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市场CURRENT AFFAIRS
市场 / 正文
疫情下新兴市场内部表现差异大 新兴市场投资未来将更加多元化

  肆虐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仍在继续,全球经济陷入困境。而在这场疫情风暴中,相比发达经济体,一些新兴市场经济体自身存在的脆弱性更加凸显,面临着公共卫生安全、资本外流、债务危机以及货币危机等多种风险,整体经济增速显著下挫。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6月的最新预测,2020年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整体将萎缩3%,其中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整体经济将大幅萎缩9.4%,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不包括中国)2020年至2021年GDP增长受到的累计冲击预计将超过发达经济体。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尽管部分新兴市场经济体面临着包括货币与债务在内的多重风险,但这并不意味着新兴市场已不存在投资机会。根据明晟(MSCI)提供的数据,MSCI新兴市场指数(MSCI EM index)显示,新兴市场股市在4至6月中出现了近10年来最佳季度表现。与此同时,由于新兴市场内部不同经济体的宏观经济表现存在较大差异,因此不能对其投资机会一概而论。存在的差异也为投资者提供了获得超额回报的空间。

  事实上,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范围内暴发之初,一些新兴市场资产一度遭遇大规模的抛售,资本外流情况严峻。一时间全球对于美元流动性的需求飙升,巴西雷亚尔以及墨西哥比索等货币均出现了大幅下跌。

  随后以美联储为代表的发达经济体央行实施了大规模的量化宽松政策,美元流动性危机得以缓解。与此同时,部分新兴市场经济体也根据自身情况实施降息或者资产购买计划。而在这一系列措施后,新兴市场股市开始重新上涨。市场风险偏好的回升也助力资本回流新兴市场。

  国际金融协会(IIF)7月初发布的报告显示,6月流入新兴市场的投资组合资金从5月的35亿美元跳增至321亿美元。其中,亚洲新兴市场是吸引资金最多的地区,达到171亿美元,拉丁美洲则以73亿美元位居第二位。

  根据彭博汇总的数据,截至7月24日当周,新兴市场交易所交易基金(ETF)合计流入4.853亿美元,为连续第三周获得资金流入。其中,新兴市场股票ETF规模增加3.348亿美元,债券ETF增加1.505亿美元,总资产从2436亿美元增加至2454亿美元。

  事实上,在过去的30年间,新兴市场从投资者的边缘配置,到现在已经确立了重要的投资组合地位。新兴市场一直也充满着活力与变革。在过去的几年中,新兴市场持续的资本市场开放和市场可进入性的改善,人们对股票投资的未来以及过去10年间的传统投资进行了反思,新兴市场的经济实力和技术进步正在影响全球经济的格局以及投资的议程。

  MSCI亚太区指数解决方案研究部主管魏震表示,在过去的30年间,新兴市场可投资资产规模从不到1万亿美元,增长到目前超过5万亿美元。而新兴市场作为一个投资体在过去30年逐渐显出了其独特优势,其中一个独特的情况是新兴市场内的各个国家或者市场之间的表现差异巨大,这就给投资者在表现差异中获取独特机会提供了空间。

  从新兴市场上半年的表现来看,魏震表示,环境、社会以及公司治理(ESG)和绿色这类主题表现得比较好。在这次疫情后,与公司管理和社会议题,或者与绿色相关的公司会比较看好。上半年新兴市场基因组、数字科技、金融科技、网络安全等主题表现得很好,虽然整个新兴市场存在负回报,但是这些主题一般都是正回报。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新兴市场整体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受到冲击,但由于不同经济体对疫情的防控状况、经济基础以及宏观环境各不相同,从冲击中恢复的程度也不尽相同。IMF6月更新的预测显示,在主要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中,中国是唯一在2020年维持经济正增长的经济体。而墨西哥2020年经济预计将萎缩10.5%,南非萎缩8%,印度萎缩4.5%。

  对于投资者而言,不同经济体内部存在独特的投资机会,部分领域和行业也在此次疫情中受到了投资者更多的青睐。而在此次疫情中,投资者对于在新兴市场的投资也有了新的认识。“新兴市场内的不同国家,应对大型问题的动员能力或者说整个管理能力,让经济恢复秩序的能力,保护生命安全的能力是不一样的。整个疫情给大家正面的体验是,整体来讲,中日韩这样的国家,不管是从产业链来讲,还是从整个政策的能力来讲,给很多投资者吃了定心丸。”魏震在回答《澳门网上博彩排名》记者提问时表示。

  另外,魏震表示,在疫情中投资者也注意到政府在整个资源配置中的作用,疫情对城市化发展提出了新要求,像在中国,整个基础设施建设、社会契约管理比较好的城市框架可能更适合未来的发展。可以看出,未来的新兴市场投资必然是多元化的,受疫情影响,不管是对经济、社会、个人的习惯,甚至是政府的决策投资者都有一些新的认识。

  “在当前国际经济金融治理体系中,部分新兴市场高度依赖外部市场与美元融资,本就处于相对弱势。在疫情冲击下,其自身内外部脆弱性更易被放大。与此同时,一些新兴市场财政和货币政策面临更多制约,进一步刺激的空间有限,这将增加其经济复苏的难度,部分甚至可能爆发债务危机。”中国银行研究院表示。

责任编辑:杨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