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CURRENT AFFAIRS
杂谈 / 正文
何须身后千载名

  李白诗云:“且乐生前一杯酒,何须身后千载名。”用法国皇帝路易十五的名言解释就是“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这不是“不要底线”,而是压根就没有底线。日前,某博士厚颜霸位被治安罚款;某婚姻登记处发放涉嫌侮辱女性的“红色小书”遭停职调查;河南考生所谓的“试卷掉包”闹剧终于以“造假”二字落幕。以上种种从反面提醒世人:底线失守,后果不堪设想。

  一味黑时犹有骨 十分红处便成灰

  这是佚名的讽喻联,貌似说“炭”的燃烧过程:没有燃烧时,虽然黑黑的,但骨头尚结实。待到烧透而“红极一时”了,也就是将要粉身碎骨了。暗指官宦仕途中,“红”得发紫不无“成灰”之虞。当然,此联亦可算作“谜联”的谜面,而“炭”就是谜底。类乎“锦书初到手,宝剑不离身”一联的谜底是“开封”与“武汉”。

  笔者这里的“红”不是指官场或商场,而是说“一夜蹿红”“惹怒全国人民”的“网红”——红得快,也“黑”得快、“化”得快,“成灰”速度几乎是“闪电涂上润滑油”。

  话说8月21日,在济南开往北京南的G334次列车上,韩国某著名大学毕业的博士孙某,抢占一女乘客的靠窗座位拒不挪窝。女子找到乘务人员与其沟通,但孙某装病称“无法起身,不能归还座位,到站后帮我找个轮椅”。列车长和乘警劝说均无果,女士被安排至商务车厢。

  开始看到新闻,笔者不信高学历博士会“一味黑到骨”地耍赖皮。觉得不无真是“葛优瘫”的可能。待到看到其高论:“谁规定一定要对号入座?”看到他迅速被“人肉”、个人信息在网络传播、身份证学历以及手机号码不胫自走,这才明白网友的愤怒,遂相信“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而后来其“深表悔恨和自责”“我的这种行为严重违反了社会公德,对当事人造成了极大伤害,对社会造成恶劣影响”的道歉信,也证实了这是一个不惧怕“十分红”的“炭棒子”。

  的确,“你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不知道该博士的本科与硕士阶段是否学过思想品德课,从网友披露的他的“历史行状”考查,“其实他在日常生活中是位乐于助人、勤奋好学的好青年,一时糊涂干了这件错事,事情发生后后悔不已”的辩解,吾侪是信不过的。如今千夫所指、罚款二百、记入铁路征信体系的桥段或许不久会被刷屏,但是网友那句“你没教养的样子真丑”即便“成灰”了,历史也会记得。

  门前绿水流将去 屋里青山跳出来

  这是另一位佚名的联语,但是能够被收入《名联鉴赏词典》,说明有一定影响。一说是老财主出了上联,让儿子对联语,于是有了下联。当然,“门前”对“屋里”,“绿水”对“青山”都天经地义。无奈“青山跳出来”则牵强到近乎扯淡。后人补充说正好有个名叫“青山”的跛脚道士,“跳出来”迎接客人,半开玩笑而已。

  笔者想说的是:河南考生“试卷掉包”闹剧终结,“跳出来”的儿子老老实实地“跳回去”了,新闻已经渐渐被刷屏。但是其中教训尚未完全被反思、被汲取。例如考生苏某发表了涉及网络与天文等领域的论文,并以此获得部分高校自主招生的初审资格,只是后期审核环节被淘汰。而其论文,显然也涉嫌抄袭,发表过程涉嫌舞弊。这样的弄虚作假该如何处理?有没有相关规定追责?再进一步,在全面取消体育特长生、中学生学科奥林匹克竞赛、科技类竞赛、省级优秀学生、思想政治品德有突出事迹等全国性高考加分项目的同时,为什么“发表专业论文获得自主招生初审资格”的规定并不修改?都知道广大高中生“由于学生普遍在校学习时间过长,学业负担过重,近七成中学生每天睡眠不足7小时”,更谈不上有多少时间撰写专业论文,为什么没有从“让高考更公平”的角度进一步规范乃至考虑取消这种“得利”手段。

  更为可怕的是,苏某的从事反贪工作的家长,面对论文涉嫌抄袭的质疑,竟然辩解说天下文章一大抄,重复率没有超过30%就不算。殊不知不同的论文、不同的刊物,要求也是不同的。那么,能不能公布一下苏某的论文查重结果让方家鉴定一下呢?

  一句话,牵涉到诚信、公平乃至法制的问题,是不应该“门前绿水流将去”的。既然“跳出来”了,就不能让其“断尾”,因为“共产党最讲认真”。

  握手初行平等礼 同心合唱自由歌

    朱燕祥 画

  此乃通俗得“沉边到底”的通用婚联。搜一下时间,至少在十年前。搜索结果已经近百万。但吊诡的是,硬是有人干涉新婚夫妇“合唱自由歌”。而干涉者偏偏还是发结婚证的地方。“教育”新人的“红色小书”告诉你:“姑娘要多干活少花钱别嘴馋”“姑娘要自重,露腿露胳膊是作贱自己”“姑娘生孩子后得了先天性疾病是因为姑娘性格不好”“病是因为有过,都是自己招的”“要认命,万般皆由命,半点不由人”……你是不是恍如回到了1918年之前?是不是“德先生”“赛先生”还要重新登场一次?

  问及“红色小书”内容,河北邯郸复兴区民政局回应曰“传统文化”。

  还真的不能说人家说错了。因为里面确实有“传统文化”:如“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如“因果报应”的迷信文化,换言曰,能够名列“国渣”的内容真不少。

  窃以为出此低级错误者,主要原因有二:一是文化水平低,分不清精华与糟粕;二是压根没有审查小册子内文。

  问及小册子来源,回答是“他人捐赠”,其他一概不知。这样的工作作风,也实在令人唏嘘。

  笔者的剪贴本上,保存着1995年某期《读书》杂志的封二,是陈四溢先生诗,丁聪配图。诗曰:“解颐妙语见今朝,渣粹难分教尔曹。无是无非锅里煮,管它精肉与杂毛。”23年了,长进何在?

  当年有人讽刺胡适之先生“谈革命不敢造反,谈恋爱不敢离婚。”老胡不无自嘲地回答:“岂不爱自由,此意无人晓。情愿不自由,就是自由了。”那本“红色小书”的导向就是这样:让新时代的女性列队走进“情愿不自由”裹小脚大军。

责任编辑:杨晶贻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