市场化改革中,我国于1994年颁布的《劳动法》,第一次在法律层面明确规定了实行企业集体合同制度。2001年修订颁布的《工会法》规定,“工会通过平等协商和集体合同制度,协调劳动关系,维护企业职工劳动权益”。2007年颁布的《劳动合同法》,进一步规定,推行区域性行业性集体协商。经过20多年不懈努力,到2016年,全国签订集体合同242.2万份,覆盖企业679.4万家,覆盖职工2.9亿人,已建工会企业集体协商建制率已经达到80%以上,百人以上已建工会企业建制率已经达到90%以上。签订行业集体合同25.7万份,覆盖企业134.8万家,覆盖职工4328.9万人。集体协商的广泛开展,对于化解劳动关系矛盾,提高职工工资水平,规范企业用工行为,增强工会组织吸引力等,都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拥有800多万职工、产值占全国8%以上的金融行业,实行集体协商制度的企业并不多。

  近日,我们欣喜地看到,北京银行业召开2018年度工资专项集体合同续签工作会议,这是北京金融行业自2015年开始探索开展集体协商,签订集体合同工作的深入发展。

  今年5月13日,国务院印发了《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从《意见》要求看,这次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改革的一个重要特点是“市场化取向”,企业将采取更符合市场规律要求的全面预算管理办法制订工资总额预算方案,进一步突出国有企业的市场主体地位,更好地落实企业董事会的工资分配管理权,由企业参考劳动力市场工资价位,结合市场竞争程度和企业经济效益,根据岗位职责和绩效贡献自主确定不同岗位人员工资。然而,对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改革的“市场化取向”,不能把企业董事会的工资分配管理权,理解为企业董事会可以独揽工资分配决定权,它还应该包括通过集体协商的形式,由劳动关系双方共同协商谈判来决定。

  集体协商——劳动关系双方共决,应该是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市场化取向”的应有之义。这里我们应该特别注意,深化企业内部分配制度改革,国有企业有了内部分配自主权,但这个“自主权”并不是由企业经营层单方面说了算。因为《意见》明确要求,“国有企业应建立健全以岗位工资为主的基本工资制度,以岗位价值为依据,以业绩为导向,参照劳动力市场工资价位并结合企业经济效益,通过集体协商等形式合理确定不同岗位的工资水平”。这样的规定,一方面强调了影响职工收入的决定性因素,同时也明确了国有企业内部不同职工薪酬的决定方式——即“通过集体协商等形式合理确定不同岗位的工资水平。”通过集体协商确定岗位工资,则是国有企业内部分配的关键,也是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核心内容。

  贯彻落实《意见》,注重“国有企业工资、薪酬由什么决定”很重要,但“国有企业工资、薪酬通过什么方式、由谁来决定”更重要。因此,贯彻落实《意见》,健全完善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关键是要把集体协商制度建设好实施好。这既是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难点,也是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关键点。对此,党和国家早有要求,对集体协商制度在改善收入分配关系、实现社会公平正义方面的作用越来越重视,在一系列重大战略决策部署中,要求更加明确,指向更加具体。2006年10月11日,党的十六届六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全面实行集体协商制度。此后,从2008年起,历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大都将推动企业建立集体协商制度作为一项重要任务提出要求。2011年3月14日,全国人大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纲要》,将集体协商贯穿于“构建和谐劳动关系”、“深化工资制度改革”和“改善民生行动计划”等重点内容之中,提出要“不断扩大集体合同覆盖面”,制定了“集体合同签订率达到80%”的规划目标,并将“平等协商确定”确立为企业工资分配的重要原则。2012年11月8日,党的十八大报告将“推行企业工资集体协商制度,保护劳动所得”作为增加居民收入重要举措。2013年2月3日,国务院批转《关于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若干意见》提出,“以非公有制企业为重点,积极稳妥推行工资集体协商和行业性、区域性工资集体协商,到2015年,集体合同签订率达到80%,逐步解决一些行业企业职工工资过低的问题”“加快收入分配相关领域立法。研究出台社会救助、慈善事业、扶贫开发、企业工资支付保障、集体协商等方面法律法规”。2015年3月21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下发的《关于构建和谐劳动关系的意见》,将推行集体协商和集体合同制度作为构建和谐劳动关系的重要举措做出了规定,提出了具体要求。2016年3月16日,全国人大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提出,“健全科学的工资水平决定机制、正常增长机制、支付保障机制,推行企业工资集体协商制度,完善最低工资增长机制”。2017年10月,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完善政府、工会、企业共同参与的协商协调机制,构建和谐劳动关系”。

  党和国家对集体协商制度的重视,充分说明这项制度已经纳入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建设的整体安排。推进集体协商制度的建设和实施,已经上升为“国家意志”和“国家行为”。但是,由于多方面因素制约,集体协商工作中仍然存在一些亟待解决的突出问题,其中之一就是国有企业开展集体协商难,金融行业的企业进程比较缓慢。原来一些国有企业强调其特殊性,企业工资总额由国资委确定,企业本身没有自主决定权,一些国有企业特别是大的集团企业有大量下属单位或分支机构,这些单位或机构由于没有独立法人资格,无法单独开展集体协商等。而金融行业也有这样的观点:“职工劳动条件好、收入水平高、福利待遇优越广泛,没有必要开展集体协商。”

  其实,上述党和国家关于推行集体协商的要求,并没有对不同性质所有制企业做出区分,企业效益好差、职工收入水平高低,也不是能否实行集体协商的依据。法律的规定和党中央的要求对所有企业一视同仁,都必须严格执行。不仅如此,针对国有企业开展集体协商难的问题,2010年7月,全国总工会第十五届四次执委会议提出,必须依法推进企业普遍开展工资集体协商,国有企业更要带头,通过工资集体协商,科学合理地确定劳动定额、工资标准,保证企业职工工资通过劳动关系双方协商来确定。因此,国有企业特别是中央企业在贯彻国家法律法规、方针政策、履行社会责任、构建和谐劳动关系等方面,更应当责无旁贷、率先垂范,发挥好带头示范作用,开展集体协商也不应该例外。

  回顾党和国家对集体协商制度建设的部署和要求可以看出,通过集体协商,确定职工工资收入分配,不仅是国有企业内部分配必须坚持的一个重要原则,也是“国有企业工资、薪酬通过什么方式、由谁来决定”比“国有企业工资、薪酬由什么决定”更重要、更复杂、更艰难,在实施中需要付出更多努力的一个重要原因。其实,集体协商制度不仅是企业内部收入分配的重要形式,也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协调企业劳动关系矛盾的重要手段和载体。正因为如此,推进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改革,必须坚定不移推进国有企业开展集体协商,把集体协商作为落实《意见》必须抓好的一项重要制度建设。金融行业应抓住贯彻落实《意见》契机,积极行动,把集体协商制度建立起来并实施好,让其在企业内部分配中发挥应有重要作用。

责任编辑:梁艳珍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