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关注CURRENT AFFAIRS
本报关注 / 正文
城商行深耕小微金融呈现“群体效应”

  自诞生以来,扎根地方的城商行就明确了“服务地方经济、服务小微企业、服务城乡居民”的市场定位。此外,城商行决策链条短的优势,也更适合服务小微企业。银监会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城商行小微企业贷款占各项贷款的比重达到44.1%,较5年前提高了8.26个百分点,134家城商行中有77家小微企业贷款占比超过50%,在支持地方经济、支持小微企业方面发挥了积极且重要的作用。

  2006年,浙江泰隆商业银行成立;2010年,台州市商业银行正式更名为台州银行。之后,这两家银行在浙江台州这片小微企业蓬勃发展的热土上成长起来,给这里的小微企业带来了金融支持,同时,其自身也成了服务小微的佼佼者。

  “实践表明,战略专注的城商行往往能取得持久稳定的发展。比如,台州银行和泰隆商行规模虽然不大,但资本回报率多年保持在20%以上。”在去年年底召开的城商行年会上,银监会副主席曹宇特别强调,上述两家银行的业务一直围绕当地小微企业,贷款占比始终高于50%,是城商行坚守“三个服务”的代表。

  事实上,自诞生以来,扎根地方的城商行就明确了“服务地方经济、服务小微企业、服务城乡居民”的市场定位。此外,城商行决策链条短的优势,也更适合服务小微企业。银监会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城商行小微企业贷款占各项贷款的比重达到44.1%,较5年前提高了8.26个百分点,134家城商行中有77家小微企业贷款占比超过50%,在支持地方经济、支持小微企业方面已经开始发挥积极且重要的作用,称得上是“主力军”。

  当然,由于小微企业天生存在的一些劣势,金融服务到达依旧存在一定难度。所以,近几年,城商行在服务小微企业方面不断探索,形成了很多更科学、风险更可控的经验做法。日前,银监会城市银行部选取了23家小微金融服务较好、特色较为突出的城商行进行调研,从提高小微企业融资可得性、降低小微企业融资成本、探索科技型小微企业服务新领域方面,总结出城商行的成功经验和良好做法。

  拓展信息渠道

  众所周知,信息不对称导致银行经常无法准确评估第一还款来源,进而限制了小微企业金融可获得性。为此,不少城商行创新方式方法,着手拓展信息渠道。

  例如,浙江台州银行采用以“下户调查、眼见为实、自编报表、交叉检验”为核心的“十六字”信贷调查技术,结合“三看三不看”的风险识别技术。前者注重了解企业真实的经营状况,信贷人员必须亲自走访到户,打破信息不对称;后者则强调在审查企业资格时,“不看报表看原始、不看抵押看技能、不看公司治理看家庭治理”,捕捉最原始的信息,比如经营能力和家庭技能,以此判断和识别企业的还款能力与风险。

  伴随可用数据的增多以及数据分析能力的强化,一些城商行也借助数据的力量开发小微金融产品。2015年,银监会与国家税务总局开展了“银税互动”助力小微企业发展活动,并在去年联合印发了《关于进一步推动“银税互动”工作的通知》。在“银税互动”的框架下,江苏银行、桂林银行、四川天府银行和内蒙古乌海银行等积极与税务系统对接,根据客户授权,从税务系统获取小微企业纳税信息,交叉验证,降低信息不对称。

  再如,部分城商行主动拥抱互联网,通过互联网技术拓展信息来源。如长沙银行在2015年11月开发了“网络电商流水贷”,即针对在天猫、淘宝、京东等成熟电商平台上从事B2B、B2C电子商务经营者而设计开发的信用融资产品。“这是一款纯信用产品,无须担保、抵押。在天猫、淘宝、京东三大一线电子商务购物平台注册满1.5年以上的电子商务经营企业和个体工商户,且近一年月均销售收入在10万元以上,就可以申请。最高授信额度可达2000万元,而且贷款利率最低能达到7.4%。”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该行“网络电商流水贷”业务在长沙地区推广,截至2017年12月31日,已投放金额6308万元,极大地帮助了当地小微企业成长。

  创新抵质押担保方式

  除了信息不对称之外,有效抵押或担保不足导致第二还款来源保障不足,也是制约小微企业从银行获取贷款的一个因素。

  寻求合作是突破口,也是多年成熟经验探索出的有效方式。记者了解到,银政、银保、银担合作等都是在这一思路下逐步形成的。

  江苏银行与江苏省科技厅合作的“苏科贷”,已累计为2460家小微企业发放5000多笔贷款,累计放贷146.67亿元,余额25.82亿元。这是银政合作的一个典型,产品通常基于与各级政府机构合作,建立信贷引导基金、风险补偿基金等各类基金,按一定杠杆比例配套小微企业信贷资金,创新风险补偿机制。

