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CURRENT AFFAIRS
杂谈 / 正文
祭奠伍若兰

  有没有一个二十三岁的青春女孩

  不爱红装,不曾花前月下?

  有,亦是难得

  而她一生戎装,纵横于密林丛中

  驰骋于深谷山冈

  有没有一个二十三岁的青春女孩

  文可执笔妙手成章?

  有,亦是难得

  而她创作红军歌谣——如今世道大不公

  ——传遍原野和街巷

  有没有一个二十三岁的青春女孩

  英姿飒爽手握钢枪?

  有,亦是难得

  而她井冈山上威风凛凛

  手持双枪,百步穿杨

  有没有一个二十三岁的青春女孩

  身怀绝技,徒手对流氓?

  有,亦是难得

  而她跃出战壕,把一群敌人引向自己

  救护了红军部队及其最高首长

  有没有一个二十三岁的青春女孩

  不惊悸于流血和负伤?

  有,亦是难得

  而她酷刑之后昏厥中醒来

  敌人问她:你为什么当土匪?

  她当即怒斥:

  当土匪的是你们,我是共产党

  有没有一个二十三岁的青春女孩

  初为人妻初怀身孕,不希冀初为人母的荣光?

  没有,不会有

  可是她舍身取义,被割头被剖腹

  拳大的婴儿被敌人凶残杀害

  她是谁?为什么如此受难

  又如此坚强?

  伍若兰,年仅二十三岁的伍若兰

  她挚爱着新婚的红军军长

  期盼着腹中的胎儿出生长大

  但是,她不贪生不投降

  面对敌人的诱逼和屠刀

  最后的铮铮铁骨:要我离开朱德

  除非太阳西边出,赣江水倒流

  革命一定会成功,而敌人一定会灭亡

  ——苦难的中国

  撒娇的年龄饱受酷刑

  黑暗的中国

  如花的女子血洒疆场

  井冈山的斗争

  就是如此惨烈如此悲壮

  ——一切都过去了,伍若兰

  你看朱老总带回的那盆兰花

  多么青翠,多么灿烂。你看

  在你流血的土地上,新时代的中国

  每一个二十三岁的青春女孩

  可以读书,可以奋斗,可以流汗

  也可以撒娇,可以花前月下浪漫

责任编辑:韩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