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CURRENT AFFAIRS
要闻 / 正文
多国经济增速下滑 欧元区经济现寒意

  全球贸易摩擦、新兴市场波动、英国脱欧、意大利财政问题,欧洲经济正在面临多重风险的挑战。受此影响,近期公布的欧元区整体以及欧洲最主要两大经济体德国、法国的经济数据均延续了此前的下滑趋势。本周五最新公布的瑞士和瑞典两国数据也出现下跌。经历了2017年的大幅增长后,欧元区经济在2018年走出了一个抛物线。

  消费者信心指数疲软

  欧洲经济集体“降挡”

  今年三季度欧元区19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为0.2%,较二季度的0.4%下降一半,为4年来最差。而11月的最新经济数据也延续了这一下行趋势,在“火车头”德、法相继失速之后,瑞士、瑞典两国的数据也意外出现萎缩。

  本周五公布的数据显示,瑞士和瑞典的三季度经济增速双双环比意外下滑0.2%。其中,瑞士三季度GDP季环比下滑0.2%,预期增长0.4%,为2016年四季度以来首次下滑;瑞典三季度GDP季环比也下滑0.2%,是2013年以来首次萎缩。分析师表示,国内需求的疲软是两国经济增速下滑的最主要原因。与此对应,反映消费者信心强弱的最重要指标消费者信心指数在本月继续走低。数据显示,欧元区11月消费者信心指数终值-3.9,已经连续11个月疲软。

  除了内需不振,瑞士GDP下滑也受到出口大幅下降和德国经济萎缩的影响。作为一个出口大国,贸易局势紧张对瑞士经济造成的压力是巨大的。与此同时,作为瑞士最大的海外市场,德国三季度经济表现十分疲软,也影响了瑞士的出口商品需求。11月14日公布的初值数据显示,受全球贸易摩擦和国内汽车行业产出下降影响,德国三季度季调后GDP环比下跌0.2%,为2015年第一季度以来首次出现萎缩。德国民间部门增速放缓程度超预期,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创32个月新低,综合PMI触及近4年最低位;因德国制造业生产商品速度放缓,服务业活动也受到影响。

  多重风险萦绕

  欧央行或将下调经济预期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最新一期《世界经济展望》中阐明,发达经济体的增长会有所放缓,并指出欧洲经济增长前景面临更大风险,预计2019年经济增长将进一步减退。本月初,IMF下调欧元区2019年经济增长的预期至1.9%。事实上,受潜在的全球贸易摩擦形势持续恶化的影响,德国政府已经下调了今、明两年的经济增长预期,从之前的2.3%和2.1%均下调至1.8%。欧洲央行官员也在10月议息会议上暗示,该央行可能会在12月的政策会议上下调对欧元区经济增速的预期,以反映近来欧元区经济的放缓。

  目前,欧元区经济面临多重风险。欧盟与意大利的预算纷争仍在持续,虽然双方都表示愿意减少分歧,但具体的解决措施还在讨论中。若双方矛盾升级,意大利经济则有可能陷入衰退。此外,欧洲的出口业绩、英国脱欧、全球贸易问题和新兴市场的风险都造成了欧洲经济的波动。IMF在研究报告中表示:“在短期内,贸易紧张加剧和全球金融状况急剧收紧,可能削弱投资,并对增长构成压力。中期而言,风险源于财政调整和结构性改革的拖延、人口结构挑战、不平等加剧以及对主流政策的信任度下降。”

  经济增长势头削弱属正常

  结束购债计划没有改变

  面对经济下滑,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本周表示,欧元区经济增长势头有所削弱是正常的,并不足以打乱欧洲央行退出资产购买计划。欧洲央行此前决定,将在今年年底前结束净资产购买。市场担心疲软的数据会迫使欧洲央行改变其资产购买退出计划。不过,德拉吉以及欧洲央行首席经济学家普雷特(Peter Praet)和欧洲央行执委劳滕施莱格(Sabine Lautenschlaeger)本周都表示,随着通胀逐步回升以及就业增加,欧洲央行结束2.6万亿欧元购债项目的计划没有改变。

  德拉吉11月26日在布鲁塞尔举行的欧洲议会经济和货币事务委员会会议上表示,随着经济扩张趋于成熟,增速逐渐放缓是正常的。“经济放缓可能也是暂时的。事实上,最新数据已经显示,汽车行业的生产出现了一些正常化迹象。”德拉吉表示,欧洲央行管理委员会预期,2018年12月结束资产购买计划。普雷特则表示,欧洲央行将在12月会议上就到期债券再投资提供更多详细的时间框架指引。随着资产净购买在12月结束,对到期债券的再投资将成为欧洲央行影响债券市场价格的主要工具,而设定再投资时间表是欧洲央行为债券市场提供支持的一种方式。

  分析师认为,经济状况和通胀可能足够强劲令欧洲央行得以在明年启动收紧政策周期,但这之后会发生什么就不那么清楚了,意大利的动荡、全球贸易紧张局势和全球股市波动,已经促使投资者将欧洲央行首次加息的时间预期从2019年9月推迟到12月。荷兰国际集团高级利率策略师弗利特(Martinvan Vliet)表示:“市场目前消化的预期是两年后存款利率升至零,这相当悲观,5年后的远期曲线显示,存款利率将会非常缓慢地爬升至接近、但仍低于1%的水平。”

责任编辑:赵乘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