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关注CURRENT AFFAIRS
本报关注 / 正文
谁是线下理财平台“爆雷”的受害者

  这是一个引人瞩目的现象。

  进入5月以来,线下投资理财平台或被查封,或被调查,消息不断。

  5月7日,中融民信北京总部突遭警方查封;5月8日,互联网购物返利平台“云联惠”特大网络传销犯罪团伙被广州警方摧毁;5月9日,山西盐湖警方发布消息,打掉丰达车贷公司、车前程、麦芽数据贷款、微贷网、盈信通贷款、XXXX网络科技等“套路贷”犯罪团伙6个;5月11日,以吸引老年人投资为主的线下理财爱福家董事长突然跑路,平台“爆雷”,当地警方介入调查;5月14日,深圳南山警方通报,深圳普银区块链集团有限公司通过其官网和收购的“趣钱网”P2P平台发行虚拟货币“普银币”进行集资诈骗,涉案金额约3.07亿元;5月17日,杭州西湖区分局通告称,5月16日警方对杭州浙优理财公司法定代表人傅某及浙江和存集团实际控制人张某,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执行逮捕……

  如此多线下理财平台,短时间内集中“爆雷”,一方面说明当前线下理财市场乱象丛生,亟待整肃;另一方面也表明各地监管部门对互联网金融机构风险隐患的排查清扫,对违法违规行为的打击惩处,主动作为,态度坚决,雷厉风行。

  在当前频发的线下理财平台“爆雷潮”中,波及面最大的投资群体,都是上了年纪的中老年人。何以中老年投资者会成为线下理财平台“爆雷”的最大受害者?

  首先,主动拥抱合规的网贷平台,退出线下市场,给不法线下理财平台的大举扩张,带来了巨大机会。

  早在2016年8月24日,银监会等四部委发布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第十六条就指出,“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在互联网、固定电话、移动电话等电子渠道以外的物理场所只能进行信用信息采集、核实、贷后跟踪、抵质押管理等风险管理及网络借贷有关监管规定明确的部分必要经营环节。”也就是说,网贷平台要发展业务,必须在线上,线下的物理场所,只用于后期风控。

  随着拥抱合规的网贷平台退出线下市场,那些没有资质、鱼龙混杂的线下理财平台,纷纷抢占线上网贷平台留下的市场。这些线下理财平台无孔不入,迅速渗透进居民小区、大卖场等人流密集的地方,一两个人摆放一张桌子、发发广告单,就开始揽客。由于这些地方居家或买菜的中老年人居多,所以,线下理财平台的主要获客对象就是这个独特群体。

  其次,中老年群体接受新事物慢,相比互联网,他们更易接受线下理财方式。

  如同很多中老年人仍坚持去银行柜台办理业务、在存折上存取钱款,却不愿使用手机银行、网上银行、微信银行转账一样,不少中老年人,对纯线上网贷平台发售的理财产品,总是将信将疑,觉得钱通过网络转进转出不安全。他们更相信线下物理场所的理财方式,认为有固定场所,看得见,摸得着,钱放在那里踏实,出了事有地方找,总怀有“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的心理。

  再次,线下理财平台的营销方式,更容易打动风险意识薄弱、防范心理不强又有强烈理财需求的中老年人。

  不少线下理财平台,本身就是非法集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甚至集资诈骗的“变身”。因为资金进出的账户,没有银行存管,投资人资金直接流入公司实际控制人的账户,或者其关联账户。理财平台一般都涉嫌自融,甚至挪用客户资金。正由于处于监管空白或者模糊地带,巨额资金到账后,卷款跑路非常方便,所以有的线下理财平台,从一开始就动机不纯。为了骗取更多投资人信任,也为了诱骗更多投资者上当,这些线下理财平台通常会打着互联网金融旗号,或者返利旗号,或者以区块链代币名义,举办各种项目推广活动,通过玩弄诸如免费参观旅游、免费体检、买理财产品抽大奖、办养老讲座等噱头,让一些中老年人受骗上当。有的干脆采取拉人头、赚高息的传销手段,让熟人骗熟人。这些“爆雷”平台的资金动辄几十亿元,甚至上百亿元,受害人数也常常是成千上万,遍及全国。比如“钱宝”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中晋公司”集资诈骗案、善心汇组织传销案等。

  虽然是线下推广,但由于很多理财平台在全国各地开设门店,因此,一旦“爆雷”,危害很大。不过,日前印发的《“十三五”现代金融体系规划》中,不仅有严厉打击非法集资、“出台处置非法集资条例,甄别并打击各类以合作金融组织为名的非法集资活动,遏制农村,校园高利贷多发势头”的表述,更有“探索将互联网金融等更多金融活动纳入宏观审慎政策框架,实现宏观审慎管理和金融监管对所有金融机构、业务、活动及其风险全覆盖”的措辞,强调“地方各级人民政府按照职责分工,做好金融风险事件牵头处置或协调配合工作”,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将会对地方政府进行业务监督和履职问责。显然,随着监管全覆盖机制的建立以及地方政府对辖区各类机构监管力度的加强,发生在线下理财市场的金融乱象,将会逐步得到强力整治。

责任编辑:韩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