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本报关注CURRENT AFFAIRS
本报关注 / 正文
我国支付服务市场开放迈入新阶段
杨涛 中国社科院金融所支付清算研究中心主任

  

  9月30日,人民银行正式批准PayPal旗下美银宝完成对国付宝的70%的股权收购,从而使得PayPal最终获得我国支付服务市场的准入许可。回顾历史,自2010年建立支付业务许可制度以来,我国支付服务市场快速发展,支付机构也在零售支付服务领域发挥了愈加重要的作用。如今,在全球都具有重要影响力的PayPal即将深度参与我国支付市场,意味着支付清算基础设施的建设与开放已经进入到新的历史阶段。

  众所周知,推动金融业进一步对外开放既是我国金融业自身发展的需要,也是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内在要求。习近平总书记早在2017年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就指出,“要积极稳妥推动金融业对外开放,合理安排开放顺序”;此后又在2018年博鳌亚洲论坛演讲中宣布将大幅放宽包括金融业在内的市场准入。在理论与实践中,各方逐渐形成共识的是,虽然金融开放会带来某些不确定性和挑战,但如不经历“大风大浪”而只在“小河小溪”里运行,金融体系将永远难以适应国际金融市场竞争规则。

  以支付清算体系为核心的金融基础设施建设,是顺利推进金融改革的出发点与前提。正如经济增长离不开道路、机场、港口等基础设施建设一样,健全的金融体系也与金融基础设施完善程度密切相关。应该说,开放的金融体系离不了开放的支付清算体系。在大额支付系统、小额支付系统、证券清结算系统中,小额零售支付虽然规模有限,但由于跟老百姓的生活息息相关,因此推动其“双向开放”也是解决金融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的重要环节。

  应该说,我国支付市场开放已经进入了战略机遇期,并且相应的顶层设计已经初步完成。一方面,近年来诸多大型支付机构“走出去”进行全球布局,积极输出支付服务、技术、标准和网点,海外优秀的支付机构也在不同层面服务国内经济社会发展,并为“引进来”做好各项准备。另一方面,2018年3月,人民银行经国务院批准印发了公告,明确外商投资支付机构准入和监管政策。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司长温信祥也撰文指出,“坚持走出去和引进来并重,统筹利用境内境外两个市场和两种资源,丰富支付服务供给,让支付行业开放的红利更好地惠及广大人民群众。”

  在建国七十周年之际,以PayPal“入华”为节点,可以预计,历经风雨、茁壮成长的我国支付服务市场将再上一个发展的“新台阶”。

  其一,这将有助于经济的开放式、高质量发展。从全球来看,零售支付服务都不仅是着眼于支付本身,而是成为商业模式的重要组成部分。尤其在我国,新兴支付手段与电子商务、数字经济的蓬勃发展已经密不可分。据埃森哲数据显示,到2020年,中国跨境B2B电商交易额将达到1.24万亿美元,全球占比超过一半。可见随着国际一流支付机构参与到B2B跨境支付领域,势必会进一步助力我国跨境经济活动的持续、快速、健康发展。

  其二,更好地满足居民多元化的支付需求。PayPal等海外支付机构通常具有扎实的商业基础、丰富的创新经验和规范的管理机制,“入华”之后同样可以发挥出自身的比较优势。例如,虽然B2C跨境支付领域竞争日趋激烈,但仍然有诸多可创新的蓝海。在服务于我国居民“走出去”、海外居民“请进来”的过程中,海外支付机构同样可以努力抓住“痛点”来拓展业务。此外,在服务我国居民的本土需求方面,海外支付机构或许并不具备短期优势,但通过市场化竞争来落地场景、增加客户黏性,最终还是有利于增进消费者利益。

  其三,能够有利于优化支付市场结构,完善产业链布局。客观来看,我国第三方支付服务市场的集中度令人担忧。据统计,行业排名前十位的支付机构,占据整个行业市场份额的99%左右。与头部机构相比,众多中小支付机构缺乏核心竞争力、业务同质化、内部控制不完善,增加了市场结构的失衡与脆弱性。可以说,引入PayPal等海外支付机构,有助于缓解市场结构的缺陷,降低集中度风险,优化支付服务定价机制,促进整个零售支付产业链的进一步优化与重组。

  其四,推动“国际惯例”与“本土特色”的融合,强化支付产业内生活力。一方面,当前全球支付体系都进入到加速变革时期,在支付手段不断创新的同时,监管规则和业务标准也趋于完善。PayPal等支付机构更加适应国际市场“游戏规则”,也更加了解发达国家的支付消费者偏好与文化。另一方面,国内的“支付+”探索快速发展,即依托支付可以衍生出大量的附加金融和非金融服务,成为中国特色支付创新的重要内容之一,但也面临合规性的挑战。由此来看,当国际与本土特色“近距离碰撞”,显然对于整个支付行业的管理、业务、模式、渠道创新都利大于弊,也有助于本土机构在竞争中提升“走出去”能力。

  其五,可以更加有效地进行多层次支付风险管理。近年来,我国支付市场在快速发展过程中,也出现了一些风险与问题。从2017年以来监管动向看,央行的思路开始从单个重要环节整顿,向支付全流程规范发展,旨在实现对支付产业链条的监管闭环,最终使得支付交易、清算、结算的功能环节清晰,参与者的相应风险和责任更加明确。海外支付机构在风险管理的技术、理念、规则等方面都有自身“独到之处”,有助于我们在行业与监管互动中借鉴经验,更好地把握效率与安全的“跷跷板”,乃至进一步探索国际化支付类“监管沙盒”边界。

  其六,能够助推支付清算法律制度的完善。支付服务市场开放需要伴随以国际化的制度规则,从而符合全球支付清算变革的大趋势。尤其在我国,进一步开放有助于倒逼支付清算体系的上位法建设。因为现有规则大量属于行政法规、国务院文件和部门规章,总体上法律层级比较低,有些基础规则相对滞后,已经难以适应现代支付体系的发展需求,尤其对侵犯金融消费者权益的处理标准和力度缺少威慑力,违法违规的成本偏低,导致市场乱象屡禁不止。同时,还有许多支付清算设施尚未纳入《金融市场基础设施原则》的评估范围,或难以适应规则要求。相信在双向开放环境下,这些“制度短板”将会加快完善。

  当然,支付市场的开放也并非一帆风顺,也会给国内支付行业、支付监管都带来更多挑战,但整体上肯定有助于统筹构建“多层次新型国家支付体系”,并且在开放环境下推动实现支付账户、渠道、手段、组织、模式等多方面的合作共赢。

责任编辑:王小平
视频新闻VIDEO NEWS

推进国债下乡的重庆范本:金融课堂扶智 切块销售互农

让企业少跑腿让数据多跑路 央行国库业务创新释放“放管服”改革红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