  此外,还有不少城商行寻求与担保公司合作,建立多元风险分担机制。如富滇银行与云南省再担保、农业信贷担保合作,借助政策性担保公司的风险分担及增信功能,提高服务小微企业能力。又如乌海银行与7家融资性担保机构合作,通过担保公司的信用放大功能提高服务小微企业能力。

  银保合作也被引入,青岛银行与青岛市科技局联合推出的科技型小微企业“专利权质押履约保险贷款”业务就是其中一种。该业务创新了保险代偿机制,企业以专利权质押,科技局、保险公司、银行三方共担风险。

  一位城商行小微业务负责人告诉记者,做好小微金融,不能停留在原有的模式和思维里,需要思考更多可行的方式,突破传统局限,而担保形式也是如此。近年来,针对科创小微企业越来越大的融资需求及其特殊性,一些银行将抵质押方式扩展到商标权、专利权、未来收益权、未来货权等,扩大抵质押物和保证的范畴。

  提升业务效率

  2017年,商业银行整体在成本管理方面面临较大压力。针对小微贷款单笔金额小、业务效率低导致的运营成本较高,城商行在提升业务效率、降低运营成本上有着自己的妙招。

  近年来,电子商务市场的迅速扩张,为传统企业的采购、销售模式带来了机遇,也为银行服务小微企业提供了新思路。沿着这一方向,齐商银行选择与煤炭电商平台合作,搭建在线供应链金融项目。该项目通过“齐商银行在线供应链平台”与“煤炭交易电商平台”的系统直连,实现了交易数据实时传输,在提高获客、数据抓取、数据分析及贷款审批效率的同时,通过场景式、交易背景式的数据分析把控贷款风险。据了解,业务开展3个月以来,该项目已为8家煤炭小微企业提供信贷资金6200万元,且没有一笔不良。

  这就是提效降本最典型的做法——批量营销。经记者梳理,城商行的批量营销做法大致分为三种类型,分别为依托商圈、社区等形成批量营销模式,依托核心企业对信息流和物流进行供应链整合实现上下游企业批量授信、批量开发以及与互联网平台合作、场景化实现批量营销。其中,齐商银行便是通过第三种方法提升业务销量、实现提效降本。

  批量营销之外,部分城商行通过各种技术手段提高小微企业营销精准度,提高获客效率。在这方面,江苏长江银行就进行了有益实践。据了解,该行针对小微企业专门开发了小微金融电子地图系统,对区域内小微企业客户分布信息进行整合,提升社区营销精准度。

  此外,移动互联网技术更是为银行提升业务效率、降低运营成本锦上添花。在金融科技的浪潮中,一些城商行搭建了移动服务平台,突破办公地域限制,提升作业效率。据了解,浙江台州银行开发的客户服务移动工作站,实现了利用移动设备进行信贷调查全流程操作,将贷款业务线上申请与线下信贷调查有效结合,初步实现“线上线下融合化、数字化、智能化”,有效提高了客户服务效率和营销成效。

  小微金融再启程

  在此次调研中,从2014年到2017年6月末,提供数据的16家城商行的小微企业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下降约90个BP。以此估算,23家城商行3年半来累计帮助小微企业节约利息费用约376亿元。在下调小微企业贷款利率的同时,城商行也严格落实“降费减负”要求。据统计,2014年以来,仅提供数据的14家城商行就减免各种收费超过18亿元。

  在严控风险的基础上,这些城商行还为发展前景较好而暂时经营困难的企业提供“无还本续贷”。在调研的23家城商行中,21家已推出“无还本续贷”产品;提供数据的16家城商行开展无还本续贷业务超过8.5万笔,金额超过700亿元。

  城商行在支持小微企业方面作出有益探索的同时,还实现了自我成长。此前发布的《城市商业银行发展报告(2017)》显示,截至2016年年末,城商行资产规模28.24万亿元,同比增长24.5%,增速高于银行业平均水平8.7个百分点;负债总额26.4万亿元,同比增长25%。

  监管机构表示,将“三个服务”定位与自身良好发展结合起来,是城商行多年发展实现的有益探索,也是未来需要坚守的目标。

  记者了解到,下一步,监管层将总结完善城商行小微金融服务的成功经验和典型案例,在城商行系统内宣传、推广,供全体城商行学习、借鉴,并推动城商行打造专业化的小微金融服务模式,塑造特色化的小微金融服务品牌,提升小微金融服务核心竞争力。具体将从健全小微金融服务组织体系、加强小微金融服务专业化能力建设、探索大数据技术和模型应用三方面入手。

责任编辑:虫儿飞hs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