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CURRENT AFFAIRS
杂谈 / 正文
《老子》治国智慧的时代价值

  关于《老子》一书主旨,历来聚讼纷纭:或以为“君人南面之术”,或以为权谋术数之谈,或以为道教之渊薮,或以为纯粹哲学之思辨,或以为气功养生之导引,或以为行军布阵之兵法,或以为“人文”之自然。而事实上,《老子》是一部通过道的预设来规范统治者的治国行为,以期实现“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之社会理想的政治学或政治哲学著作,隐含着深邃的治国智慧。诚如美国道学基金会创始人张绪通博士所言:“中国人认真听老子话办事的,三千年来,只有汉唐!因而造就了千古难得、仅有的汉唐盛世。”

  我国台湾国学大师南怀瑾先生曾形象地把儒家看作“粮店”把道家看作“药店”,意谓承平时期多用儒家而战乱过后多用道家。

  纵观中国历史,大凡社会需要休养生息或社会对民本问题强烈关注时,老子所代表的道家思想就特别活跃,执政者的制度设计或执政理念(包括标语口号)都自觉或不自觉地体现了道家精神或契合于老子思想。

  在改革向纵深推进和大力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今天,《老子》的治国智慧及其民本关切亦愈来愈引起人们的重视,我们党提出的“不争论”“不折腾”和“以人民为中心”等理念和思想,其间明显折射出对老子思想的借鉴、扬弃与升华。

  “绝智弃辩”与“不争论”

  “绝智弃辩”,是目前我们所见到的最古的《老子》版本郭店“竹简本”中的一句话,后来诸本皆写作“绝圣弃智”,不排除妄改的嫌疑。“绝智弃辩”之“智”,不是智慧、智者之“智”,而是“智巧”“智伪”“智诈”之“智”,亦即自作聪明、恃智妄为、囿于成见等。此“智”为治国之大忌,故老子有“以智治国,国之贼;不以智治国,国之福”(《老子》第65章)之语。“绝智弃辩”之“辩”,不是正常或常规的辩论、辨析之“辩”,而是“诡辩”“狡辩”“强辩”之“辩”,亦即罔顾事实、莫辨真伪、不论是非的为辩而辩、为名为利而辩等。在老子看来,“智”与“辩”之间具有某种因果性,恃智必辩,辩必彰智;智生发名利,辩兑现名利。因名利而辩是谓“不善”,故老子又言:“善者不辩,辩者不善。”(《老子》第81章)孔子亦有类似的观点:“巧言令色,鲜矣仁。”(《论语·学而》)

  老子厌弃“诡辩”“狡辩”“强辩”而推崇“大辩”:“大巧若拙,大辩若讷。”(《老子》第45章)“若讷”,就是少言、无言,“希言自然”(《老子》第23章),因此,“圣人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老子》第2章)这与孔子倡导的“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论语·里仁》)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强调用行动说话,突出示范和感化效应,用今天的话说就是空谈(辩)误国,实干兴邦。

  被毛泽东称为“柔中有刚,绵里藏针”的邓小平,行事中颇具道家风范。在上世纪末,曾提出过著名的“不争论”口号:“对改革开放,一开始就有不同意见,这是正常的。不只是经济特区问题,更大的问题是农村改革,搞农村家庭联产承包,废除人民公社制度。开始的时候只有三分之一的省干起来,第二年超过三分之二,第三年才差不多全部跟上,这是就全国范围讲的……不搞争论,是我的一个发明。不争论,是为了争取时间干。一争论就复杂了,把时间都争掉了,什么也干不成。不争论,大胆地试,大胆地闯。农村改革是如此,城市改革也应如此。”“不争论”口号的提出,既是对实践问题的反思,也是对历史教训的总结,更有着深厚的文化渊源,是一种大智慧、大胸怀、大气魄、大担当,对改革开放的成功开展和顺利推进,起到了不可替代的引导作用。“不争论”也即老子所言之“弃辩”,作为一种治国智慧,其实质就是真抓实干,让实践说话,杜绝纸上谈兵,坐而论道,“不干连半点马克思主义都没有”。改革开放就是靠“大胆地闯、大胆地试”走出来的,而不是“争”出来的。

  “治大国若烹小鲜”与“不折腾”

