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杂谈CURRENT AFFAIRS
杂谈 / 正文
管理者的“养生主”

  在《庄子》内七篇中,《养生主》最为短小,但在脍炙人口程度上,却似乎最高。《逍遥游》宏阔飘逸,《齐物论》深邃玄奥,《养生主》则精妙灵动,其中“庖丁解牛”的寓言故事,更是精彩绝伦。

  《养生主》第一段是全章总纲,后面的文字,都是对它的注释和演化。

  开篇便是名句:“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已而为知者,殆而已矣!”字面上说的是对求知的态度,而实际上指的是人的欲望——吾生也有涯,而欲也无涯,用有限生命去追求无尽欲望,注定虚空而悲凉。由此引出第一个关键词——“减欲望”。

  人类自私贪婪的欲望膨胀,是诸多混乱的起点。所以从老子到庄子,无不推崇“减欲”。减欲,往小了说,能让个人和群体保持冷静理性,能让身心愉悦平静;往大了说,利于社会和谐文明,利于自然生态均衡。

  不管是人的一生,还是企业团体的发展历程,在能量的消耗、心力的分布上,乃至事情的得失、情绪的喜忧上,基本都是守恒的:在此处此时发生或增加了欲望,在他处他时就停止或减少了欲望;聚焦此事此物,会错过他事他物;此处此时有所得,在他处他时会有所失;此时认为是得,或许将来发现是失,此时认为是利,或许将来发现是害。因此管理者要提醒自己,不要盲目扩张,不要一味贪利,不要过度纠缠得失。

  基本欲望是客观存在的,但一旦膨胀过“度”,就必定“残身伤性”——残害了自己和他人的身体与心灵;即便最好的结果,可能也不过只是自娱自乐和他人的热闹谈资,其中所有的得失利害相互抵消归零,“食尽鸟投林,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

  生命有限而欲望无涯,在提出这一人生悖论后,庄子给出了“缘督以为经”的解决之道,目的是“可以保身,可以全生,可以养亲,可以尽年”。古今许多注释都把它和中医气功联系起来,引申到人体脊柱督脉的行气导引、周天运行。我们不在这个层面讨论,而把这段话提炼为三个字——“抓主干”——闭上眼睛认真诚恳地思考五分钟,问自己最喜欢的、最想用心去做的事情究竟是什么。

  “督”者,总管、主导、枢纽之义。自上而下,贯通一事、贯注一事,一通则百通。当全身心投入到一件喜欢的事情时,会自动自觉地屏蔽干扰,并把原本追逐的纷乱事物当成次要的、无趣的身外之物,根本无暇顾及,繁杂的欲望自然就减了下来,当这样的过程不断发生时,就会最大限度地丰富生命、抚慰心灵。就像西班牙人的一句俗语:当沉浸在足球“同城德比”的兴奋中时,不会在意明天的工作和今天的晚餐。

  “缘督以为经”,最简单的解释,就是要“抓主干”——抓住最主要能让你专注的东西:不是升职加薪,不是钻营名利,不是繁琐俗务,不是飞短流长,而是在比较长的一段时期里,可能是十几年,可能是几十年,有一件安身立命的东西,或许是艺术,或许是技术,或许只是单纯的一项游戏娱乐,但必须能让你投入思想和情感,有修炼、有提升、有创造,甚至迭代升级。不管水平高低,只要身在其中,精神就是愉悦轻松的,心灵就是自在自足的。

  在某种意义上,“人无癖不可交,因其无至性也”;人没有专注喜好也不可交,因其无真情也。而无真性情、真爱好的人,往往易陷入追逐低层次欲望的恶性循环中,自己不会真正快乐,还经常会伤害到别人。同理,一个不专注、无特质、少情趣的企业,也会内部缺乏凝聚力,外部缺乏竞争力。

  “抓主干”就是管理者的“养生之主”“立业之主”。

  大到一个国家,必须“抓主干”。汉代文景之治是史上清明盛世之一,汉文帝刘恒最爱的名言就是老子的“我有三宝,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他治国抓的主干就是一个“俭”字。刘恒在位23年,劳民伤财的事情一概不批,大楼宇小亭台一概不搞;皇宫上下一律穿着粗朴衣履;不仅诏告天下禁扰民、禁送礼、禁浪费、禁厚葬,而且真地是从每一位皇室贵族做起,节俭起来比老百姓还偏执严苛。

  企业团体亦然,要知道自己安身立命的东西是什么,再由此发展出一种特质与特色,然后牢牢抓住这个主干,坚持下去,不动摇不善变,不离不失。近年来一个概念火爆全球,叫作“一万小时理论”,就是说你在任何一件事情上投入五千个小时,你就能上道了、入流了;如果投入一万个小时,你就绝对会成为这个领域的专家。因此,没有不可攻克和提升的短板,也没有不能塑造和磨砺出的特色。

