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市场CURRENT AFFAIRS
市场 / 正文
全球原油供需失衡加剧 国际油价经历“至暗时刻”

  受产油国“价格战”和新冠肺炎疫情抑制需求等因素影响,上周国际油价连续第四周下跌,美油价格更是创下1991年海湾战争以来最大单周跌幅。截至周五收盘,纽约商品交易所4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价格收报22.43美元/桶,周跌幅约29.0%;5月交货的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收报26.98美元/桶,周跌幅约20.3%。

  事实上,受原油供需失衡加剧影响,国际油价从年初至今已暴跌超过60%,而不少机构预计这一下跌趋势在短期内难以扭转。低油价持续,将为全球经济带来广泛影响。而对于产油国而言,油价的大幅下跌将使其2020年的财政计划雪上加霜,医疗和教育等重要领域的公共部门支出或将受到挤压。

  新冠肺炎疫情 抑制全球石油需求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范围蔓延,多个国家和地区的防控隔离措施升级,导致了大批国际航班停飞,企业停产,全球经济活动明显放缓,这严重冲击了全球石油需求。美国银行预计,上半年全球石油消费将下滑到每天50万桶以上。高盛的预测则更为悲观,该机构预计石油消费下降幅度将达每天800万桶。持同样观点的还有花旗银行,其预计2020年全球石油需求将减少400万桶/日,创历史纪录,其中第二季度的石油需求将萎缩到1100万桶/日。

  奥地利JBC能源咨询公司在3月19日发布的报告中表示,除了沙特发起的“价格战”因素外,油价下跌的压力现在日益来自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带来的冲击,疫情控制措施将使航空燃油每日需求量大幅下跌。高盛全球大宗商品研究主管柯里(Jeffrey Currie)表示,整个航空业需求的损失是前所未有的。由于新型冠状病毒持续蔓延,导致旅行几乎停滞,每天的石油消耗量减少了800万桶。柯里表示,金融市场具有前瞻性,一旦疫情出现可控趋势,股价就可能反弹,但商品市场是现货资产,想要止跌回升就必须改善目前因需求疲弱和供应增加而形成的过剩局面。

  产油国“价格战” 抬升全球石油供给

  在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及其产油盟国组成的“OPEC+”减产谈判破裂后,沙特随即宣布开始大幅增产,并调降石油出口价格以抢夺市场。沙特表示,准备进一步推动原油出口,在未来几个月,继续以1230万桶/日的创纪录高水平供应原油,并从5月起将出口量提升至1000万桶/日。俄罗斯则计划增产至1100万桶/日至1150万桶/日,并表示有能力将原油日产量提高到创纪录的1180万桶/日。

  与此同时,产油联盟中的其他国家也陆续加入增产大军。阿联酋阿布扎比国家石油公司宣布将于4月起增加该国原油供应量至400万桶/日以上,大幅高于其2月304万桶/日的产量。科威特则将于年内继续提高产量至10万桶/日。此外,美国页岩油产量仍在不断上升,屡创新高。目前,美国原油产量已经达到1310万桶/日,美原油出口量逐步升高至450万桶/日。这意味着进入4月,原油供应将持续攀升,或将导致全球库存压力攀升。

  IHS Markit预计,从2020年2月至2020年5月,全球每月石油供应过剩量介于400万桶/日至1000万桶/日,相当于全球需求的4%至10%。市场研究机构内申斯股票咨询公司总裁兼首席投资官内申斯(Scott Nations)表示,预测未来市场走势的相对强弱指标将降至14以下,这是他见过的大宗商品遭遇的最低值,表示原油期货被严重超卖。

  原油供需失衡持续 国际油价前景难言乐观

  目前,产油国间的“价格战”仍在持续。俄罗斯和沙特何时能重新回到谈判桌?金联创原油分析师韩正己认为,短期内可能性较小。他分析称:“和谈在短时间内是很难达成的。因为俄罗斯现在还能接受油价,而且想借油价来打击一下美国。而沙特是想逼迫俄罗斯回到OPEC的减产计划中来。根据现在的情况,可能最早要等到5月底或者6月初,OPEC半年一度的石油部长级会议或许会重提减产。”俄罗斯国家能源安全基金总经理西蒙诺夫(Konstantin Simonov)最近也表示,油价大幅下跌不可避免地影响俄罗斯经济。但是他认为,凭借充足的国际储备,俄罗斯能够在油价下跌的情况下坚持数年。

  面对持续的低油价,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将适时介入沙特与俄罗斯之间争端,将购买3000万桶战略原油储备以支持国内石油产业。受此影响,国际油价在19日止跌回升。但涨势仅昙花一现,不到一天时间,国际油价就重返下跌轨道。高盛表示,这是由于疫情带来的需求减弱以及产油国大量增产使得目前全球供应过剩规模巨大,而美国购买原油以填充战略石油储备之举并不足以扭转原油供需失衡。

  此前,即使在大幅减产计划下,油市的供需平衡仍出现了大幅过剩。而眼下“OPEC+”分崩离析,供给上升而需求走弱,油价无疑将进一步下探生产成本线。高盛预计,第二季度WTI原油均价将跌至每桶22美元,布伦特原油均价降跌到每桶20美元。这是高盛在不到两周内第二次下调价格预期。在3月初“OPEC+”谈判破裂后,该公司曾将WTI和布伦特原油的目标价分别下调至29美元和30美元。

  杰富瑞集团也预计,如果“价格战”持续,从4月1日开始,每天将有约400万桶原油涌向市场,可能把油价打压到每桶20美元以下。“没有石油生产者从当前的情况中受益。”国际能源署(IEA)和OPEC发布联合声明称,若市场环境无法得到改善,发展中国家的油气收入今年将减少50%至85%,创逾20年以来低点。这可能产生“重大的社会及经济后果”,特别是可能将对医疗和教育等重要领域的公共部门支出造成挤压。

责任编辑:杨致远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