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CURRENT AFFAIRS
财经 / 正文

高额关税未必促使制造业和就业机会重回美国

特朗普贸易保护措施或难如愿

  特朗普一直宣称实施高额关税可帮助制造业和就业机会重回美国本土,然而事实可能并非如此。当前,制造业已逐步转移到了越南和孟加拉等成本更低的国家,实施高额关税并不会改变现状,只能令情况变得更糟。
  对全球经济而言,跌跌撞撞的2016年即将过去,充满挑战的2017年终将到来。候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即将正式入主白宫,他是否会履行承诺以及履行承诺的程度均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除减税和扩大基建投资的豪言壮语外,特朗普宣称将采取贸易保护措施的言论也不容小觑。联合国贸易部秘书长表示,全球2016年贸易增长预计为2.2%,依然处于较低水平。在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背景下,全球贸易的未来如何犹未可知。
  贸易保护硝烟再起
  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过渡团队发言人近日表示,特朗普计划让美国商务部长提名人罗斯负责贸易政策,并指出特朗普并不打算将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与商务部合并,但罗斯将主导大部分的贸易政策。有分析人士认为,此举标志着美国的贸易政策管理将发生显著变化并且显示出了特朗普计划打压竞争对手的意图。罗斯是钢铁业的投资大亨,他被外媒称之为“对美中钢铁贸易战经验丰富的人士”,有分析指出,提名罗斯主导贸易政策或将预示着贸易保护主义和贸易战争的渐行渐近。
  有业内人士认为,特朗普的反全球化计划短期内或将利好股市,但长期而言,会制约贸易和企业利润,束缚经济增长。记者了解到,特朗普提出的贸易保护措施涉及中国、加拿大和墨西哥,而这三个国家是美国重要的贸易伙伴,三国合计与美国的年均贸易总值可以达到19000亿美元,若将19000亿美元用面值1美元的纸币叠加,其高度可以达到从地球到月球距离的一半。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作为美国第一大贸易伙伴,两国年贸易总值可达6630亿美元,若美国对中国发起贸易战将破坏两国之间的贸易关系,这对美国而言并不是一个好主意。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分析称,若美国政府对中国实施高达45%的关税制裁,中国或将取消部分从美国进口商品的订单予以回击。与此同时,特朗普一直宣称实施高额关税可帮助制造业和就业机会重回美国本土,然而事实可能并非如此。当前,制造业已逐步转移到了越南和孟加拉等成本更低的国家,实施高额关税并不会改变现状,只能令情况变得更糟。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若美国对中国和墨西哥征收高额关税并遭到报复,美国或因此陷入经济衰退,并且失去500万个就业机会。更重要的是,贸易保护主义的抬头或将改变全球贸易规则,而这将对依靠全球贸易增长而获利的发展中国家制造业造成不小的伤害。
  全球贸易状况堪忧
  在贸易保护主义和逆全球化趋势的威胁下,全球贸易表现堪忧,各大机构都为此敲响警钟。早在今年9月,世界贸易组织(WTO)便下调了今明两年的进出口增长速度预期,并警告称,全球贸易增速将达到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与此同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也于9月呼吁各国进一步降低贸易成本,以促进贸易增长。IMF指出,投资疲软是贸易增速放缓的主要原因,而贸易保护主义抬头以及贸易自由化进展缓慢也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全球贸易的增长。
  正如IMF所言,若想通过降低贸易成本促进贸易增长,不断提高贸易自由化和贸易便利化水平显得尤为重要。近年来,各类贸易自由化协定层出不穷,相比之下,各国政府对提高贸易便利化水平的努力稍显不足。日前,世界经济论坛与全球贸易便利化联盟联合发布了《2016年全球贸易促进报告》,利用“贸易促进指数”对全球136个经济体在市场准入、边境管理、交通与数字化基础设施、运输服务以及商业运营环境等方面的表现进行评估。报告显示,东盟市场的开放程度已超过欧盟和美国,美国2016年的贸易促进指数仅排在第22位。
  事实上,在促进贸易便利化、自由化和降低贸易成本方面,人们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寄予厚望,但目前这一协定因美国的缺席而陷入尴尬。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约翰·麦凯恩在为英国《金融时报》撰写的文章中指出,退出TPP只会损害美国竞争力,而全球经济会更加开放并且更具竞争性,这与美国是否签署贸易协定并无关系。约翰·麦凯恩认为,TPP更多地关注非关税贸易壁垒,有助于推动知识产权、劳动力和环境法律等方面的改革,相比其他协定水平更高,有机会成为未来自由贸易协定的范本。“美国的贸易壁垒低于TPP其他成员国,而监管标准高于其他国家。TPP将取消超过1.8万项关税,有助于降低美国对其他11个成员国的出口成本,提高竞争力。”约翰·麦凯恩说。
责任编辑:yh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