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CURRENT AFFAIRS
财经 / 正文
全球经济增长前途未卜 需求不足或增加国际原油价格下行压力

  由新型冠状病毒所引发的疫情成为全球经济在2020年伊始面临的第一个重大挑战。疫情将对全球经济产生多大程度的影响目前并不能确定,但市场对于由疫情所引发的对需求层面冲击的担忧已经有所显现。

  截至上周五,国际油价全线下跌,3月交货的纽约轻质原油期货价格下跌0.58美元,报收于每桶51.56美元。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蔓延对运输燃料需求产生的抑制作用成为市场担忧的因素之一。

  从目前的情况看,市场的担忧主要体现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可能带来的原油需求层面的不确定性上。有分析人士表示,原油需求面的担忧开始引起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的关注。为应对可能出现的情况,沙特希望可以提前召开原定于今年3月举行的产油国会议,以评估当前疫情对原油需求面的影响。据彭博社报道,俄罗斯首次暗示对于沙特推动召开紧急会议持开放态度。

  地缘政治风险犹在 OPEC坚持减产

  尽管疫情引发的不确定性已经开始引起市场关注,但若未来随着疫情的消散,市场情绪或将归于平稳,对于国际油价未来走势的影响因素仍将回归到供给与需求的基本面上。从供给层面上看,地缘政治风险仍是影响国际油价变动的重要因素。

  美国能源信息署(EIA)在1月31日发布的报告中指出,不管是已经实现的还是预期的原油供应中断,都会对原油价格产生巨大而直接的影响。2019年9月沙特阿拉伯国家石油公司(沙特阿美)遭遇的油田设施袭击以及2020年1月美国采取的军事行动,均导致了相对较大的每日价格变化和日内价格波动。而这两起事件对近期月份的布伦特原油期货盘中价格走势的影响大体相似:市场参与者对这一消息做出反应时价格上涨,而在新信息发布后价格则出现下跌。

  “不过这两件事性质不同。对沙特阿美的攻击使市场上的石油库存减少,影响到了石油产量。然而,今年1月美国的军事行动并没有直接影响到生产、储存或运输中的实际石油桶数,不过这一事件也确实可能影响到未来石油的生产状况。”EIA在上述报告中表示。

  整体而言,地缘政治风险仍是影响原油价格的一个重要因素,尤其是将影响短期原油价格的走势。而为熨平波动,使国际原油市场的长期供需关系处于相对平衡的状态,OPEC仍在不断做出努力。OPEC1月15日公布的月度石油市场报告显示,OPEC2019年12月原油产出减少16.1万桶/日至2944万桶/日,并将非OPEC产油国2020年原油供应增速预期上调18万桶/日至235万桶/日,主要是上调了挪威、墨西哥和圭亚那的增长预期。

  去年12月,OPEC与非OPEC产油国组成的“OPEC+”达成协议,在现有减产协议的基础上,将在今年1月至3月底,额外减产50万桶/日,从而使得日减产规模达到170万桶。沙特方面表示仍将继续专注于减产。

  美国油服公司贝克休斯(Baker Hughes)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1月31日当周,美国石油活跃钻井数减少1座至675座,为三周来首次录得下滑。而去年同期为847座,2019年也录得2016年以来的首次年度下滑。

  另外,鉴于全球原油生产商版图的不断更新,美国在全球原油生产和出口市场中的地位及重要性得到显著提升。未来若美国原油生产和出口不断增长,仅凭OPEC+的努力或将无法改善全球原油供应过剩的局面。更重要的是,在当前全球经济增长前途未卜之时,需求的减少或将进一步加重国际原油价格的下行压力。

  全球经济前景存疑 原油需求下行压力增大

  事实上,在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并陷入阴霾的2019年,对于需求的担忧就已成为打击国际原油价格的重要因素。2019年全球经济增长放缓拖累了全球原油需求。然而,去年底,由于中美达成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全球市场情绪以及市场信心均得到提升,不确定性降低,全球经济增长前景改善。

  在2019年创下近十年来的最低增速后,全球经济增速有望在今年有所回升。联合国预计,如果下行风险得到控制,2020年全球经济增长可能达到2.5%。“今年有复苏的希望,但下行风险和脆弱性仍然非常大。”联合国指出,今年经济复苏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阿根廷、墨西哥、土耳其以及俄罗斯等大型新兴经济体的表现。

  OPEC在上述月度石油市场报告中将2020年全球原油需求增速上调14万桶/日至122万桶/日,同时将2020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测上调至3.1%。而全球经济前景的改善将有助于2020年原油需求的增长。

  虽然新型冠状病毒带来的疫情对全球经济增长会产生多大影响犹未可知,但不可忽视的是,一旦全球经济在今年遭受负面冲击,或将继续拖累全球原油需求增长。在全球各主要经济体完全恢复元气之前,国际原油价格或将继续承受下行压力。

责任编辑:杨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