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CURRENT AFFAIRS
要闻 / 正文
多边谈判取得重要进展欧元区财长就金融改革达成共识

  对于欧盟各国领导人而言,今年的冬天注定格外寒冷且漫长。从英国脱欧、意大利预算争端、到法国“黄背心”运动,如今的欧盟可以说是内忧不断。在政治风险上升的同时,由于全球经济增长速度放缓以及贸易摩擦带来的负面影响,欧元区经济同样面临“降档”的危机。11月的最新数据显示,欧元区多国经济出现萎缩,甚至区域第一大经济体德国也在其中。无论是政治形势还是经济形势都让欧元区的改革迫在眉睫。

  在去年12月举行的欧盟峰会上,德国总理默克尔与法国总统马克龙达成了欧元区改革的共识。一年过去了,欧盟各国财长终于在本周就金融改革达成一致。欧元集团主席森特诺(Mario Centeno)当地时间12月4日在布鲁塞尔表示,欧元区19国财长同意强化欧洲稳定机制(ESM)的作用,以提高欧元区防范和解决危机的能力。虽然这相较于德、法两国此前设定的时间表滞后不少,但总算是迈出了改革至关重要的第一步。

  各国就强化ESM达成共识

  欧元区各国财长及其他官员于当地时间12月3日至4日在布鲁塞尔召开例行会议,讨论欧元区改革及成员国2019年预算,为即将于下周召开的欧盟峰会作准备。森特诺在会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尽管讨论的过程非常艰难,但各国在欧元区改革相关问题上取得了突破性进展:“我们同意强化ESM的作用,以进一步加强欧元区防范和解决危机的能力,我们还将增强ESM预警功能的有效性。与此同时我们也强调,ESM是最后的救助手段,使用该机制必须确保满足适当条件。” 森特诺还表示,欧元区财长同意ESM为欧元区银行业单一清算基金提供贷款支持,并可能早于原定的2024年付诸实施。

  ESM诞生于2012年,是欧元区国家为应对和防止债务危机而设立的永久性基金,旨在向融资困难、需要帮助的欧元区国家和银行提供资金支持,最高放贷规模为5000亿欧元。在此前的欧债危机中,ESM作为危机临时解决方案曾起到显著的作用。

  强化金融救助机制一直是马克龙欧元区改革的诉求之一。马克龙希望建立欧元区自己的财政能力,让欧元区遇到风险时不必再像以往那样求助于欧洲央行或IMF等外部力量。这一计划也被包含在今年6月默克尔和马克龙制定的联合改革计划中。如今这一设想终于得到了各国财长一致通过,不过并没有像法国希望的那样,将其列为经济下滑时的援助手段,各国财长一致认为,ESM将是欧洲金融业最后的“盾牌”。

  统一预算等改革仍有争议

  目前,各国虽然就强化ESM达成一致,但在对于欧元区的其他改革设想仍存在着很大分歧。旨在帮助稳定欧元区国家经济的欧元区统一预算以及提高欧元区银行存款安全性的存款担保计划因太具争议性,其谈判预计将拖延至明年。

  欧元区统一财政预算这个改革方案早在多年前就曾被提出过,但却受到了众多经济实力较强的成员国的反对。在德、法两国领导人于今年6月达成的欧元区改革草案中,这一计划被描述为欧盟预算的一个组成部分,致力于缩小欧元区国家的生活水平差距,密切协调彼此的经济政策,为国家投资提供资金,尤其是在研发和培训方面,从而增强各国的竞争力。若欧元区统一预算能正式达成,将可能由一个“欧元区财政部”来统一管理。

  但对于预算的规模,草案却只字未提,按照马克龙的设想,欧元区统一预算的规模应是“数千亿欧元”,但默克尔之前在谈及这一预算规模时暗示,“几百亿欧元”更易接受。德国显然并不愿增加成员国对统一预算的负担比例,因为这意味着经济发达的德国必将“解开腰包”贴补弱国。不止是德国,其他经济实力较强的国家同样怀有顾虑。荷兰财长声称,预算中看不到对荷兰人民的好处,而且,欧元区预算到底能解决什么问题?它将如何与其他金融工具相关联?这些问题也都悬而未决。因为还存在着众多分歧和问题,这份提案在本次的欧元区财长会议上并没有列入正式议题。

  谈判的另一难题则是欧洲存款担保计划(EDIS)。该计划旨在为整个欧元区的存款提供保险,并对欧元区所有的银行储户提供最高10万欧元的存款保障。欧盟执委会10月提议,在各成员国的担保机制将所有资金都支付给倒闭银行的储户后,启用全欧盟范围的存款担保机制。但目前欧元区各国领导人对此计划尚未达成一致。根据欧盟最新的报告草案显示,欧盟将建立一个高级别工作组来进一步探讨这一计划,而高级别小组应在2019年6月之前报告进展。

责任编辑:韩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