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CURRENT AFFAIRS
财经 / 正文
疫情下全球经济低增长低利率特征凸显

  作为目前2020年最大的“黑天鹅”,新冠肺炎疫情或将把全球经济拖入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之中。与此同时,新冠肺炎疫情的出现也令全球经济的低增速、低利率特征进一步凸显和强化。

  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日前表示,许多国家近期的经济数据低于IMF对2020年经济萎缩3%的悲观预测。预计IMF可能将再度向下修正对于今年全球经济增长前景的预期。

  作为目前2020年最大的“黑天鹅”,新冠肺炎疫情或将把全球经济拖入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之中。新冠肺炎疫情作为非经济类的外生因素,已显著冲击了全球经济,扰乱了全球社会以及经济秩序,全球经济几近陷入停滞,并且对全人类的生命安全造成巨大的威胁。与此同时,新冠肺炎疫情的出现也令全球经济的低增速、低利率特征进一步凸显和强化。

  全球经济短期难言复苏

  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将本来有望在2020年获得喘息的全球经济拖入谷底。事实上,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全球经济增速始终未能恢复到危机前水平,全球经济难以彻底摆脱低迷状态,处于艰难的复苏之中。而自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极力推行“美国优先”政策,连续宣布退出《巴黎协定》以及《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与此同时,2019年全球贸易保护逆风骤起,全球贸易摩擦和紧张局势加剧,国际贸易承受下行压力。

  因此,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前,全球经济增长前景本就已经面临多重风险与挑战。而疫情的发生则进一步对全球经济产生负面冲击,全球经济陷入“大封锁”状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今年4月下调2020年全球经济增速至-3%,其中,预计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经济体增速将萎缩1%,而发达经济体增速预计将萎缩6.1%。

  从目前的情况看,在研发出疫苗或寻找到彻底解决新冠肺炎疫情的办法前,疫情给全球经济带来的不确定性将持续存在。而关于这场危机的影响深度和持续时间,目前仍难以有准确的判断。为遏制疫情的发展,全球各主要国家已纷纷采取公共医疗以及社交隔离等必要的防控措施,而这也令旅游、交通运输、餐饮住宿等行业受到冲击。而企业的停工停产甚至是倒闭,令企业和工人受到影响,失业率不断攀升。

  与此同时,人们收入的减少又将影响消费支出,从而进一步拖累经济表现。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日前表示,许多国家近期的经济数据低于IMF对2020年经济萎缩3%的悲观预测。尽管目前IMF预计全球经济在2021年有望出现部分反弹,但最终的情况可能会更糟,而这主要取决于疫情的发展状况。预计IMF可能将再度向下修正对于今年全球经济增长前景的预期。

  全球低利率环境或成常态

  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全球主要经济体已积极实施各类宽松货币政策手段用以刺激和支持经济。以美联储、欧洲央行以及日本央行为代表的发达经济体央行更是施以多轮量化宽松政策,部分央行甚至采取了负利率政策。然而,在尚未恢复元气和退出量化宽松政策前,新冠肺炎疫情再次考验着全球货币政策决策者们。

  美联储在2007年9月至2008年12月间共进行了不同幅度的降息10次,到2008年12月,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降至0%至0.25%。随后从2015年12月至2018年12月,美联储开启了渐进的加息模式。然而,在利率未恢复到金融危机前的水平,并且美联储资产负债表规模依然高企的情况下,美联储于2019年再度转头降息3次。而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促使美联储在3月共大幅降息150个基点,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再度降至零至0.25%。

  从目前的情况看,美国经济复苏前景挑战重重。近期多位美联储官员表示,美国经济将出现几十年来最严重的衰退,下半年可能开始复苏,但很可能是缓慢并且不均衡的。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也在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新闻频道(CBS News)采访时警告称,在针对新冠肺炎的疫苗问世之前,美国经济可能无法“完全复苏”,可能要到2021年底才能复苏。

  不过,尽管美联储采取了大幅降息以及“无上限”量化宽松等一系列宽松货币政策,但对于负利率政策仍是持反对态度。美联储在4月货币政策会议上表示,希望维持当前的利率目标范围,直到有信心经济度过危机,并有望实现最大就业和价格稳定的目标。鲍威尔在5月13日的讲话中也明确表示,当前负利率政策并不在美联储的考虑范围之内。“我对负利率并不热衷。负利率是美联储工具箱中较弱的工具之一,短期内应该不会得到支持。”亚特兰大联储行长博斯蒂克表示。

  相比美联储,欧洲央行则早已加入负利率阵营。尽管市场以及学界对负利率政策能否有效提振经济以及该政策会给经济带来哪些副作用存在讨论与争议,但面对疲软的经济表现,欧洲央行的货币政策操作空间已经收窄,或将陷入黔驴技穷的困境。

  数据显示,欧元区一季度GDP修正值同比降3.2%,环比下降3.8%。虽然欧洲央行在4月30日的货币政策会议上维持三大政策利率不变,但同时将第三轮定向长期再融资操作(TLTRO)的条件继续放松,使其利率能够低于存款基准利率50个基点,进一步加强了量化宽松措施。

  除发达经济体外,新兴市场经济体也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下遭受冲击。与发达经济体相比,新兴市场经济体货币政策操作空间相对较大。在发达经济体普遍已将利率降至历史低点的同时,半数新兴市场和低收入国家的央行也降低了政策利率。包括南非、土耳其、印度以及巴西等新兴市场经济体也以降息作为支撑经济的重要政策工具。

  从目前的情况看,全球经济增长前景面临着诸多不确定与风险。在新冠肺炎疫情下,全球经济需要低利率和宽松货币政策的支持,此外,大规模量化宽松政策退出也往往面临困境。值得注意的是,即便低利率成为全球经济的常态,也需要持续关注低利率政策环境对经济以及金融市场可能产生的负面影响。

责任编辑:杨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