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CURRENT AFFAIRS
要闻 / 正文
美土关系降至冰点 里拉跳水再创历史新低

  因深陷与美国的外交“口水战”,土耳其里拉汇率在本周再度暴跌,创历史新低。目前,美元对里拉已上升至5.20上方。不仅如此,土耳其国债也遭遇市场抛售,收益率增长近2%,徘徊在接近20%的历史新高水平。土耳其央行在周一出手救市,宣布调整外汇准备金政策,以扩大市场外汇供应,但市场反应冷淡,里拉汇率在小幅反弹后再次加速跳水。

  据悉,里拉的本轮跳水源于美国与土耳其因一位涉恐牧师而产生的分歧。据美国媒体综合报道,土耳其方面指控称,现年50岁的美国福音派牧师布伦森涉嫌帮助反对派人士居伦的支持者发动2016年的军事政变。目前,布伦森已被土耳其当局扣押超过21个月,7月25日已改为在家软禁。美国财政部8月1日宣布,因土耳其拒绝释放其监禁的美籍牧师布伦森,美国决定启动对土耳其内政部长和司法部长的制裁。根据规定,被制裁者在美国境内的资产将被冻结,美国企业和个人不得与其进行交易往来。随后,美国参众两院宣布阻止军火巨头洛克希德·马丁向土耳其出售先进的F35隐形战机。

  与此同时,土耳其也作出了反击。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随后宣布,将冻结美国司法部长和内政部长在土耳其的资产,作为对美国制裁土耳其两位部长的报复。并决定对包括煤炭、纸张、坚果、威士忌、汽车及机械在内的17.8亿美元美国商品征收报复性进口关税,以回应美国此前推出的钢铝关税政策。外交消息人士表示,土耳其代表团将于两天内前往美国华盛顿,就两国争端进行磋商。

  随着双方的摩擦进一步升级,避险情绪上升,土耳其金融市场遭受重创。今年以来,里拉对美元累计贬值已超过20%,在过去一年内已贬值近50%,仅好于阿根廷比索,成为市场上表现最差的货币之一。随着货币暴跌,土耳其央行不得不再次出手救市,但效果不尽如人意。本月6日,土耳其央行发表声明,决定调整外汇稳定准备金机制(FX maintenance facility within the reserve options mechanism),将外汇缴存比例上限由45%降至40%,差别折算系数(reserve operation coefficients, ROC)暂时保持不变,为陷入美元荒的当地银行注入了相当于22亿美元的巨额流动性。但这一举动仅让里拉短暂反弹,随后恢复跌势并持续扩大。

  土耳其央行出手仍然难阻里拉跌势,其背后的原因可能是投资者失去了对土耳其央行的信任。土耳其巨大的经常项目赤字已对里拉汇率造成巨大压力。今年上半年,“强美元”风暴席卷新兴市场,使得里拉汇率暴跌,这削弱了土耳其公司偿还其外汇贷款的能力,引发通胀飙升,迫使土耳其央行持续加息。土耳其统计局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7月份,土耳其通胀率达到了15.85%,创2003年以来的新高。因此,市场普遍预期土耳其央行会在上月末议息会议上决定加息,但却意外迎来按兵不动的决定。土耳其央行在维持利率的同时,还将2019年通胀目标大幅上调至9.3%,原来为6.5%。

  而此次土耳其央行以调整外汇缴存比例为手段提振货币,虽然是常规性手段,但无疑加剧了市场对土耳其央行不愿意上调利率的担忧。德国商业银行驻法兰克福分析师卡尔·波维兹表示,土耳其央行周一调整储备金机制的举措只会导致里拉更加疲弱,而土耳其央行不愿意上调利率是一个“鸽”派信号,可能会引发里拉更多的下跌。相较于土耳其国内经济面临的巨大困境,22亿美元的流动性或许尚不足以使外界看出土耳其央行捍卫本币汇率的决心。

  联博基金(Alliance Bernstein)驻纽约新兴市场债务主管萨满·可汗也指出,土耳其真正的问题是经济状况。土耳其央行将在9月13日召开下一次议息会议,而是否会在此次会议上加息目前还是个未知数。

责任编辑:韩胜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