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市场CURRENT AFFAIRS
市场 / 正文
国际油价大幅反弹 后市不确定性仍存

  在经历了大幅暴跌的4月之后,近来的国际油价可谓是“扶摇直上”。本周一,纽交所原油期货价格大幅上涨8.1%至每桶31.82美元,布兰特原油期货价格也大涨7.1%至每桶34.81美元。两者双双创下3月11日以来最高结算价。爱华交易(AvaTrade)首席市场分析师纳伊姆·阿斯拉姆表示,对于纽约原油和布伦特原油期货而言,这是“非凡的一天”。事实上,这与数周来油价持续走高一脉相承。上周,纽交所原油期货价格和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周涨幅分别高达19.7%和5.2%,均为连续第3周上涨。

  在国际油价大幅反弹的背后,既存在中国复工复产、德国和意大利等国放松封锁措施刺激国际原油需求预期提升的原因,也在于欧佩克和沙特减产带来的利好消息。与此同时,油价反弹也可能受益于投机性仓位操作的“推波助澜”。根据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的数据,在截至5月12日的一周内,WTI在纽约商品交易所的净多头头寸增至约35.2万个,达到自2018年9月以来的最高水平。尽管已经过去数周,但4月20日纽约原油期货收盘价跌至每桶-37.63美元的惨烈一幕仍让许多投资者记忆犹新。目前来看,国际油价短期内再度跌至负值的可能性十分微小。

  受困于诸多因素的限制,国际油价后市不确定性仍旧高企。在此之中,包括对冲基金在内的投机力量会带来怎样的影响,值得各界保持警惕。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提出了一项新规定,将把针对石油、天然气、黄金、玉米和大豆等大宗商品投资者的头寸限制提高一倍。该新规得到了对冲基金的欢迎。与此同时,在4月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对诸多原油产品负价格打开“绿灯”之后,纽约商品交易所也宣布,自5月17日开始,对18个天然气和液化天然气相关期货和期权产品以及30个成品油期货和期权产品将可以接受负价格。

  供需预期好转系反弹主因

  综合来看,本轮油价反弹主要受益于市场供需预期好转。3月欧佩克和俄罗斯减产协议谈判破裂,成为拉开上一轮油价巨幅暴跌的“导火索”。在油价暴跌的巨大压力之下,跟踪石油出口情况的数据显示,欧佩克在5月上旬大幅削减了石油出口,这表明该组织在遵守新的减产协议方面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其中,欧佩克同意从5月1日起创纪录地削减970万桶/日的供应量。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出口国沙特阿拉伯上周宣布,将在6月把石油日产量再削减100万桶。

  另一方面,除了中国率先复工复产助力全球经济复苏,近来包括意大利、伊朗、西班牙、以色列和德国在内的几个国家已经放松了封锁措施。美国几个州也解除了一些封锁措施,截至上周五,乔治亚州、南卡罗来纳州和蒙大拿州已经取消了在家办公的禁令,而包括得克萨斯州、缅因州和伊利诺伊州在内的其他州则放松了一些限制。全球多国放松为遏制疫情而实施的出行限制,提振了市场对燃料需求增加的预期,由此带动油价反弹。

  国际能源署表示,主要经济体的重新开放“开始了一场缓慢但脆弱的复苏”。全球封锁命令的范围最高曾达到40亿人,但到5月底将降至28亿人。今年4月,全球石油需求减少了2520万桶/日,可谓是国际油市的“黑色四月”。与去年同期相比,5月份的需求下降了2150万桶/日,情况有所好转。例如,5月美国汽油数据一直在缓慢上升,原因在于许多人开始开车出行。国际能源机构最近上调了2020年全球石油需求数据,预计今年将减少860万桶/日,略好于该机构上月预测的减少930万桶/日。

  除此之外,近来有关新冠肺炎疫苗的利好消息,客观上也对推动市场乐观情绪带来了帮助。

  虽然现货市场正趋向于再平衡,但油市本轮反弹也可能是过度的投机性仓位操作造成的。根据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的数据,在截至5月12日的一周内,WTI在纽约商品交易所的净多头头寸增至约35.2万个,达到自2018年9月以来的最高水平。德国商业银行表示,当前油价反弹在很大程度上是意料之中的,而且已经反映在价格之中。

  国际油市震荡风险仍存

  由于全球石油需求萎靡、库存高企下储油能力不足及市场投机行为等多重原因,4月20日,纽交所5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合约价格跌入负值,收于每桶-37.63美元,这一度引发市场恐慌并导致全球市场强烈震动。目前,绝大部分市场人士表示,随着市场情绪大幅好转以及油价反弹,短期内出现负油价的可能性较小。

  但这并非意味着本轮油价反弹“根基”牢固。展望后市,诸多不确定性风险仍然存在,可能会让国际油价前路持续坎坷。这背后有两方面原因。其一是虽然多国正在解除封锁以及重启经济,但没有迹象表明新冠病毒大流行即将结束。如若部分国家过早解除封锁导致新感染病例激增,这可能最终导致再次封锁并对市场信心带来重创。其二是假定国际油市的需求得到改善和恢复,欧佩克等主要产油国减产遵守情况会否产生变数也不得而知。

  纳伊姆·阿斯拉姆表示,目前还不清楚油价是否能继续以目前的速度上涨,特别是当油价超过每桶35美元之后。德国商业银行5月18日发布的研究报告认为,石油市场的乐观情绪可能有点过头了。“尽管市场一片欢愉,但我们认为谨慎仍是可取的:需求可能需要数年时间才能恢复到危机前的水平。”

  美放松投机限制引发争议

  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早先提出的一项新规定,将把针对石油、天然气、黄金、玉米和大豆等大宗商品投资者的头寸限制提高一倍。在4月油市出现负油价的混乱一幕之后,该机构上述提议引发质疑。按照2010年的《多德-弗兰克改革法》规定,联邦政府必须限制金融机构对原材料的押注规模。回顾上一轮金融危机爆发之前,国际油价曾一度暴涨至创纪录的每桶145美元,在此之中,投机者的推动作用遭到各界诟病。

  从上周截止日期前提交的公开评论中,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上述提议赢得了对冲基金和投资经理的赞扬。例如,全球最大的交易所—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在提交的评论中支持有关头寸限制提高的新规定;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和AQR资本管理等投资管理公司也表达了类似的情绪。但也有许多反对者认为,在全球经济前景不确定下,放松投机限制头寸并不是好的征兆,这可能会加大市场波动并对实体经济运行带来较大风险。

  值得一提的是,纽约商品交易所日前发布通知,自5月17日开始,将对18个天然气和液化天然气相关期货和期权产品以及30个成品油期货和期权产品接受负价格。与之类似的是,4月芝加哥商品交易所也曾通知,允许51个原油和成品油期货和期权产品出现负价格。有专家表示,在期货交易所为负价格大开“绿灯”之下,未来大宗商品市场巨幅震荡的风险可能会有增无减。

责任编辑:杨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