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本报关注CURRENT AFFAIRS
本报关注 / 正文

脱贫攻坚战在横断山深处打响

云南迪庆藏区金融助推脱贫攻坚纪实

  金融部门: 关键时刻发挥关键作用

  迪庆藏族自治州地处横断山区腹地,境内高山耸峙,大河奔流,形成两山夹一江、两江夹一山的奇特地貌,是怒江、澜沧江、金沙江“三江并流”的核心区域,滇、川、藏三省(区)结合部,全国10个藏族自治州之一,也是云南省唯一的藏族自治州。在2.3万平方公里的辽阔土地内,散居着41.2万各族群众,少数民族人口占总人口数的80%,除主体民族藏族外,还生活着10万余人口的“直过民族”傈僳族。由于众多原因交织,迪庆州扶贫基础条件差、贫困人口多、贫困程度深、贫困发生率高,被列为全国14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之一。国家重点帮扶“三区三州”之一的迪庆州曾经是全国最贫穷的地区之一。

  脱贫攻坚战打响以来,迪庆州突出精准、务求实效,积极克服困难,全力打好精准脱贫攻坚战。截至2018年底,全州的脱贫攻坚工作取得重大阶段性成果:在州内均属国家扶贫工作重点县的3个县(市)中,香格里拉市和德钦县已通过检查验收并被批准脱贫摘帽;维西傈僳族自治县计划于今年底脱贫摘帽;全州仅去年就有11739户45700人告别了贫困,贫困发生率从脱贫攻坚之初的25%下降到2019年1月的3.57%。

  4月中旬,记者在迪庆州采访期间,接触到10余户告别贫困的各族农民,他们洋溢在脸上的笑容深深地感染着我们。

  前来人行迪庆中支调研的迪庆州州长齐建新评价说:“迪庆金融部门是全州脱贫攻坚中的一支重要力量,在关键时期发挥了关键作用。”

  “在扶贫工作中,我担当了吗?应该怎样担当?”这是迪庆州金融助推精准扶贫教育日活动的主题。自脱贫攻坚战打响以来,州内金融部门的每一位员工都在讨论和思考着这一问题。据民族宗教部门的调查,在傈僳族村民中,全部家当只值1000元左右的农户并不鲜见,对这些农户进行金融帮扶,财产抵押和担保都行不通。摸清全州所有农户的经济情况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但又是金融助推精准扶贫绕不过去的基础工作。如果舍此,金融进万家便是一句空话,创新推出金融惠农产品便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2017年初,经人民银行迪庆中支和迪庆农信社请示、报告,迪庆州委、州政府大力支持,“三个一百”工程轰轰烈烈展开。全州3个县市的县乡两级政府都分别成立了推进“三个一百”工作领导小组。领导小组的工作目标既实际又高远:农户经济档案建立面及符合贷款条件农户授信面达到100%、建档立卡贫困户建档评级面达到100%、符合信贷条件的农户申贷满足率达到100%。而后,由州内抽调而来的530余名驻村扶贫工作队员、村组两级干部、社保代办联络员以及基层农信社大部分职工,组成50个工作组,走村串寨、驻村入户开展农户经济调查,收集整理和更新所有农户经济档案。历时半年多时间,数据收集整理、系统信息录入、逐户评级授信等一系列工作全面完成,州内8.13万农户全部建立和更新了经济档案。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迪庆州首次开展的最为全面、准确和成功的一次金融基础性调查,至此,全州每一户农户的经济情况得以摸清。

