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报道CURRENT AFFAIRS
深度报道 / 正文
长期看人民币汇率会保持基本稳定
未来国际化程度需进一步提高

  上周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波动较为剧烈。10月31日,人民币汇率一度下跌至10年来低点,突破6.97关口,市场情绪较为紧张;但自11月1日起,人民币汇率走势一扫颓势、迎来反弹,一天之内连续收复7道重要关口。随后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持续回调,离岸人民币一度收复6.87关口。

  有信心保持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

  11月2日,中国社科院金融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何海峰在参加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金融峰会(以下简称“峰会”)时对《金融时报》记者表示,人民币之所以大幅反弹,主要得益于两大因素,第一,中美两国最高领导人就贸易问题通电话,市场对贸易摩擦的担忧有所缓解,信心得到修复。11月1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应约与美国总统特朗普通电话,两国元首表达了保持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发展和扩大中美经贸合作的良好愿望,并确定将在阿根廷举行的G20会议期间举行会晤,就中美关系及其他重大问题深入交换意见。受此影响,市场对中美贸易摩擦的担忧明显缓解,国内市场信心得到修复,股市上涨,推动汇率升值。第二,虽然美元指数在10月29日至31日上涨0.1%,且连涨3周,但进入11月以来美元指数开始下行,从而支撑人民币升值。数据显示,本周美元指数最高上涨至97.19后连续两个交易日下跌,收盘报96.51,在CFETS指数相对稳定的前提下,美元指数下跌将导致人民币对美元升值。

  此外,11月2日,中国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在峰会演讲时表示正在探索推进人民币外汇期货上市。此举也令海外对冲基金担心远期人民币汇率定价权“旁落”,进一步削减了人民币空头头寸。

  近期人民币汇率在6.9下方试探,市场出现未来人民币是否会“破7”的猜测。何海峰表示,“7”其实只是一个普通的数字,实际上“6.99”与“7.01”没有本质上的区别,无需过分炒作。当前,人民币汇率的波动主要受一些短期因素影响,从长期看,我国有基础、有能力、有信心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今年以来,美联储已经加息3次,美元指数也随之上涨约5%。受利差及外部国际金融市场变化影响,新兴经济体货币普遍遭遇大幅贬值。数据显示,今年以来,新兴经济体平均的货币指数下降了11%,欧元下降了4.9%、英镑下降了4.6%,而人民币从年初到现在下降了5.9%,横向比较看,人民币表现仍然稳健。

  对于人民币国际化是否会受影响,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清华大学金融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马骏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自人民币双向波动以来,人民币国际化步伐放缓,离岸人民币市场规模较2015年的峰值有所下降。

  马骏表示,在一些“一带一路”项目投资过程中,虽然当地银行希望使用人民币进行交易、结算,但中资机构反而不愿意使用人民币进行投资和交易。“要在‘一带一路’国家推进人民币国际化,未来需要解决人民币跨境使用过程中存在的许多问题,比如具体操作流程过于复杂、政策理解有误、人民币与许多小币种兑换困难、缺乏汇率风险对冲工具等。”马骏表示。

  金融业改革开放继续推进

  随着近年来人民币国际化的不断深入,我国金融业一直在扩大开放,特别是今年年初以来,新一轮对外开放启动并提速。

  复旦大学泛海国际金融学院执行院长钱军对《金融时报》记者表示,扩大对外开放水平是推动中国加速国际化水平、刺激创新的重要一步。对外开放政策对国内证券业、银行业、保险业所产生的影响各有不同,未来金融机构也会呈现出不同的业态。目前银行业已形成三层梯队,券商业集中度还相对较低,而保险业已经处于混合发展状态。

  在钱军看来,国内券商的压力在于,在面对中国企业“走出去”需求时与外资竞争的实力有限。在国内市场上,国内券商仍需要继续提升专业服务能力,需要向外资券商的职业化、合规化、讲诚信看齐。同时,国内券商需要维持目前拥有大量客户资源、具备良好客户关系等优势。因此,外资券商会促进国内券商行业提升国际化和专业化水平,从这一点来说,加大金融业开放是利好国内券商业发展的。

  值得注意的是,重庆市金融监管局局长阮路在峰会上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重庆市围绕政策创新、项目落地两个关键,在政策创新、业务创新、机构创新、机制创新方面取得了明显成效。

  在政策创新方面,阮路表示,重庆银行机构可以开展跨境融资担保,人民币基金可以对外直接投资,跨境融资可以在外债授权额度内自主审批,这些都是在中西部乃至全国领先的创新政策。

  阮路举例称:“国家赋予重庆银行机构开展跨境融资担保试点,是自2007年跨境融资担保业务被叫停以来的首次放开,极大地提高了跨境融资项目的成功率。在已实现的70多亿美元跨境融资中,有近50亿美元的融资项目享受了政策带来的红利。”

  在业务创新方面,阮路表示,跨境房地产信托基金、“出口双保通”贸易融资、境外双外币融资等一批创新的跨境金融产品都是比较有代表性的,市场反响热烈,机构与企业也实现了双赢。“中西部地区首笔跨境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成功赴新上市,募集资金3.96亿新币,开辟了西部地区企业跨境股权融资新渠道。”

  此外,据阮路介绍,在机构创新方面,合资金融机构的落户、大型金融机构功能性总部的落地、重庆本土法人金融机构参与国际金融市场也具有一定代表性。在机制创新方面,中国、新加坡各个层级的合作机制实现常态化,双方合作创新效率明显提升,中新金融合作的影响力和覆盖面持续扩大。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