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关注CURRENT AFFAIRS
本报关注 / 正文
银行理财完整监管体系初步形成

  “通过独立法人的形式建立起理财业务与商业银行其他业务间的风险隔离机制,一方面有益于打破刚兑;另一方面也有利于实现银行理财业务发展的专业化。”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银行研究中心主任曾刚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近日,中国银保监会正式发布《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子公司管理办法》),与此前的征求意见稿相比,主要在股权管理、自有资金投资、内控隔离和交易管控等几个方面作出了修改和完善。

  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的多位专家均表示,《子公司管理办法》的发布标志着其与资管新规、理财新规共同构成的银行理财完整监管体系初步形成。未来,资本金雄厚的大型银行将积极探索理财子公司的全面发展,而资本实力较弱的小银行或将转向纯粹的销售渠道,现有的银行理财市场格局面临深度调整。

  银行理财迎来专业化经营

  就在刚刚过去的11月份,工行、农行、中行、建行四家国有大型商业银行相继宣布设立理财子公司,颇受市场关注。据《金融时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在资管新规发布前后,包括5家大型商业银行、多家股份制商业银行和城商行在内的20多家商业银行陆续发布公告,拟发起设立理财子公司,以突破原有体制机制,实现资管业务的独立运营。

  银行机构的积极“入局”自然与监管办法的要求密切相关。今年4月,资管新规要求,“主营业务不包括资产管理业务的金融机构应当设立具有独立法人地位的资产管理子公司开展资产管理业务,强化法人风险隔离”;9月,理财新规再次强调,“商业银行应当通过具有独立法人地位的子公司开展理财业务”。

  而专门为理财子公司量身定制的《子公司管理办法》则在银行纷纷设立子公司的浪潮中落地,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的运行亟待实施细则提出明确的指引。“子公司制是银行理财业务重要的制度创新,将推动银行理财业务乃至整个资产管理行业更加专业化、综合化发展。”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董希淼认为,目前设立理财子公司对我国金融市场具有三方面意义。

  “一是有助于实现真正的风险隔离,资管业务是表外业务,风险更具有隐蔽性,设立理财子公司,可以建立起有效的风险隔离制度,在资管业务和银行其他主营业务之间牢固树立防火墙;二是有助于提升资管业务的专业性,理财子公司作为独立的法人机构,具有独立的经营决策权、人财物资源配置权以及专门的考核及激励机制,有助于引入市场化机制,推动理财业务更加专业化运营;三是有助于深化金融体制改革。”董希淼说。

  农业银行相关负责人表示,通过设立理财子公司,实现理财业务专业化经营和建立有效的风险隔离机制,有利于推动理财业务回归资管行业本源,更好地满足客户多样化投资需求和加强投资者合法权益保护,进一步加大对民营企业等各类经济主体的支持力度,增强服务实体经济、价值创造和整体抗风险能力。

  股权管理践行对外开放

  与征求意见稿相比,《子公司管理办法》主要从股权管理、自有资金投资、内控隔离和交易管控三个方面进行了修改和完善。在股权管理方面,《子公司管理办法》对理财子公司股东准入条件对内外资金融机构要求一致。“《子公司管理办法》遵循了我国金融业开放‘内外一致’的原则,不仅在控股股东方面并未对我国境内的中资和外资商业银行分类要求,同时对于境内外机构作为理财子公司参股股东的准入门槛也做了完全一致的要求。”兴业研究分析师何帆认为,这为银行理财业务进一步对外开放预留了充足的空间。

  在自有资金投资方面,《子公司管理办法》删除了此前征求意见稿中“理财子公司不得用自有资金购买本公司发行理财产品”的限制,允许理财子公司将一定比例的自有资金投资于本公司发行的理财产品,但应遵守一定的限额管理和投资限制。《子公司管理办法》规定,“银行理财子公司以自有资金投资于本公司发行的理财产品不得超过其自有资金的20%,不得超过单只理财产品净资产的10%”。何帆认为,这将有利于理财子公司灵活使用自有资金开展投资,提出比例限制则是为了避免风险过于集中。

  在内控隔离和交易管控方面,在投资管理与交易执行职能相分离、建立公平交易制度和异常交易监控机制、对理财产品的同向和反向交易进行管控以及从业人员行为规范等方面进一步细化了监管要求。

  “值得关注的是,银行理财子公司发行的产品,在销售和投资方面,与其他资管产品站在了近乎‘统一’的起跑线上,兼具投资非标资产、销售渠道扩大、起售门槛下降等优势。”天风证券银行业首席分析师廖志明认为,《子公司管理办法》是把对理财子公司规范健康发展有利的一些公募基金监管做法借鉴过来,进一步完善理财子公司产品投资运作监管体系。

  理财市场格局面临调整

  廖志明预计,随着《子公司管理办法》的出台,将会有更多的银行向监管机构申请设立理财子公司,预计第一批理财子公司将在2019年1月正式获批筹建。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多位专家均认为,理财子公司与母行部门、分行及其他子公司之间如何融合、协同、竞争,对商业银行来说将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此外,中小银行理财业务未来走向值得关注。“对中小银行而言,人才引进、系统搭建等方面都还需要进行更加充分的准备。对规模较小的城商行、农商行来说,在业务规模和人才储备等方面都不支持成立理财子公司,这些小型银行理财业务的发展将面临较大变数。”董希淼表示。

  事实上,《子公司管理办法》对银行成立理财子公司的要求已经形成了较高的准入门槛——“银行理财子公司的注册资本应当为一次性实缴货币资本,最低金额为10亿元人民币或等值自由兑换货币。”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银行研究中心以在境内深圳、上海证券交易所和香港联合交易所上市的商业银行2017年年底的资本充足率及核心一级资本净额为例,测算出部分中小银行在出资10亿元之后,核心资本充足率将跌至8.5%以下。这说明,缺乏资本补充渠道的中小型银行仍然面临着净资本不足以支撑设立理财子公司的问题。

  “这意味着,未来的银行理财业务分化不可避免,银行理财市场格局面临深度调整。”曾刚表示,未来,大型银行将积极探索子公司的全面发展,而没有能力设立理财子公司的中小银行,则必须考虑理财业务转型方向,或是继续以专营事业部方式开展业务,或是转向纯粹的理财销售。可以肯定的是,未来现有银行理财市场格局将面临深度调整与变化。

责任编辑:梁艳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