  对于当年工作组驻村入户调查的情景,香格里拉市金江镇吾竹村格瓦二组组长胡卫华至今记忆犹新。金江镇是迪庆州实施“三个一百”工程的试点,格瓦二组则是试点里最先开展工作的地方。当时,5名工作队员入驻村里,还有3名村组干部全程配合,大家马不停蹄地紧张工作了7天。他们调查的内容包括:摸清农户经济情况,包括宅基地、房产、生产生活用具、承包地以及目前开展的种植、养殖、务工等情况和预期收入等,一项不漏地换算为货币数据表现出来;了解农户与金融单位之间的经济往来关系,特别是近3年来是否在金融单位有存款、贷款情况,是否按期还本付息、是否通过其他渠道借贷以及家庭负债情况等;了解农户中的成年人,特别是户主在遵纪守法、品德修养、性格脾气、邻里关系、生产致富等方面的情况。上述内容摸清后,根据之前设计的方案逐项打分、评定级别,依级别确定农户的授信金额,并将评级授信结果公示,接受群众监督。对格瓦二组42户人家,授信额度最高的达30万元,最低一户也有5000元。这一做法在金江镇全面推开后,对全镇4932户农户全部建档授信,授信总金额达3.5亿元,户均授信7万元。

  实施“三个一百”工程的好处在哪里?云南省农信社迪庆办事处主任孙绍先介绍,它有效地克服了农户申贷受理时间长、农信社调查放贷环节多等问题,极大地提高了农户申贷效率,满足了农户生产经营融资需求。在这一工程实施的2017年,迪庆州农信社累计发放农户贷款17.18亿元,较上年大幅增长215.56%,翌年又在上年基础上增长了57.08%,目前全州已有32%的农户使用了授信贷款。两年来,贷款利息回收率达97.6%,较云南省平均水平高8.78个百分点,在全省16个州市信用社中排名第二。

  格瓦二组村村民吴志帆的话语更为直接:“我拿着一次授信、3年使用的‘惠农卡’到信用社,不到一小时就办完了借款手续,这是过去想都不敢想的事。”今年春节期间,吴志帆的小孩因燃放鞭炮,不慎引发火灾,烧毁了家中的牛厩和厨房。这户刚刚脱贫摘帽的农民是否会因灾返贫呢?记者步行前往他家一探究竟。只见火灾残迹还明显可见,而距烧毁地几十米外的地方,一栋占地200多平方米的砖混墙壁、钢架屋顶的畜厩已建成。吴志帆笑言:“ 原来畜厩小,只能养5头牛,早就想扩大养殖规模。受灾后,农信社授信给我家12万元,其中10万元建了这间新牛厩,并完全按科学化养殖的标准建设,计划今年底养牛20头左右,明年养到50头。”他对养牛业充满信心,“现在牛价高,销路不成问题,估计一两年就能把火灾的损失补回来。”

  目前,迪庆州金融部门又在进行着另一项金融基础性工作,那就是建设信用乡镇、村。目前在已建成授牌的3个乡镇、15个村委会里,农民享受到了贷款利率优惠等优质服务。随着该项工作的推进,更多的农户将得到便捷的金融服务。

  傈僳族村寨: 从原始社会“搬到”社会主义社会

  “进来坐坐嘛!”见记者一行走来,正在清扫庭院的傈僳族村民余从明打开院门,邀请我们到家里做客。

  这是一栋呈T字型的两层砖混新楼,167平方米的建筑面积安排有一间客厅、3间卧室、一间储物室。最为醒目的是二楼还建盖了一间木楞房——这是傈僳族村民世代居住的传统干栏式建筑。过去,傈僳族村民人畜混居,即使在卧室里,也就只有一个就地挖掘出来的火塘,白天家人围火塘烤火、做饭,晚上围火塘取暖而宿,不少人家拿不出一床像样的被子。了解并熟悉这个从原始社会直接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直过民族”历史的我们不禁感慨万千。

  余从明的家在维西县攀天阁乡美洛行政村那米新村。全村18户村民都住进了规格统一的崭新楼房里,这些民居组成相向而立的两排;村东头有村民会议室等,旁边是村民集会和娱乐的地方;村西头则是一长排畜厩,每家分有一大间,养鸡、养猪、养牛的地方均有……一看便知,这是一个规划有序、功能齐全的移民新村。村民们见农发行维西县支行信贷部经理赵忠文随我们而来,争相与之问好,亲热劲儿惹人羡慕。

