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CURRENT AFFAIRS
要闻 / 正文
全球“去美元化”正在路上

  我国国庆期间,美债美元连番施压,搅动金融市场。美元流动性收紧使得全球股市承压普跌,新兴市场也再次陷入熊市危机。美国政府所采取的一系列转嫁风险的政策,让“去美元化”这一议题再度提上各国日程。目前,许多国家已经开始加速推进外汇储备的多元化和大宗商品交易的非美元化。未来建立多极化的货币秩序或将成为各国逃离“美元陷阱”的共同选择。

  1944年,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建立使得美元的“霸权”地位由此确立。后来虽然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美元不再和黄金挂钩,但是美元石油经济体系诞生,美元继续主宰世界经济。70多年以来,美元作为世界货币,肩负着国际贸易结算的重要作用,但这也使得美联储货币政策的外溢性大大增强。当本国经济陷入衰退时,美国通过大量发行美元稀释本国债务压力,向他国转嫁经济危机;而经济复苏后,又通过货币紧缩政策,吸引全球资本向美国回流。

  当下,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叠加财政加杠杆,使得美元再次进入全球“割韭菜”的上涨周期。大量新兴经济体的货币承压贬值,借入美债的部门资产负债表恶化,引发资本流出。美元的“霸权”地位无疑加剧了新兴经济体的系统性风险,也使得多国对美元敬而远之。例如,此前印尼出口业务的94%和进口业务的78%使用美元结算,但在2017年年底,印尼、泰国、马来西亚三国央行启动了本币交易直接结算计划,此举旨在减少三国金融系统对美元的依赖性。

  此外,美元也成为美国对他国实施制裁的重要武器。目前,全球超过一半的跨境债务以美元计价。在各国央行的储备中,美元占三分之二,这让美国财政部对全球大部分的商业活动都拥有了强大影响力。如此强大的武器如果不能保证其使用的克制和谨慎,无疑将有损全球金融系统的稳定。然而,特朗普出任美国总统后的一系列动作,正在让这一忧虑变为现实。从制造贸易摩擦到退出伊朗核协议以及近期升级对俄罗斯金融制裁,美元的统治地位正在遭到美国政府的滥用,然而没有任何国家想要成为石油美元之下的下一个牺牲品。

  因此,不仅在新兴市场,如今欧洲“去美元化”的声音也变得越来越大。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曾在上月表示,欧盟应该团结在一起,共同提升欧元的国际地位,使之变成一种可与美元相抗衡的全球储备货币。外媒报道称,德法正酝酿打造一套欧洲“自己的”全新独立支付系统,以避免欧洲成为美国本国法律“越界”制裁他国的牺牲品。

  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许多国家都开始着手推进多极化货币秩序的建立。今年以来,世界债权国纷纷大幅减持美元资产。作为第二大债权国的日本已持续数月进行减持,每个月的减持规模接近100亿美元,这令其对美国国债的总持仓降至2011年10月以来的最低程度。此外,德国、英国、爱尔兰、瑞士、卢森堡以及美国近邻加拿大、墨西哥也在抛售美国国债。与此同时,美元在全球储备体系中的份额也在持续下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美元在全球外汇储备中所占份额连续5个季度下降,从去年四季度的62.72%降至62.48%,创下自2013年四季度以来的最低水平。

  在减持美元的同时,各国也在吸纳非美元资产,推进储备货币的多元化,以平抑风险。IMF数据显示,人民币在全球外汇储备中的份额连续第3个季度增长,欧元和英镑的份额也均有所增长。根据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公布的数据,到2018年1月,超过1900家国际金融机构将人民币列为支付货币之一,德国、法国、西班牙、比利时等欧洲国家也先后宣布要把人民币纳入其外汇储备库,并相应减少美元储备。尽管作为全球“货币锚”的美元目前地位依旧稳固,但可以预见的是,未来,通过逐步减持美元资产、签订双边货币互换, 多极化的货币秩序将打破美元“一家独大”的局面。

责任编辑:韩胜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