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关注CURRENT AFFAIRS
本报关注 / 正文
强化生态文明建设 助力经济高质量发展

  目前,绿色低碳大市场时代已经来临。专家建议,要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加力绿色发展,促进高质量发展。要构建以产业生态化和生态产业化为主体的生态经济体系,充分运用市场化手段,用竞争引导资源配置。要完善资源环境价格机制,采取多种方式支持PPP项目,发挥好政府和市场两个积极性。

  目前,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对于生态文明建设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生态环境没有替代品,用之不觉,失之难存,因此,经济社会发展必须同生态文明建设统筹起来。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再度强调,要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这给环保产业发展提供了新的机遇。

  生态环境部有关专家近日在“2018中国环保产业投融资论坛”上表示,目前,环境法律框架已经初步建立,与此同时,涉及生态环境保护的政策、法规文件,作为中国特色法律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对现有法律形成了有益补充。

  财政部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中心主任焦小平认为,目前,绿色低碳大市场时代已经来临。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上的讲话,将生态文明建设重要性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明确了发展方向和顶层设计,绿色发展最好的时代来临了。要统筹用好法治、市场、经济和行政等手段,培养壮大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

  焦小平建议,要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加力绿色发展,促进高质量发展。要构建以产业生态化和生态产业化为主体的生态经济体系,充分运用市场化手段,用竞争引导资源配置。要完善资源环境价格机制,采取多种方式支持PPP项目,发挥好政府和市场两个积极性。

  在焦小平看来,PPP是生态文明建设的新动力。具体来看,PPP在发展提质增效上具有五大优势。一是打破垄断,引入竞争;二是实行设计、建设、融资、运营一体化的全生命周期管理;三是风险分担机制解决了政府与社会资本间权责划分和责任承担问题;四是按项目产出结果付费,解决了财政资金绩效问题;五是全过程透明公开,这既是对合作双方的约束,也是一种最好的保护,特别是让人民群众有途径行使知情权、参与权和监督权。

  近年来,绿色低碳产业在PPP市场的份额稳步上升。数据显示,截至今年5月末,污染防治与绿色低碳项目4119个,投资额4.3万亿元,占管理库总投资额的36%;签约项目1956个,投资额2.2万亿元,约占管理库签约项目投资额的37%;已开工项目890个,投资额1.0万亿元,占管理库已开工项目投资额的43%。

  中国环境保护产业协会投融资专业委员会副主任、中持水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许国栋表示,PPP发展面对巨大的市场需求,应该靠企业主体的手来完成,未来应该使专业化项目具备指标参照,增加价值创造的因素,实现市场化的供需平衡。

  此外,在探讨地方政府环保产业基金发展时,许国栋指出,地方政府设立环保产业基金是积极的发展方向,但未来环保产业发展的主体,不能单纯依靠国家队和大企业完成。未来如何正确运用引导资金,撬动更多力量“自下而上”“因地制宜”发展环保产业,是各方需要共同探讨规划的问题。

  中国环境保护产业协会投融资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华夏银行绿色金融中心主任张勇淼表示,目前环保产业正处于深刻变化中,一方面,环保产业正不断壮大,2016年,产值已经达到了1.1万亿元;另一方面,环保产业结构在不断优化,环境服务产业占比已经达到了53%,具备6100亿元的产值。此外,环保产业技术水平显著提升,自主创新能力不断提高,部分领域已经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

  张勇淼表示,绿色金融标准体系的完善与构建,使市场能够更加精准地推动绿色转型和落实绿色发展目标。未来,推动绿色金融发展的关键,是要解决降低绿色项目融资成本和风险分担的问题,这既要积极发挥好政府的作用,也要坚持以市场化为导向。

  “探索绿色金融创新是重点,绿色项目的融资需求具有多层次性和多样性,应根据绿色项目的不同需求类型匹配相适应的金融产品和服务。”张勇淼强调。

  此外,张勇淼提醒,切实防范风险是底线。绿色金融的风险点集中在三个方面:第一,绿色项目界定标准不完全统一,对什么是绿色项目还没有达成完全一致的观点。第二,信息披露不完善,认证评级不规范。第三,未能完全有效实现环境效益外部性内生化。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