  原来,在那米新村的建设过程中,有着农发行支援的一段佳话。那米新村村民原来居住的那米村坐落在澜沧江边,全村近百亩薄土瘦地像带子般挂在陡峭的山脊上,这里不通公路,人畜饮水困难,粮食产量很低,已到了“一方水土养不起一方人”的窘迫地步。特别是前几年地震引发的地质灾害使村落随时都有塌陷被埋的危险,异地搬迁成为帮助这个住满特困户村落脱贫的唯一出路,也是阻断居住在这里的傈僳族同胞贫困代际传递的最好出路。当政府相关部门在商议该村搬迁事宜、选择搬迁地点时,农发行迪庆分行及维西县支行主动作为,提前介入、超前谋划,成功将其列入扶贫资金优先使用的项目库中。2016年冬,新村建设即将上马时,部分资金却迟迟没有落实,农发行作出一项大胆决定:行里除按计划贷给每户8万元易地扶贫搬迁贷款外,还按工程进度垫支政府承担的每户6万元的公共基础设施建设费用。农发行维西县支行派出3名员工进驻工地,实行全程监督。2017年村民搬入新居时,工程没有突破预算,且一次通过质量验收。那米新村成为迪庆州易地扶贫搬迁的一个成功范例。

图为傈僳族古村寨远眺。

  在迪庆州采访期间,我们在维西县看到不少规划有序、水电路网(网络)校(学校)设施配套齐全的移民新村,为了全州这一脱贫攻坚“头号工程”的顺利实施,仅农发行迪庆州分行就注入了6.15亿元的扶贫搬迁贷款,其项目覆盖符合六类区域的安置点102个,惠及搬迁对象2322户、8740人。

  “搬得出,稳得住,能致富”是易地扶贫搬迁追求的高远目标,也是务必达到的具体要求。在那米新村,由农行贷款支持建立起来的特色产业合作社,扶持村里的10户傈僳族村民规模化养鸡,出栏的土鸡大部分由合作社收购销往南京市;在农行的信贷支持下,一家茶产业公司入驻那米新村,发动和扶持村民种植了200亩台地茶,村民在此就业;通过农信社的授信贷款支持,村民家家户户种植中药材,总面积达98亩。如今,那米新村已有超过一半的村民脱贫,到今年底全村将告别贫困。

  在易地扶贫搬迁中,搬得出是起点,稳得住是基础,能致富是目的。在实施这个相互衔接、缺一不可的系统工程中,迪庆州各金融单位齐心协力、配合默契,不让其中的一个环节和链条脱节。去年11月,金沙江上游因山体滑坡,形成巨大堰塞湖,湖水溃堤下泄时,地处下游的迪庆州境内金沙江两岸的企业和村民均遭受了损失,德钦县雪域油橄榄资源开发公司就是受灾惨重的企业之一。当时,公司按合同应支付一笔货款,按期从国外购进早已预定的油橄榄加工设备,却拿不出这笔资金;如毁约,先前支付的100万元定金就将打了水漂。州扶贫办和州农信社的负责人员找上门来,共商企业脱困难题。经反复讨论、权衡利弊,州农信社大胆创新,引进州内惠润融资公司为企业担保,很快为雪域油橄榄公司授信并发放贷款500万元,解了企业的燃眉之急,也使这个初创的企业起死回生。

  德钦县农信社主任姚李鹏说,这是迪庆州引进的唯一一家油橄榄加工企业,负责收购全州2653户农民近几年种植起来的4600多亩油橄榄,在这些种植农户中,相当一部分是易地扶贫搬迁户,其中有建档立卡贫困户203户、1437人。这家企业的兴衰关系着上千农户的切身利益。

