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本报关注CURRENT AFFAIRS
本报关注 / 正文
短期承压 人民币汇率不会出现持续大幅贬值

  5月13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报6.7954,较前值贬值42个基点。13日16时30分,在岸人民币对美元即期汇率官方收盘价为6.8721,创1月初以来最低水平,离岸人民币汇率也跌破6.90重要关口。有机构研报称,外部环境变化对市场情绪造成较大影响,人民币汇率短期承压,但预计不会出现持续大幅贬值。

  上周(5月6日至10日),伴随中美经贸谈判出现波折,人民币贬值压力加大。全周人民币对美元即期汇率贬值752个基点,累计下挫1.1%,周跌幅创近10个月最大。中国外汇交易中心最新计算的2019年5月10日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为94.79,较此前一周下跌0.84%。

  “近期人民币贬值主要是市场力量驱动的结果。”民生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解运亮表示,对上周人民币贬值情况进行分析后可发现,中间价向升值方向贡献451个基点,收盘价向贬值方向贡献1203个基点。可见,本轮贬值的主要驱动力仍是市场力量,而不是政策因素。解运亮进一步分析称,从收盘价与中间价的月度平均价差来看,5月以来达240个基点,次于2015年“8·11汇改”启动当月(334个基点),不过超过了2018年6月至10月中美贸易摩擦升级时的水平(最高为124个基点)。这表明,从市场力量来看,当前人民币仍然面临贬值压力。

  平安证券研报称,回顾2019年年初以来的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走势,可以用“一波三折”来形容。年初至2月底,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由6.86攀升至6.69,升值了2.5%;2月底至4月中旬,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呈现水平盘整态势,中枢水平约在6.70上下;4月中旬至5月上旬,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从6.70贬值至6.79,贬值了约1.5%。

  那么,从当前形势看,人民币是否会出现大幅贬值?解运亮表示,目前外汇市场预期人民币贬值的幅度并不高。人民币无本金交割远期合约(NDF)显示,离岸市场预期1年后人民币汇率水平为6.87至6.88,在当前汇率基础上贬值幅度在500个基点以内,贬值预期处于“8·11汇改”以来的低位。回顾2016年1月和2017年1月,预期贬值幅度分别超过2800个基点和3100个基点。兴业研究报告称,本轮市场情绪受消息面影响的程度弱于2018年6月,美元对人民币上行的速率相对可控。

  从基本面看,有分析人士称,当前人民币汇率的基本面优于2018年第三季度。最近几个月,中国实体经济表现已经有了明显改善,4月份PMI为50.1%,继续处于扩张区间;一季度社会融资规模累计增加了8.18万亿元,是历史同期最高水平。

  从跨境资金流动角度看,平安证券研报称,中国面临的跨境资本流动状况从年初至今呈现明显的改善态势。无论用银行代客结售汇差额还是用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差额来刻画的短期资本流动状况,在2019年上半年都要比2018年下半年显著改善。国际收支方面,2019年一季度,我国经常账户保持顺差,直接投资和证券投资持续净流入,储备资产稳定增加,国际收支保持基本平衡。这也是2019年一季度在美元指数走强的背景下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仍在升值的原因。

  监管部门此前多次强调,不会搞竞争性贬值,不会将人民币汇率作为工具来应对贸易争端等外部的扰动。外汇专家韩会师表示:“过去数年人民币汇率大幅波动,中国外汇储备虽然下降了1万亿美元,但同时也获得了不少宝贵的经验。其中之一就是,在全球市场扩张乏力且国际博弈日益激烈的环境下,汇率贬值对刺激出口的作用不显著,但对民众信心的负面冲击却十分强烈。”解运亮表示,人民币若大幅贬值至少会带来三个方面的副作用:一是人民币资产价格重估,二是伤及人民币国际化的基础,三是伤及其他贸易伙伴的利益。

  韩会师认为,越是面对复杂的国际环境,越是需要确保市场信心的稳定。面对突然发生的市场情绪波动,在跨境资金流动和国际收支总体情况并未出现严重失衡的情况下,比较稳妥的策略选择是加强资金流动监控,继续保持严格的跨境资金流动管理。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