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观点CURRENT AFFAIRS
专家观点 / 正文

普惠金融如何更好实现“普而惠”

访信而富创始人、董事长兼联席CEO王征宇

  走进园区、深入“三农”、扎实都市,纽交所上市公司信而富近期启动了普惠金融升级策略,力图将服务覆盖到更广泛的地区。

  近期银保监会对外发布的《中国普惠金融发展情况报告》中提到,需要不断拓展普惠金融服务的广度与深度,统筹实现“普”和“惠”的双重目标。

  作为实践者,对普惠金融有着怎样的理解?从“普”到“惠”还有多远的路要走?《金融时报》记者采访了信而富创始人、董事长兼联席CEO王征宇博士。

  《金融时报》记者:您怎么理解普惠金融?

  王征宇:普惠金融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它要发展承载的地方差不多都是经济相对不发达的地方。实现金融服务的覆盖,由市场机制、商业模式来驱动,所谓纯粹的公益性的模式,不是普惠金融题中应有之意。

  普惠金融涉及到两个层面,第一是金融服务的可获得性,但怎么理解“惠”,值得商榷。第二是可持续,一个商业机构要持续提供这样的服务,必须有一定的商业模式作为支撑,这不是喊口号那么简单的。

  关于普惠金融近年的发展,国家制订了普惠金融的发展规划,而且对于普惠金融作出了一系列部署,普惠金融在促进消费信贷、经济增长方面都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近些年,普惠金融在中国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但如果深入下去看这个问题的话,中国普惠金融的路还很长。

  《金融时报》记者:您认为普惠金融难在哪?

  王征宇:传统模式下的普惠金融仍面临着地域发展不均衡、服务覆盖面不足、商业可持续难实现等诸多难题,这是中国乃至全球所面临的挑战。

  长远来看,普惠金融的可持续发展依然在征信及风控等方面面临诸多制约。小微企业、个体户大多处于产业链的末端,资产规模较小,抗风险能力较弱,加上社会诚信体系建设尚不完善,征信数据依然缺失,客观上影响了金融服务的延伸和普及。在征信体系不够完善的情况下,形成有效的风控体系和差异化的定价体系才能促使企业持续推动普惠金融业务的发展。

  《金融时报》记者:就普惠金融而言,互联网金融公司发挥着怎样的作用?

  王征宇:当前,在国家政策的重点扶持下,在以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为主导的金融从业机构的积极推动下,普惠金融的服务覆盖面不断扩大,服务效率和质量有明显提升。在这一过程中,互联网金融机构尽管业务总量不大,但在扩大普惠金融的服务覆盖面方面起到了不容忽视的积极作用,特别是在小微企业、“三农”、个体商户等领域。

  事实上,大家在普惠金融的框架下进行了一些实践,也许一些商业模式不被政府和监管所接受。但对于互联网金融机构而言,发展普惠金融,既是市场也是机遇。同时,这也顺应了国家关于促进实体经济发展的政策导向,是对传统金融服务的有益补充。但是网贷行业面临远高于传统金融机构的资金成本,这是由其业务属性决定的。一方面,资金成本高;另一方面,信息不对称、风控能力面临挑战,这几个方面的问题使得完成金融全覆盖,至少短期内得不到规模化解决。作为企业,要考虑的应是不断创新,敢于预判市场行情,率先调整预期,培养用户信用习惯等。

  就信而富而言,我们也面临这些课题,我们希望在普惠金融、互联网金融、金融创新等的框架下,试图通过我们的努力在技术上,比如大数据、区块链、云计算等应用层面走出一条道路。同时,不断升级技术、产品、服务,稳步扩大市场份额,助推国家“普”和“惠”的双重目标完成,实现企业效益增长,做到双赢。

  《金融时报》记者:从“普”到“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惠”到多少才比较合适?有没有国外的数据可以对比?

  王征宇:国外的数据不可以直接对比。核心原因是国外发达普惠金融的命题和不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的命题很不一样。举个简单的例子,今天中国有5亿人在征信系统里面有记录、有姓名、住址、工作单位,但是没有信贷记录。印度同样有几亿人,这些人却没有准确的信息,甚至没有身份证号。所以,对于印度来说,普惠金融的路更漫长。另外一个例子,美国今天的普惠金融已经开始向“惠”发展,美国作为发达国家没有小额贷款业务,却有网络贷款,其存在的理由是人们希望获得比银行更便宜的贷款,美国提供网络贷款的成本比银行低。而我国要走到非银行金融比银行金融更便宜,短期内较难实现。

  市场竞争充分发展,市场的金融充分覆盖,我们关键差几步?第一,缺少全国性的征信体系。央行的征信体系还有待进一步完善,征信覆盖范围应更广泛,接入包括小额贷款公司、网贷机构等在内的数据。第二,需要有充分发展的资本市场,发展资产证券化市场,创造条件使得大额资金在市场上作为商品进行交换。第三,需要有一个充分竞争的市场机制。第四,需要经济的充分发展。我认为这些是普惠金融能够真正走向“惠”的前提条件。

  至于达到多少才叫“惠”,我认为,在中国目前还远没有到量化的程度。普惠金融不应该着重于所谓的百分比、数量值,这是一个随着不同贷款种类,不同社会经济发展阶段而产生的问题。

  《金融时报》记者:现在有些金融科技公司提出转向专门为金融机构提供技术服务,请问信而富会不会有相应的变化?

  王征宇:我们为金融机构提供服务技术的这个工作,或许比全行业做得更早。我们很早就为中国银行、广发银行做技术服务,比如,中国银行直到今天,每一张信用卡的授信决策都是我们系统做的。但说这些,远不如今天我们讨论普惠金融的课题更实在。

  中国的金融服务,包括世界范围也一样,发展5年、10年、15年很难说就已经成功了。金融服务是和任何行业都不一样的行业,需要持续的耕耘和努力。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