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市场CURRENT AFFAIRS
市场 / 正文
2020年美国经济增速将持续放缓

  即便在经历长达10多年的增长之后,美国经济仍有望在2020年继续行驶在复苏的“正途”上,虽然增长的速度将放缓。而影响今年美国经济增长走势的主要因素仍然包括消费、就业和制造业多个市场变化、美联储货币政策以及全球贸易局势等。另外,2020年是美国大选之年,美国总统特朗普能否获得连任以及美国政局变化,都会对经济前景带来一定影响。

  多年以来,伴随着美国金融市场大起大落,围绕美国经济走势的担忧不绝于耳,预言美国或将陷入衰退的声音也是此起彼伏。这种猜测并非杞人忧天。2019年以来,美国国债收益率出现了持续倒挂。尽管同期美联储停止了加息进程,但是短期国债收益率依然高于长期国债收益率。具体来说,5年期的国债收益率一直处于最低,2年期国债收益率次之,而1年期的国债收益率则高于它们,仅次于10年期的国债收益率,并且这种倒挂的息差有逐渐拉大的趋势。除此之外,金融市场还出现一个异常信号,即黄金和美元同时出现上升,预示着市场的避险需求强烈,各界对美国经济心存担忧。

  从经济数据来看,受到全球经济和贸易形势紧张状况的影响,美国投资与净出口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明显下降。唯一可以略松一口气的是去年个人消费支出在经过连续两个季度的下降以后出现反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达到了2.85个百分点。但是,从美联储释放出的一系列信息看,其对经济增长的前景并没有因此变得乐观。在关注到了增长背后一些不利的蛛丝马迹和潜在的不利影响之后,美联储迅速由之前的加息“换挡”至降息。

  美联储去年12月的例会声明中,删除了“经济前景不确定性仍旧存在”的措辞,并认为就业增长稳健,经济增长也较为温和,年内三次预防式降息的效果似乎已经显现。点阵图也显示美联储今年不会出现降息。但这并不妨碍市场对美联储作出今年仍将持续甚至加码货币宽松的预测。虽然美国目前消费和就业指标强劲,但具备前瞻性的工业生产和投资持续走弱,若美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仍有可能摁下降息“按钮”。总体而言,宽松的货币政策有助于本轮创纪录的美国经济增长周期更为延长。

  客观而言,消费和就业市场仍将是助力美国经济今年温和复苏的“硬核”所在。去年12月份,消费者信心指数从11月份的126.8意外降至126.5。尽管如此,不少消费者(38.7%)仍然认为商业环境“良好”,而认为商业环境“糟糕”的消费者比例有所下降。同时,劳动力市场依然强劲,失业率为3.5%,处于半个世纪以来的最低水平,工资也开始逐渐上涨。在此背景之下,美国经济虽然多项数据走弱,但增长仍颇具韧性——尽管制造业一直疲弱,但稳定的就业和工资增长为购买力增长提供了支撑。如果这种消费势头持续下去,则可以抵消美国经济其他领域的疲软。

  全球贸易局势演变将成为今年美国经济中的“变数”所在。贸易保护主义最终会损害世界经济增长早已成为共识。一个国家的贸易差额最终是由产业结构、国内需求和净出口弹性对比决定的,通过挑起贸易争端而不是着手国内调整肯定不是有效的解决办法。因此,主要是针对货物贸易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善美国的进出口状况。相反,由于贸易局势紧张,投资者担忧情绪加剧会进一步打压对美国经济增长的信心。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财政赤字和债务问题将是美国经济增长中的不利因素。特朗普上台后就立即提出了强化执法和增加军费的预算修正案,但近年来,特朗普我行我素的执政风格,使得白宫和国会在财政问题上的分裂进一步加剧。

  2020年美国大选可能难以为今年的美国经济增长带来很大动力。一方面,选举日程使得美国在今年不太可能出台任何具有宏观经济意义的立法;另一方面,在大选之年,美联储也将“投鼠忌器”,难以做出大的举动。若特朗普获得连任,共和党控制参议院,民主党控制众议院,美国之前的经济政策将继续;若民主党赢得大选,特朗普早先力倡的税收以及金融监管改革可能会面临被改变的风险。但反向而言,由于美国经济存在下行压力,加之今年为美国大选之年,特朗普受制于上述两个原因而放缓贸易保护主义,也存在一定可能性。

责任编辑:杨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