  易地扶贫搬迁是迪庆州实施脱贫攻坚八大工程中的一项,在其他七大工程的实施中,几乎处处都可看到金融助推的身影。迪庆处处是山,山多、树木多,林下野生菌自然也多,迪庆出产的松茸、羊肚菌质量上乘,长期出口日本、香港等国家和地区。每年光采摘松茸一项,一些村组农户的户均收入就超万元。为了护住迪庆的绿水青山,也为了让农民从林下经济中永续获得收益,迪庆州创新性地实施了生态扶贫工程,在全州范围内选聘符合条件的10479名村民作为生态护林员,他们每人一年有8000—10000元工资,平时上山巡护,还可顺便捡拾野生菌、干农活等,人保财险迪庆分公司为其中3147名出自建档立卡贫困户的生态护林员办理了团体人身意外伤害保险,人均投保20万元。在实施健康扶贫工程中,中国人寿迪庆分公司为挂钩帮扶的3个自然村、111名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免费提供了人均2万元的意外身故残疾金及5000元的意外医疗金、6000元的住院医疗补贴。

  产业扶贫: 高山农庄酒飘香

  迪庆州的春天姗姗来迟。时至4月中旬,州府所在地独克宗古城里的柳树才冒出些许嫩芽,这里夜间气温徘徊在0℃;7天的采访,记者所到之处,举目可见银装素裹的雪山,迎面吹来的风中裹挟着刺骨寒意。在这个“猫冬”成习俗的地方,今年却人勤春来早:在澜沧江、金沙江两岸的低海拔地区,村民们正忙碌着给葡萄园松土、施肥、灌水,斑驳陆离的葡萄藤曼上长出了油绿的新叶。仅在两条大江的两岸,迪庆州各族群众已种植优质酿酒葡萄近2万亩,建成中国第二大冰葡萄酒原料基地。在中海拔地区的山峦间,村民们犁开刚刚解冻的土层,挖沟、开墒,不误节令种上各种中药材。如今,迪庆州中药材种植面积已达10余万亩,成为云南也是全国的名贵中药材生产基地之一。在高山草甸间的一块块农地里,青稞已扬花吐穗,村民们正抓紧后期管理,使其颗粒饱满,丰收到家。如今的青稞已不仅仅是藏民的口粮,还成为迪庆高原特色商品如青稞酒、青稞糕点的重要生产原料,种植面积逐年增加,目前已达20多万亩。

  维西县塔城镇启别村如今一派繁忙的景象:从镇上通往村里的3公里多狭窄土路正在拉直、加宽、硬化;村里上百户藏族、纳西族、傈僳族人家都在忙着装点院落,美化房屋外墙;村里村外的沟渠两侧、池塘周围、道路旁,正在种植各种花木……村里哈达农庄总经理和绍辉笑盈盈地说:“下次来别住宾馆啦,就住在我们农庄里的民宿吧,纳西族四合院、藏族的藏式楼房、傈僳族具有干栏式特点的民居,随你们挑选。吃的是农庄养殖场养殖的生态猪、鸡;喝的是农庄酒厂酿制的上好冰葡萄酒。白天,你们可到对面不远处的山上观赏滇金丝猴;晚上,就在农庄的大场院里与村民们一起唱歌跳舞。”原来,哈达农庄正向一个乡村旅游企业发展。

图为香格里拉酒业公司酒窖里的橡木酒桶。

  4年前,启别村哈达组纳西族村民和绍辉学习外地经验,邀约村中50户农民建立起葡萄种植合作社,缺乏资金成为前进路上的一大拦路虎。农业银行维西县支行敏锐地看到,这一合作社如办得好,将在发展当地经济、帮助村里及其周围村落建档立卡户脱贫上发挥重大作用,因此,该行及时前往出谋划策,建议合作社拓宽融资渠道,构建新的企业模式。和绍辉听取农行建议,将农户的160亩耕地折价入股,占35%的股份,其余资金向银行借贷,合作社由此成为股份公司。2016年,公司决定将过去单纯买原料葡萄改为自己酿酒加工出售。农业银行论证后,很快办理完3000万元的贷款。而后,一座年产70吨冰酒的酒厂建成,生产的冰酒很是畅销。随着葡萄种植面积的不断扩大,酒厂规模已远远适应不了需要,去年秋,农业银行又发放4000万元贷款用于酒厂扩建。记者来到哈达农庄采访时,酒厂已经扩建完毕,一条酿酒生产线正在试运行,车间内几十个硕大的贮酒罐引人注目,生产规模扩大至年产300吨。如今,哈达农庄的固定资产已达9000多万元。