  “治大国若烹小鲜”,是《老子》60章中提出的一句脍炙人口的治国名言。把治国与烹饪联系起来,既形象生动又寓意深刻。河上公从无为层面对老子这句话进行了注解:“烹小鱼,不去肠,不去鳞,不敢挠,恐其糜也。治国烦则下乱,治身烦则精散。”王弼则从清净的维度注解为:“不扰也。躁则多害,静则全身。故其国弥大,而其主弥静,然后乃能广得众心矣。”二人虽各有侧重,但基本意思却惊人一致:治理大国就像煎炒小鱼一样,一定要谨慎小心,切忌翻来覆去折腾。

  “我无事而民自富。”(《老子》第57章)无事并非不做任何事,而是只做顺应自然、符合规律的事,如“烹小鲜”一样,不生事,不搅扰,不反自然,不违民心,为百姓创制“自化”“自正”“自富”的平台和环境。“为无为,事无事。”(《老子》第63章)若为事而事,为私欲而事,为政绩而事,必然会出现“穷折腾”“乱折腾”“瞎折腾”“为折腾而折腾”的情况,就无法治理好天下:“取天下常以无事,及其有事,不足以取天下。”(《老子》第48章)。

  胡锦涛同志在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大会上指出:“只要我们不动摇、不懈怠、不折腾,坚定不移地推进改革开放,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就一定能够实现这一宏伟蓝图和奋斗目标”。胡锦涛同志提出“不折腾”,不仅是对历史和现实的双重反思,而且是对民本民生的高度关注以及对社会和谐的殷切期待,更有着深厚的文化背景。“折腾”的本意是“折磨”“捣乱”“翻过来倒过去,反复做某事”,亦即没事找事,无事生非,忽左忽右,朝令夕改,花样翻新,形式泛滥,制造矛盾,躁动妄为等。“不折腾”的实质就是以人为本、科学发展、和谐发展,最大限度地为群众办好事、办实事,“特别是要千方百计帮助困难群众排忧解难”。

  “以百姓心为心”和“以人民为中心”

  习近平同志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必须坚持人民主体地位,坚持立党为公、执政为民,践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把党的群众路线贯彻到治国理政全部活动之中,把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奋斗目标,依靠人民创造历史伟业”。这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人民中心”特质的展现,这与老子“以百姓心为心”的思想不谋而合。《老子》第49章写道:“圣人无常心,以百姓之心为心。善者,吾善之;不善者,吾亦善之,德善。信者,吾信之;不信者,吾亦信之,德信。圣人在天下歙歙,为天下浑其心。圣人皆孩之。”

  “无常心”,一是指执政者不应有先在的、固定的个人意愿或看法,犹如孔子的“绝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论语·子罕》);二是指执政者不应有私心私欲,不能有追求特殊利益或超额满足的念想,“私志不得入公道,嗜欲不得枉正术。”“以百姓心为心”,说的是执政者应顺应百姓之自然,施政以百姓的要求、诉求、追求为转移,天下人的心愿浑然就是自己的心愿,公行天下,收敛欲望,行不言之教化,处无为之政事,使善者守善,信者守信,使不善者向善,不信者趋信,以孩童般浑朴之心面对天下苍生。习近平总书记反复强调的“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中南海要始终直通人民群众”“做到老百姓关心什么、期盼什么,改革就要抓住什么、推进什么”等,是更具时代特色和更接地气的“以百姓心为心”。

  “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不是一个抽象的、玄奥的概念,不能只停留在口头上、止步于思想环节,而要体现在经济社会发展各个环节。” 发展为了人民、发展依靠人民、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归根到底是要让人民群众有更多获得感。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就要以人民为中心作为治国理政的价值引领,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不断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以人民为中心”思想的提出,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后对党的根本政治立场和价值取向的庄重宣示,同时也是老子“以百姓心为心”等优秀传统文化思想的当代诠释与表达。

  如果说“不争论”重点解决“干不干”的问题、“不折腾”重点解决“怎样干”的问题,那么,“以人民为中心”则重点解决的是“为谁干”的问题。从“不争论”到“不折腾”再到“以人民为中心”,既是我们党对宗旨、使命等重大问题深入思考的逻辑演进和认识深化过程,也是包括老子治国智慧在内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在当代的应用、提升过程。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