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本报关注CURRENT AFFAIRS
本报关注 / 正文
纾困疫情影响下的小微企业

  2020年的第一只黑天鹅已经飞出。春节期间,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爆发,对全国范围的餐饮、旅游、交通、影视行业等消费影响较大。

  在疫情仍在演化、诸多地区延迟复工的背景下,全国上下都高度关注疫情可能对经济、金融领域带来的冲击。2月3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召开会议,研究加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强调指出,疫情严重的地区要集中精力抓好疫情防控工作,其他地区要在做好防控工作的同时统筹抓好改革发展稳定各项工作,特别是要抓好涉及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战脱贫攻坚的重点任务。要密切监测经济运行状况,聚焦疫情对经济运行带来的冲击和影响,围绕做好“六稳”工作,做好应对各种复杂困难局面的准备。

  产业冲击可控,新业态有新机会

  中小微企业能否熬过这一轮疫情危机?这是大家最关心的问题。按照国家规定,企业不得提前复工,特殊情况提前开工的应支付双倍工资,这对一些本就岌岌可危的中小微企业主而言可能是难以承受的重负。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张明在接受《澳门网上博彩排名》记者采访时表示,在肺炎疫情仍在持续的情况下,很多中小微企业在遭遇很大的经营困难。例如,交通、旅游、餐饮、娱乐等行业遭受重创,而上述服务行业中的绝大多数都是中小微企业。有些企业为春节期间准备了大量存货,资金链崩得很紧,可能面临存货堆积如山、资金链即将断裂的窘境。

  为保障中小企业平稳运行,各地都紧急出炉了应对方案。1月30日,广东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人民银行广州分行、广东银保监局、广东证监局联合下发通知,针对零售、物流、文旅等受疫情影响企业的金融纾困,提出金融机构可合理采取延期还贷、降低利率、减免逾期利息等措施,帮助企业渡过难关,四川、苏州等多地也出炉多项具体政策,包括对不裁员或少裁员的参保企业,可返还其上年度实际缴纳失业保险费的50%;对承租国有资产类经营用房的中小企业,1个月房租免收、2个月房租减半等措施,尽量减轻企业负担。

  除了自身停工、停产的企业,产业链条上下游企业也会受到波及。作为一个人口过千万的超大型城市,也是中国制造业产业链上的关键一环,受疫情影响而“封城”的武汉自身受困,影响深远。作为电子、汽车、医药的产业重镇,如果武汉的生产和物流停止,一些湖北以外的产业链下游企业可能也会面临断供、停产。

  对此,张明表示,疫情将对湖北各地所处的相关产业链形成负面冲击,冲击既可能向产业链上方衍生(例如原材料与中间产品),也可能向产业链下方扩展(例如加工装配)。不过,考虑到湖北省各地所处的产业链大多数并非非常特殊或独占,因此,湖北企业与产业链相关企业可能遭受的损失,很大程度上会被其他地区类似产业链的替代性收入所对冲。因此,只要湖北地区的严重疫情并未向其他地区扩展开来,那么疫情对总体进出口贸易格局的影响并不算大。

  一些新业态、新模式或许能找到新的发展机会。2月3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强调,着力稳定居民消费,加快释放新兴消费潜力,而对于企业而言,也是思考发展新业态、新标准的奇迹。 “疫情对需要大规模人群聚集的生产型企业影响较大,但是这些企业科研、创意等相关活动并未停滞,不少企业还采取了弹性工作制的办法,或鼓励远程办公。一些传统企业应当在这个特殊节点上思考,改革绩效考核办法。传统的上下班考勤打卡是否还有必要?是不是可以转换为目标管理法、关键绩效考核法?这次疫情应对促使企业思考,改革日常经营管理思路。同时,政府要做好协调工作,配套的交通、物流、医疗等基础保障要稳定有序,这是企业发展、运行的基础。” 万博新经济研究院院长滕泰表示。

  助力纾困:办法总比困难多

  疫情爆发后,社会各界都采取了积极行动。金融机构在中国政府的领导下,在通过捐款捐物、调度金融资源、特事特办等方面做了很多工作。2月1日,人民银行、财政部、银保监会、证监会、外汇局等五部委联合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强化金融支持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提出30条措施,从各个层面与角度支援疫情防控。

  “在疫情爆发后,没有看到大规模的融资成本上升现象,也没有看到大规模的金融机构抽贷断贷现象,” 张明告诉记者,“实体企业面临的压力在疫情过去之后可能进一步上升,这就需要金融机构在疫情基本结束之后,也应延续在疫情期间的很多政策。尤其是在新增贷款方面,仍应该对疫区企业或者相关中小微企业给予一定的优惠措施。”

  “这次金融机构有很多对中小微企业、对受疫情冲击的企业的支持性政策。例如,对受疫情影响较大的行业企业以及受延迟复工影响的企业,银行业金融机构可合理采取延期还贷、展期续贷、降低利率、减免逾期利息等措施,帮助企业渡过难关,”滕泰提示,“不过这些短期可行,长期来看还是要通过市场机制解决。从长效机制建设层面来看,应该打破垄断,促进竞争,实现融资方式多元化,这样才能真正缓解优质企业的融资压力。”

  企业急需纾困,而金融机构亦需在风险防控与支持两方面寻求平衡。张明建议,“一行两会”在货币政策与金融监管方面可以继续实施或强化一些差别化的政策。例如,央行对部分中小微企业放贷积极的金融机构实施更加优惠的差别准备金制度,或者提供更加优惠的流动性支持;银保监会可以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对金融机构实施差别化的宏观审慎监管措施,以鼓励金融机构加大对疫情期间实体企业的逆周期支持力度。

  “除了金融方面的支持,政府应该加大逆周期财政政策的力度,例如应该加大国债的发行规模,加大对中小微企业的减税降费力度,暂缓个人所得税的综合征收、对遭遇冲击较大的特定行业企业提供一定程度的补贴等。此外,应该增加地方专项债发行规模,并规定将更高比例的筹集资金用于基础设施投资;同时,还要加大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力度,尤其是国有企业混改、服务业向民间资本开放、加速各种性质的农村用地流转、推动更具包容性的城市化等。”他强调。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