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关注CURRENT AFFAIRS
本报关注 / 正文
网贷逾期之惑

  应该如何去认识网贷平台的逾期?它是最后一根稻草,还是打破刚兑的一次有力探索?

  6月25日,清华大学旗下P2P网贷平台道口贷出现了项目逾期,涉及金额总计90万元,逾期项目的承付方均为北京童创童欣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童创童欣”)。

  作为市场上的老牌网贷机构,道口贷是国内首家高校系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平台,主要采取的模式是“校友+供应链金融”。这种模式依托于核心企业信用和真实交易,有效缓解了上下游中小微企业的融资难题,一直以来相对风险都较低。此次逾期事件的爆发,市场舆论不断,加之网贷备案时限已过,铁板钉钉的延期让行业感到焦虑。

  逾期风险暴露很正常

  对于逾期事件的进展,道口贷相关负责人回应记者表示,作为供应链核心企业,3年来,北京派克兰帝儿童服装服饰有限公司、童创童欣累计承付还款1.82亿元,目前待偿付项目31个,待偿余额2240万元。自2015年合作以来,平台根据贷后跟踪流程,也先后对童创童欣项目进行过两次项目评级下调以及风险敞口压降工作。

  此次逾期事件中的重要一方——童创童欣在其委托平台代为发布的公告中表示,因还款企业自身资金周转和规划问题,承付核心企业目前正处于转型期,但受整体市场环境、行业景气下降、流动性资金紧张、电商竞争激烈等因素影响,销售规模下降,成本和转型费用增加,无法按期支付本次借款本金及利息。承付企业将继续积极筹措资金,实施转型,增加销售和回款,积极清理应收账款,争取尽早达成支付。

  “实际上,这也是目前宏观经济发展下的一个风险点的暴露。”一位金融专业人士向记者表示,在目前经济发展过程中,会有部分企业出现问题,这很正常。换一个角度看,不同类型的金融机构都可能会有逾期,或者有不良贷款,这对整个金融行业都有压力,并不仅仅只是网贷平台。同时,网贷平台本身服务的是传统金融机构覆盖不到的“长尾客户”,这部分企业的风险较大,属于次级客户,发生逾期和风险并不意外。

  选择直接披露逾期的不止道口贷一家,日前,图腾贷也在第三方担保机构垫付4000万元而无力再垫付的情况下,选择对外公布逾期信息。

  “这有可能成为正常经营平台打破刚兑的一个开端,或者说平台打破刚兑后还能维持正常经营的一种开端。”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说。不过,他也强调,打破刚兑的前提必须是合规运营以及公开、透明的信息披露。

  关注行业忧患

  外界的担忧并非无理由。近一个月内已有63家网贷平台“爆雷”。“信心比黄金珍贵。这句话用在现在的网贷行业状况特别应景。”上述金融专业人士感慨道。

  薛洪言告诉记者,从“爆雷”平台的性质看主要有两类:一类是经营性问题导致的危机,平台不存在主观恶意,投资者资金追回的概率较大;一类则是旁氏骗局难以维系引发的危机,影响恶劣,属于真正的害群之马。“从唐小僧的高返利模式看,有很大的庞氏骗局嫌疑,而道口贷则属于具体项目逾期,平台本身仍在正常经营,两者性质明显不同。”

  在逾期问题中值得关注的一点是,过去不少P2P机构建立了风险准备金机制,即平台在平台借款中提取一定比例的资金放入专用账户,当借款逾期或违约时,平台按照条款用这笔资金偿付投资人,用于在一定程度上保障投资人利益。“事实上,过去也有逾期发生,只是企业通过风险准备金把这些问题消化掉了,用户端并没有感受到。”薛洪言表示,但由于和“信息中介”的定位不符,在监管引导下,风险准备金逐步被第三方担保、信用保证险所替代,所以当逾期超过第三方担保承受能力时,平台就只有把逾期推到用户层面。

  道口贷相关负责人也坦言,目前道口贷平台对投资者的保障就是核心企业的担保、承付,并没有第三方担保、保险等其他保障措施。核心企业的安全度往往相对比较高,但一旦核心企业出事牵涉的影响面也往往更广。

  坚持“信息中介”定位

  关于童创童欣最新进展,道口贷相关负责人强调,按照《应收账款转让协议》约定,道口贷将接受投资人授权委托,对相关应收账款债项进行催收,因此,产生的费用根据《应收账款转让合作框架协议》规定,由北京童创童欣承担。同时,他也表示,单个核心企业的风险事件,不会影响其他合作核心企业的正常项目回款以及新项目上线,投资人可正常接收其他项目投资本金、利息以及进行充值、投资、提现等操作。

  事实上,网贷机构的定位是“信息中介”,而不是“信用中介”,这就决定了如果按照相关监管办法合规操作的话,单点逾期显然不会造成系统性风险。

  上述金融专业人士认为,网贷机构的功能是撮合,本身不承担信用风险,也不是风险主体。另外,网贷管理办法对单笔客户的投资规模设定有上限,相当于框定了主体集中度的风险。“如果严格执行监管要求,即使是局部领域、区域风险爆发,也只是在狭小的范围内。风险是市场性风险,和经济周期有关,机构很难‘身处事外’。这样来看,合规其实是对自己的一种保护。”他表示,“单点风险爆发不会形成系统性的崩盘,所以还是要看网贷机构具体在中间扮演什么角色,监管要求应该做到的内容做到没有。”

  监管对这一问题也有严格要求。在近日召开的第十届陆家嘴论坛(2018)上,中国银保监会普惠金融部主任李均锋重申,只有严格把自己定义为信息中介的P2P平台才能“留下来”,可以探索采用监管沙箱做法允许P2P在一定空间内做一些试点。李均锋表示,P2P想要生存下来,必须坚持信息中介撮合的定位,不能把P2P搞成信用中心,不能搞资金池、搞自融。按照这个定位,当前市场上的P2P平台还需要一段时间去伪存真。哪些是真正的P2P、哪些是假的P2P,监管部门还需要观察分辨。

  “暗自兜底的问题更大,风险不隔离、不及时出清,等兜不住的时候影响会更大。”上述金融专业人士强调。另据网贷之家不完全统计,6月份停业及问题平台数量为80家,其中问题平台63家,同期正常运营平台数量下降至1842家,相比5月份底减少了30家。

责任编辑:韩胜杰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