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CURRENT AFFAIRS
财经 / 正文
美联储货币政策主导短期美债收益率

  在市场避险情绪以及美联储货币政策的共同影响下,美国国债收益率自今年8月以来呈现出了明显的下行压力。专家表示,此前市场对美联储降息预期的不断增长,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短期美债收益率的下行压力。此外,美联储的扩表也将对短期美债收益率产生影响。美联储于10月15日正式重启扩表行动,此举将直接压低短端利率,促使收益率曲线进一步陡峭化。

  在市场避险情绪以及美联储货币政策的共同影响下,美国国债收益率自今年8月以来呈现出了明显的下行压力。不过,随着风险事件以及美联储货币政策路径的发展和转变,美国国债收益率前景也可能随之发生变化。

  从目前的情况看,全球债券市场已经展现出了明显的负收益率特征。全球负收益率债券规模已接近17万亿美元,德国、意大利、法国以及日本均已迈入负收益率债券行列。尤其是长期国债收益率均出现明显下滑,德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以及法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已经跌至负收益率区间。

  从理论上来说,负收益率债券对投资者并不具备吸引力,但在全球经济放缓、贸易紧张局势加剧以及英国脱欧等地缘政治风险因素的影响下,随之而来的不确定性推动投资者涌入债券市场进行避险。而美国国债作为主要发达经济体中仍保持正收益率的债券市场,对投资者来说更加具有吸引力。不过,与此同时,投资者的蜂拥而至也令美债收益率尤其是期限更长的债券收益率承受了更多的下行压力。

  全球经济前景低迷或拖累长期债券收益率

  一般来说,长期债券收益率的表现更多地是受到市场对未来经济增长预期的影响,两者关系密切。在全球经济放缓以及美国经济增长前景面临挑战的情况下,期限较长的美债收益率受到打压,这也是导致美债收益率曲线一度出现倒挂的原因之一。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10月份的《世界经济展望》中下调了对今年以及明年全球经济增速的预期,并再次强调了全球贸易紧张局势对全球经济增长前景产生的负面影响。从目前的情况看,中美贸易谈判取得积极进展,全球两大经济体之间贸易紧张局势的缓解将在一定程度上提振市场信心。

  然而,美国与欧盟之间的贸易冲突并未得到有效解决。受到空客补贴案的影响,美欧贸易紧张局势或将在明年加剧。更重要的是,只要特朗普政府不结束高额关税以及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全球经济和贸易面临的风险便始终难以消除。此外,英国脱欧截止日期已经延期至明年1月31日,即便英国在有协议的情况下离开欧盟,英欧之间的经贸以及金融关系仍需要度过一段时间的混乱期,才能实现平稳过渡。因此,从目前来看,全球经济增长前景依然被不确定性所包围。

  而在美国方面,美国商务部日前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三季度实际GDP年化季环比初值增长1.9%,高于预期1.6%,但小幅低于前值2%。在贸易保护主义的负面冲击下,美国制造业已开始显露低迷,并且制造业面临的麻烦可能会进一步扩散至服务业以及占美国经济三分之二的消费者支出上,从而拖累美国经济增长前景。

  由此可见,在全球经济以及美国经济纷纷出现值得警惕的信号后,投资者或将更加青睐美国国债。与此同时,若明年继续出现更多的不确定性和风险因素,市场整体风险偏好或将继续下滑,避险情绪的增加可能将进一步对美债收益率施加下行压力。

  美联储重启扩表或有助于美债收益率曲线陡峭化

  相比较长期美债收益率更多地反映出市场对经济增长前景的预期,较短期的美债收益率则对美联储货币政策路径的变动更加敏感。截至10月份,美联储已经在今年实施了3次降息。此前,市场对美联储降息预期的不断增长,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短期美债收益率的下行压力。

  美联储在10月份的货币政策会议上向市场传递出了暂缓进一步降息的信号,两年期美债收益率先涨后跌。从整体情况看,美债收益率曲线仍然趋平,分析人士认为,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市场希望可以有更多的降息。另外,在10月货币政策决议发布当日,10年期和30年期美债收益率分别下跌7.2个和8.5个基点,下跌幅度超过两年期美债收益率,这也反映出在美联储可能停止降息的情况下,市场对于经济增长前景信心的下滑。

  值得注意的是,除利率政策外,美联储的扩表也将对短期美债收益率产生影响。美联储于10月15日正式重启扩表行动,每月购买600亿美元1年期以内的短期美国国债,并至少持续到明年二季度。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始终强调,美联储此次重启扩表并非是实施量化宽松(QE),而是一次“有机扩表”。并且美联储的此次操作将直接压低短端利率,促使收益率曲线进一步陡峭化。与此同时,重回正常的美债收益率曲线也有助于缓解市场对于美国经济即将陷入衰退的担忧情绪。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分析称,此次美联储积极扩表,主要是为了抢在压力高峰之前完成风险对冲,避免美国回购市场曾出现过的“年末危机”重演。通过将短端利率稳定于较低位置,该举措一方面将打破“降息失效”的市场误判,修正市场对于加速降息的预期;另一方面将削弱期限利差中的干扰因素,使期限利差真实反映美国经济走势,避免市场悲观情绪的自我强化。“有鉴于此,此举有望部分修复市场情绪,并小幅推动美债收益率曲线陡峭化。”程实表示。

责任编辑:杨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