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CURRENT AFFAIRS
要闻 / 正文

美加墨正式签署新版北美自贸协定

最终生效还需立法机构批准

  在经历了一年半的激烈谈判后,3个国家的领导人终于在G20峰会的间隙达成了《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定》(USMCA),以取代之前已经实施24年之久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据悉,该协议涉及的协议三方贸易额将超过1万亿美元。目前,USMCA还需获得3个国家立法机构的批准才能生效。

  美、加、墨三国正式签署新版北美自贸协议这一消息在上周末占领了全球各大媒体的新闻头条。在经历了一年半的激烈谈判后,3个国家的领导人终于在G20峰会的间隙达成了《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定》(USMCA),以取代之前已经实施24年之久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据悉,该协议涉及的协议三方贸易额将超过1万亿美元。目前,USMCA还需获得3个国家立法机构的批准才能生效。由于在11月的美国国会中期选举中民主党获得众议院多数议席,并将于明年1月取代共和党掌控众议院,因此新协议的通过尚存变数。

  美国达成多项诉求 艰难磋商划上句号

  “谈判的过程漫长且艰难。我们采取了很多措施,但最终还是达成了一致。”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签署协议后说。的确,更新NAFTA的谈判显得异常艰难,过程更是随着美国与加拿大贸易关系的恶化而一波三折。从2017年8月启动谈判开始,数次经历中断、重启、成员国威胁要退出,如今这一协议终于在三方的相互妥协下得以达成。新版协议基本实现了美国在北美汽车市场以及农产品出口的诉求,并与时俱进地加入了数字经济内容。此外,此前争议巨大的“日落条款”的修改版最终也被纳入协议。

  关于北美汽车市场的贸易条款是新协议的重头戏。具体而言,“原产地规则”在USMCA中得到了贯彻,新协议要求,产自北美的汽车零部件占比门槛由62.5%提高到75%。与此同时,这些汽车零部件中的40%需要在时薪不低于16美元的地区生产。这些规定旨在排除人工成本较低的墨西哥以及亚洲生产商,为美国带来汽车制造业的回流。而作为交换,加拿大和墨西哥获得了美国在乘用车、皮卡和汽车零件关税上的基本豁免。虽然USMCA保留了美国落实对进口汽车加征25%关税威胁的权利,但若特朗普加征汽车关税,墨西哥将获得每年1080亿美元汽车零件豁免缴税配额,加拿大将获得324亿美元配额。这两个配额均远高于两国现有产量水平,为两国出口提供了增长空间。

  在农产品方面,加拿大将放松对美国乳制品交易的限制,同意取消7级乳品定价协议,并将向美国开放约3.5%的乳品市场份额,这优于此前加拿大在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谈判中开放3.3%乳品市场此前的份额。与此同时,加拿大政府也准备向受影响的奶农提供补偿。此外,加拿大和墨西哥都同意提高对跨境采购征税的门槛,这也是美国的另一个关键需求。墨西哥将最低限额从50美元提高到100美元;加拿大则将关税从40加元上调至150加元(117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曾经引起加、墨两国巨大反弹的“日落条款”,也改头换面出现在USMCA协定里。美国在此前的谈判中曾提出“日落条款”提案,该提案为三国之间的协定设置了5年有效期,5年后协议将过期废止,除非三方同意延期。如今这一有效期将延长至16年,并每6年进行一次协议更新。

  特朗普终止旧版协议 新协议正式生效还需国会博弈

  时隔8年,民主党终于重新接管美国国会众议院。这一改变会给美国不少政策带来影响,其中之一就是有待国会通过的USMCA协定。目前,三国领导人已经签署了该协定,但该协定仍需立法机构批准才能生效。虽然特朗普和美国贸易代表莱希特泽(Robert Lighthizer)都表示相信国会将会通过该协议。莱希特泽表示,该协议从一开始就是一项两党共同认可的协议。“我想我们会得到很多民主党人的支持。”但已经有一些民主党人对新的贸易协议提出了质疑。

  将出任众议院新议长的民主党人佩洛西(Nancy Pelosi)称,USMCA协议仍在制定过程中,其内容缺少对劳工和环境的保护。“现在还不是一个我们能决定说是或者否的协议。”此前佩洛西表示,墨西哥方面还没有通过任何关于工资和工作条件的法律。其他民主党人则质疑新协议的国家间纠纷解决机制太软弱。美国乔治·梅森大学贸易专家格里斯沃尔德(Daniel Griswold)强调,许多民主党人长期以来一直反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而且也不倾向于支持新协议。“政府花了很长时间试图解决民主党对北美自贸的担忧,但我认为这些担忧是如此之深,以至于政府无法改变他们的看法。”

  面对新协议闯关国会可能出现的风险,特朗普已经开始了与民主党之间的博弈。据路透社报道,特朗普在当地时间12月1日表示,将在不久后正式通知美国国会终止NAFTA,并给国会议员6个月的时间,批准11月30日签署的USMCA。这意味着,如果国会没有通过新的USMCA,北美三国将退回至1994年NAFTA生效之前的贸易规则。显然,没有了自贸规则对三国的经济都将造成巨大打击,特朗普希望借此向国会施压,推动新协议的顺利通过。不过,路透社分析称,总统是否能够在未经国会同意的情况下终止一份贸易协议还存在争议,并且历史上没有国会批准总统单方面退出自由贸易协议的先例,此事最终可能交由美国法院裁决。

责任编辑:韩昊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