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CURRENT AFFAIRS
财经 / 正文
新旧交替话欧盟

  从1993年诞生至今,仅有26岁的欧盟仍是“正青春”。2019年,在全球经济显著放缓,不确定性显著增加的年份,“年龄”不大的欧盟经历了经济政治上的双重变局,变局中既有机遇,更有挑战。若处理得当,则可让欧盟在未来的经济一体化进程中获得更多助力。然而,若处理不当,欧盟这一欧洲经济一体化的典型代表将经受更多的冲击。

  2019年对于欧盟而言可谓是多事之秋。贸易保护主义席卷全球,全球经济增速降至近10年来的低位,全球贸易紧张局势加剧,全球贸易政策的高度不确定性拖累了几乎所有的国家,尤其是德国这类严重依赖贸易的经济体。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三季度欧盟出口环比下滑1.8%,进口下降了0.4%。

  面对不断增长的外部风险以及经济下行压力,欧洲央行选择降息10个基点至负0.5%,同时于11月重启了大规模的资产购买计划。更重要的是,在经济增长面临风险之际,欧洲央行内部却呈现出了越来越多的意见分歧。就在这关键时刻,欧洲央行却又迎来关键变局——欧洲央行行长交替。

  众所周知,素有“超级马里奥”之称的前任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是一个大“鸽”派,“不惜一切代价拯救欧元”的言论甚至成为了他行长生涯中的标志。而接替德拉吉的则是前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凭借其智慧和领导才能,拉加德的上任有望弥合欧洲央行内部对于政策的分歧,使其更加团结。

  更重要的是,从目前的情况看,拉加德将继续延续欧洲央行宽松的货币政策立场,以期提振欧元区以及欧盟经济。日前,拉加德在欧洲议会作出任行长后的首次证词中表示:“欧洲央行的宽松政策立场一直是经济复苏期间推动内需的关键动力,这个立场没有改变。”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当前欧洲央行的货币政策可操作空间已经显著收窄。在已经重启大规模资产购买的情况下,欧洲央行正在陷入无工具可用的困境。

  事实上,在欧洲央行行长交替之际,欧盟领导层也完成了交接。近年来,欧洲大陆民粹主义重燃,英国脱欧、法国总统大选以及“黄马甲”运动均是民粹主义的典型例证。其中,英国脱欧进程在今年一波三折,脱欧截止日期数次延期。英国离开欧盟也很容易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给其他欧盟成员国带来负面的示范效应。

  而欧盟领导层也正是在此背景下完成了交替。11月27日,欧洲议会投票通过了以冯德莱恩为主席的新一届欧盟委员会的名单。而夏尔·米歇尔也接过了图斯克的“接力棒”,于12月1日正式成为欧洲理事会的新任主席。如何能带领欧盟更加团结地向前迈进,巩固发展欧洲经济一体化,成为新任领导层的重要任务之一。

  当前,货币政策统一但财政政策不统一,使得政策难以实现有效协调,反映出当前欧元区经济制度的不灵活以及存在的缺陷。欧元区国家并不具备货币主权,并且欧元区对于赤字率和债务率的要求,约束了政府在经济下行时使用扩张性财政政策的空间。

  英国脱欧给欧盟敲响了警钟,“货币统一,财政自治”制度存在的缺陷和问题也需要得到进一步解决。尽管深化经济一体化,设立欧元区共同预算制度并不能一蹴而就,更不会一帆风顺,但欧盟也是时候该正视自身存在的问题了,并且亟待实施进一步的改革。

  而现在的经济政治双重变局恰好给了欧盟改革的机会,如果说现在的欧盟如一艘船底出现裂缝远洋航行的邮轮,那么,为了不被大海所淹没,为了行驶得更远,修补漏洞并且加固船底才是良策。

责任编辑:韩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