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要闻CURRENT AFFAIRS
要闻 / 正文
“一带一路”:中澳合作在路上

  专家表示,中澳未来可在三个方面共建“一带一路”:第一,中澳两国政府应搭建“一带一路”合作框架,推动企业深度参与。中澳两国政府有责任就“一带一路”加强沟通,澳大利亚政府宜尽早明确态度。第二,发挥优势互补特点,深挖潜力,促进“一带一路”下的双边合作。中澳双边合作在“五通”的各个维度上已经具备了很好的基础。第三,双方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积极开展第三方合作。

  近年来,“一带一路”倡议(以下称“一带一路”)在亚欧地区迅速传播,得到广泛响应,其内涵日趋完善。澳大利亚工商界看到了“一带一路”的巨大机遇,而澳大利亚主流智库乃至官方仍对“一带一路”战略持有疑虑,致使澳大利亚政府迄今未对中方的两次邀请作出正式回应。“中澳‘一带一路’合作已经在路上。”与本报记者连线的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副研究员王震宇表示,实际上,中国—澳大利亚经贸合作已经深度发展,经济共生关系已经建立,在“五通”的各个方面已经取得重要成绩。2016年,澳已经在多个维度实质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尽管相关进程尚未按“一带一路”的名义进行。

  中澳经贸合作

  深度发展

  在贸易畅通方面,多年来,中国保持澳大利亚第一大出口市场、第一大进口来源地、第一大贸易伙伴的地位。2015年6月,两国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同年12月20日生效。根据协定,中国96.8%的税目、澳大利亚100%的税目将实现自由化。协定以负面清单的方式作出服务贸易开放承诺,在双方人员往来方面作出突破性安排,并在金融、教育、法律、中医等方面作出重要安排。协定规定了双方相互投资最惠国待遇,澳方将对中国入澳投资审查门槛从2.48亿澳元提高到10.78亿澳元,与给予美国、日本、韩国的投资待遇大体持平。“可以说,一个自贸区协定不仅促进了贸易畅通,还促进了货币流通和民心相通。”王震宇如是表示。

  在货币流通方面,中澳两国央行于2012年3月签署双边本币互换协议。一年后,两国货币实现直接兑换。2014年两国相关金融机构实现银联卡业务全面合作。2014年,习近平主席访问澳大利亚期间,两国央行就人民币清算达成安排协议。2015年2月,中国银行在悉尼设立人民币业务清算行,实现了澳人民币市场与中国大陆人民币清算系统的互联互通。在加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简称“亚投行”)的问题上,在美国施压的情况下,澳大利亚未在2014年提出加入亚投行。但2015年初随着英国、德国、法国、丹麦等欧洲国家宣布加入亚投行后,澳大利亚于当年3月29日提交参与申请,成为创始成员。同年6月下旬,澳国库部长乔·霍基宣布,澳5年内将向亚投行注资7.185亿美元,成为该行第六大股东。

  在设施相通方面,中澳合作已经翻开新的一页。2013年以来,中国企业在澳大利亚投资呈多元化趋势,其中基础设施投资成一大亮点。继中国招商局集团2014年与澳大利亚一公司联合以17.5亿澳元获得全球最大煤炭出口港纽卡斯尔港98年运营权之后,2015年,山东岚桥集团以5.06亿澳元获得达尔文港土地和部分码头的99年租期。该集团董事长表示,这是响应“一带一路”的具体举措。

  “澳大利亚的相关政策似乎与‘一带一路’不谋而合。”王震宇表示,2016年2月,澳大利亚政府发布了“基础设施计划”。该计划预测,东南亚和中国经济的繁荣将对澳资源、服务、农产品和旅游业带来旺盛需求,因此要优先发展基础设施项目,其中包括作为通向亚洲门户的港口、空港、主要公路、铁路和物流中心。2016年4月,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访问中国,习近平主席再次提出将“一带一路”与澳北部大开发结合起来。澳前驻华大使芮捷锐认为,这是中国政府正式将澳纳入“一带一路”,认可了对澳北部开发的基础设施投资。

  未来可“三管齐下”

  共建“一带一路”

  王震宇表示,中澳未来可在三个方面共建“一带一路”。第一,中澳两国政府应搭建“一带一路”合作框架,推动企业深度参与。中澳两国政府有责任就“一带一路”加强沟通,澳大利亚政府宜尽早明确态度。为在“一带一路”问题上促进双方相互理解,加强信任,“一带一路”的相关议题应该列入两国总理、外长年度会晤的议程,特别是列入两国年度战略经济对话的议程,两国宜尽早就澳加入“一带一路”签署协议书,为两国“一带一路”合作提供稳定的制度框架。

  第二,发挥优势互补特点,深挖潜力,促进“一带一路”下的双边合作。中澳双边合作在“五通”的各个维度上已经具备了很好的基础。其一,澳大利亚是“一带一路”上的发达国家,具有政治稳定、经济发达、制度先进、生产力水平高、营商便利化程度高、政策透明度较高、投资风险较低的优势。中国通过“一带一路”建设推进深度全面开放,逐步推进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制度。两国可积极推进双向投资,开展产能合作。其二,在“一带一路”下,加强两国地方经济合作。其三,两国面向“一带一路”的双边合作要注重顶层设计,要为在“一带一路”沿线开展类似项目树立样板,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制度公共产品。

  第三,双方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积极开展第三方合作。从当前看,中澳可在三个区域开展合作。其一,两国加强合作,推动太平洋岛国经济发展。2018年,巴布亚新几内亚将主办APEC会议,该国已初步将互联互通列为其议题之一,这也切合“一带一路”的内涵和宗旨,中澳双方在推动APEC互联互通进程方面有很好的合作,双方可在这一议题上对巴新提供道义和智力支持。其二,中澳在东亚加强合作,推动“一带一路”建设。东亚和东南亚是中国和澳大利亚经济利益最为集中的区域,两国在本地区与相关国家和地区均具有密切的经济联系。在这一地区,两国在“一带一路”下的合作重点应该是加强制度互联互通。其三,中澳在南亚开展合作。南亚是“一带一路”建设的交汇处,多数国家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国,同时,巴基斯坦、印度、孟加拉国等国又是两大经济走廊的成员国。应该看到,加强与印度的经济接触,促进印度进一步融入东亚一体化大市场,符合本地区各国的利益。澳大利亚作为“一带一路”的利益攸关方,应利用与印度的友好关系,推动印度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三方也可以就“一带一路”的具体项目,如钢铁项目开展具体合作。

责任编辑:虫儿飞hs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