  特别是在当代社会,消费选择个性化、兴趣关注分散化、受众圈层碎片化、产业分工精细化,只有独到的特质与创新才是生存发展的硬通货。所以,必须要明确自己的方向与特色,然后不断拓展、深挖,做强做精。在这样的“抓主干”中,企业也就同样可以“保身”“全生”“尽年”,获得长久发展,赢得对手尊重,吸引受众的持久关注。

  揭示出“抓主干”和“减欲望”这两个关键后,庄子正式开讲庖丁解牛的故事。

  庖丁将解牛过程完全变成了一种舞蹈般的动作美学,一场行为艺术表演。文惠君情不自禁发问:“太棒了!你的技术怎么会高超到这个地步?”庖丁答曰:“我所追求的、运用的是道,我是把道灌注和融入到技术中,统摄和指导技术的使用。那么这个“道”是什么——仍然是“抓主干”。我们来看其中几个关键句。

  第一个关键句:始臣之解牛之时,所见无非全牛者;三年之后,未尝见全牛也。

  “见全牛”就是做事无主干,“未见全牛”就是心中有主干。

  初看牛时,头尾足身全部映入眼帘,所有局部不断形成分散与干扰,看这里又担心那里,解决此处又顾忌别处,最终不仅每个局部细节都成了艰苦“战场”,而且在整体“战役”上也失败了。就像刚刚接触篮球运动的人,所见的是各种眼花缭乱的动作,交替痴迷于变相、胯下、背后、连招等运球练习中,几年之后不仅动作四不像,而且真正的篮球基本功几乎毫无增长;殊不知只需按照最简单的科学方法原地运球,抓住“球手感应”这个主干,坚持短短几个月,这些复杂动作都可以很快地迎刃而解。

  企业管理亦然,如果没有一以贯之的企业理念,没有主线和主干,没有核心目标,那么所遇之事就都成了分散的干扰项,只会越兼顾越混乱,并且陷入局部纠缠和内耗,割断工作的连续性与整体性。而一旦确立主干,明确方向特色,坚定安身立命之本,所有分散的东西都将逐渐被核心场力的强劲漩涡牵引,自然地整合,纳入轨道,为主干服务。

  第二个关键句:方今之时,臣以神遇而不以目视,官知止而神欲行。

  这句话描述的就是一种潜意识思维下的下意识行为。就像足球比赛时灵光乍现的传球和千钧一发之际的射门,没有时间观察思考和规划准备,而是长期积淀下的正确反应,一切都是“依乎天理,因其固然”。如果能将主干思维融入血液,坚守企业理念与特质,在复杂的竞争与环境中遇到各种突发情况,就都能不假思索地以主干为重、以主干规定行动、“从心所欲而不逾矩”。

  第三个关键句:彼节者有间,而刀刃者无厚,以无厚入有间,恢恢乎其于游刃必有余地矣。“游刃有余”成语即出于此。

  庖丁说,好的厨师一年换一把刀,那是他们用蛮力硬割而磨损的;一般的厨师一个月换一把刀,那是他们硬砍把刀折断的,但是他这把刀已经用了十九年,却依然锋利雪亮,这是因为他根本不会让刀碰触到那些阻隔之处,而是时刻发现骨骼关节筋脉之间的间隙与余地,刀锋只在这些空间中游走。

  那么,问题来了,“有间”指的是什么,“无厚”指的又是什么?

  “有间”,指的是有空间有余地,也指的是有矛盾有冲突;“无厚”,指的是无形态、无对立、无强为。用管理的“无厚”,解决现实问题的“有间”。

  老子说:“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无有入无间,吾是以知无为之有益。”用这句话理解“无厚入有间”再合适不过。无形之物连无间隙之物都可穿透,更不用说渗透入“有间”之物了,而这个无形之物所比喻的就是“无为”。

  对于企业管理来说,对纷争和问题,有空间去运作,有方法技巧去化解,靠的就是“无为”。

  一方面,抓好主干,企业会变得专注、凝聚、理性,全力固根本,全力攻特色,“无为”其他;另一方面,抓好主干,才能自然形成“无利害”的“无为”心态,进而清晰地分析出所遇问题的破绽、处理问题的枢纽、解决问题的路径,然后顺势而为,待机而动。

  “无为”指的是不要多为和乱为,不要盲目和多变,而应把主要精力用在团体发展的主干与主线上,用在营造和谐平稳的环境上,自然会带动员工的积极作为。

  “无为”指的是减少欲望、减少干涉、减少权谋。不要强为和妄为,不要干涉和侵犯,而是引导工作进入良性循环,就像老子所说的,最高级的管理者是让人们意识不到你的存在,让人们觉得周围一切不是经过设计的而是自然而然发生的。

  当保持这种无为的时候,管理者和员工就都能够像庄子描绘的庖丁一般,在企业团体的生存发展中更加游刃有余。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