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要闻CURRENT AFFAIRS
要闻 / 正文

“一带一路”有效推进合作共赢

发展是各国的最大公约数

  随着“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日益临近,各界对“一带一路”话题的讨论持续升温。就在本周论坛即将召开的前夕,5月8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张其仔主持、《中国产业竞争力研究课题组》撰写的《“一带一路”国家产业竞争力分析》报告(以下简称“报告”)在京发布。报告指出,中国自发布“一带一路”倡议以来,与“一带一路”国家的经济与贸易联系出现了可喜变化。在准确把握“一带一路”国家的经济发展需要、充分了解“一带一路”国家经济发展所面临的主要挑战的基础上,有效地推进合作共赢,无疑是极其重要的一个环节。

  《2016年统计公报》显示,2016年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出口62517亿元,比上年增长0.5%,其中,出口增长0.5%,进口增长0.4%;2016年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直接投资145亿美元;对沿线国家中国直接投资新设立企业2905家,增长34.1%,直接投资金额458亿元;中国对沿线国家承包工程业务完成营业额760亿美元,增长9.7%,占同期中国对外承包工程业务完成营业额的47.7%。报告指出,未来需把这一良好的态势转化成持久的优势,使“一带一路”倡议成为一个新的全球化时代到来的起点和重要推动力量。

  报告表示,划分一个国家经济发展所处阶段的最简洁的方法就是人均GDP或人均GNI水平。世界银行在实施贷款计划时,就是以人均GNI为标准的。以此为基础,世界银行将全世界200多个国家和地区划分为四种类型:低收入国家、中等偏下收入国家、中等偏上收入国家、高收入国家。虽然人均GDP的高低与人类的幸福指数并不完全正相关,也不能完全反映一个国家的发展水平如分配状况,但这个指标较易获得和理解,而且与其他非货币指标如生活质量、人均预期寿命紧密相关,一些发展经济学的问题,如中等收入陷阱问题也与此相关。由此,该报告课题组在分析“一带一路”国家所处的经济发展阶段时,沿用世界银行的做法,用人均GNI指标来考察“一带一路”国家所处的经济发展阶段。

  世界银行对国家按人均GNI进行分类,其标准是动态调整的。按2015年的标准,人均GNI少于或等于1025美元的国家属低收入国家;人均GNI为1026美元至4035美元的国家属于中等偏下收入国家;中等偏上收入国家的人均GNI为4036美元至12475美元;人均GNI高于12475美元的国家,属于高收入国家行列。按2015年世界银行的标准,“一带一路”国家中的绝大多数属于中等收入国家行列,极少数属于低收入国家,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的也为数不多。所列64个国家(包括中国)中,只有18个国家已经迈入高收入国家行列,只有2个国家属于低收入国家,其他44个国家属于中等收入国家,其中,22个属于中等偏下收入国家,22个属于中等偏上收入国家。

  报告表示,对于中等收入国家来说,其所要完成的任务就是,从中等收入国家变为高收入国家,但这个过程并不容易。世界银行在2007年出版的《东亚复兴:关于经济增长的观点》中指出,比起富裕或较穷的国家来,中等收入国家的增长会相对较慢。此后,中等收入陷阱问题得到了较广泛的讨论。虽然部分研究否定了中等收入陷阱的存在,但这个问题并没有因此退出学术研究的舞台。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很多中等收入国家在较快进入中等收入国家行列之后,并没有轻而易举地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就像有些国家或地区长期陷于贫困陷阱一样,中等收入国家确实面临着难以进入高收入国家的风险。有关中等收入陷阱的争论反映了这一艰难的现实。

  报告还显示,就“一带一路”国家的发展历程看,一些国家早已迈入中等收入国家之列,但一直没有迈过高收入国家的门槛,进而从中等收入国家行列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菲律宾、马来西亚、泰国等就十分典型。“一带一路”的多数国家所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如何不落入中等收入陷阱。“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经济发展水平虽然有所差异,但都面临着共同繁荣发展的任务,面临着收入迈向新水平、产业迈向新高度的挑战。为了实现这一共同目标,应对这一共同的挑战,“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应以创新为根本,共议创新发展蓝图,协同推进创新战略。过往的全球化推动者都是发达国家。“一带一路”倡议的最大特点就是中国需与一批与自身同处于中等收入水平的发展中国家共谋发展。

责任编辑:虫儿飞hs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