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CURRENT AFFAIRS
财经 / 正文
拉加德肩上“担子”不轻

  11月国际金融界的“开门”大事,无疑是11月1日拉加德接任德拉吉成为欧洲央行首任女行长。现年63岁的拉加德今年7月在欧洲理事会上获得出任欧洲央行行长的提名,9月由欧洲议会投票通过,10月18日获正式任命。虽然拉加德曾因没有接受过正式的经济学培训而受到质疑,但在出任欧洲央行行长之前,拉加德的履历可谓是闪闪发光:律师出身的拉加德是法国第一任女性经济部长,七国集团(G7)首位女财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史上首位女总裁。从这些层面来看,如此光环加身的拉加德,的确有资格掌印欧洲央行。

  从政策延续性来看,拉加德无疑会是接替德拉吉的最佳人选,“超级马里奥”的宽松立场有望在拉加德执掌期间得到延续。执掌欧洲央行长达8年的德拉吉最大的功绩是带领欧元区渡过了欧债危机的艰难时刻,他那句赫赫有名的“不惜一切救欧元”曾让风雨飘摇的欧洲市场和欧洲经济转危为安。为刺激欧元区经济复苏,德拉吉领导下的欧洲央行自2014年6月起开启了负利率时代。2015年3月至2018年12月,欧洲央行又实施了约2.6万亿欧元的资产购买计划。

  与德拉吉类似,拉加德也是一名经验丰富的“危机斗士”,她与德拉吉一样喜欢激进和创新的货币政策。早在2014年6月,她曾表示,如果通胀持续低迷,她“当然希望”欧洲央行实施量化宽松——数月之后,欧洲央行宣布实施超级量化宽松。近年来,IMF对欧元区经济的年度评估非常温和,始终支持德拉吉的降息和刺激措施。当然,这并非是拉加德的一人之功,但她也被各界普遍归类为“鸽派”阵营。因此,从目前来看,拉加德的货币政策立场将延续德拉吉的宽松基调。

  不过,从目前的形势而言,拉加德掌印欧洲央行也绝非易事。德拉吉长达8年的量化宽松政策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欧洲的经济复苏,降低了失业率,保障了工资增长。但是,欧元区通胀率一直未达到2%的目标,欧元区经济如今重现困境,欧洲内部对于超级货币宽松政策的分歧正在加大。欧洲央行9月发布报告称,今年欧元区经济增速持续放缓,一季度增长0.4%,二季度增长0.2%,三季度有可能进一步下降。IMF则预测,今明两年欧元区经济将分别增长1.2%和1.4%,低于2018年的1.9%。作为欧盟第一大经济体,德国今年第二季度经济萎缩0.1%,第三季度有可能继续收缩。

  对于欧洲央行出台的超级货币宽松措施,德国、荷兰和法国长久以来都存在着不同声音。超级货币宽松的确拯救了欧元,却也埋下了欧洲经济的“毒瘤”,并始终未能成功实现欧洲央行的通胀目标。低利率对储户影响巨大,政府和企业债券的收益率很低,甚至为负,以至于有观点猜测,欧元区是否会像日本一样陷入一个“失落的十年”。在此之中,反对声最大的是德国,焦点也主要集中在其创纪录的负利率和伤害德国储户的廉价信贷。德国总理默克尔曾表示,欧洲央行根本是为欧元区里面一些弱势小国来制定货币政策。

  除了货币政策分歧加剧之外,拉加德还需面临的另一大“重担”,是在欧元区经济增速放缓之下,超级货币宽松政策的边际效益正在递减,欧洲央行货币宽松的“弹药”已经接近极限,后续政策空间十分有限。如何更有效地与欧元区国家领导人沟通,呼吁德、法等国出台相应的财政政策,以支持欧元区的货币政策,将成为未来欧洲央行行长的一大重任。不过,与立场强硬的德拉吉相比,拉加德在这方面更具优势。除了作为传统女性的优势之外,拉加德丰富的外交技巧也是令其备受赞誉的地方。由于在IMF的履历,拉加德拥有直面世界上一些最强硬领导人的经验。这在欧元区出现分歧意见时,保持欧洲央行的独立性、避免受到政治两极攻击等方面,可谓是一项必要的技能。未来,拉加德一流的外交技巧或有助于推动欧洲政客们承担更多提振增长的重任。

责任编辑:杨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