  哈达农庄在脱贫攻坚中发挥了多大作用?作为哈达农庄股东的哈达村民小组50户人家早已全部脱贫,其中包括3户建档立卡贫困户。农庄采用公司为农户担保等形式,从资金、种苗、技术等方面,扶持托洛顶村80户傈僳族农民、肯次布村140多户纳西族农民种植葡萄,并全部以保护价收购。农户种植一亩葡萄年均收入4500多元,带动近百户贫困户脱贫。

  在迪庆州,要说葡萄酒的生产规模,当数建于香格里拉经济开发区内的香格里拉酒业股份有限公司。目前,这家公司已跃升成为云南最大的葡萄酒、青稞干酒生产基地,也是最先进的葡萄酒、青稞干酒产品研发基地。

  万事开头难,香格里拉酒业公司也是如此。创建伊始,建设酿酒生产线耗去了大笔资金,其后向农民提供葡萄种苗、从国外购买橡木酒桶、收购葡萄支付农民货款……流动资金捉襟见肘成为常事。农发行迪庆州分行经过调研,根据对方流动资金需求特点,发放了5000万元农业产业化企业2年期流动资金循环贷款,并指定一名信贷员联系该厂,如企业需要其他贷款时灵活解决。自2005年发放首笔贷款至今,香格里拉酒业公司已累计使用流动资金6.04亿元。谈及此,公司财务总监粟远臣心怀感激:“农发行都是上门服务,贷款抵押登记、评估费用都由银行承担,仅此一项每年就为企业省下近10万元。”

  在农发行的倾心支持下,香格里拉酒业公司快速发展,企业总资产达4.39亿元,实现年销售收入3亿元以上,年上缴税收2000多万元。企业采用“公司+基地+农户”的订单生产经营模式,与贫困村和建档立卡贫困户签订种植购销合同,实行统一培训、种植和保护价收购。不少农民在自己的土地上“打工”,实现了企业和农民双赢。到去年底,公司仅在德钦县就发展种植葡萄13850亩,当年收购葡萄5594.7吨,农民增收3471.2万元。

图为维西县金融部门到伟宏农特资源开发有限公司考察药材收购情况。

  在维西县康普乡政府所在地,信心满满的伟宏农特资源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卫红领着我们参观刚刚落成的集收购、加工、贮藏、销售为一体的中药材、核桃仁生产基地。李卫红说:“在建设资金中,有800万元是从农信社贷的5年期固定资产投资贷款。”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新基地建成后,药材、核桃经过初加工后再出售,利润可比原来单纯买原料增加三成以上,不用几年就能还清贷款。康普乡农信社主任和春华笑着说:“你们公司是信用社授信的A级企业,信誉一直都很好。目前,社里正在研究你们报来的300万元贷款申请,估计不久就会审批下来。”

  维西有着独特的气候、土质条件,加之森林密布,中药材众多,是享誉全国的中药材之乡。瞄准这一点,李卫红于1996年邀约村中农户,成立了卫红中药材种植专业合作社,当年就得到农信社30万元的贷款,以后,农信社不断支持他。2019年伟宏公司成立,企业迈上了发展的快车道,他在扩大经营规模中也探索出资金入股分红、土地流转收益、订单农业、就业和产业扶贫4种既助推脱贫攻坚又促进企业发展的新模式。公司采用4种模式帮扶农户1393户,其中建档立卡户1050户。

  在金融之力助推下,一个个农业产业化企业在迪庆高原涌现,搞活了藏区经济,也带动了大批农户脱贫致富。

责任编辑:韩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