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要闻CURRENT AFFAIRS
要闻 / 正文
风险不断 欧元区经济或将继续保持低速增长

  相比美国强劲的经济增长,欧元区的2018年过得并不顺遂,相对疲软的经济增速以及不断涌现的政治经济风险,令欧元区负重前行。展望2019年,尽管欧元区经济不至于陷入严重的衰退,但各类风险事件依然如乌云一般笼罩着欧元区。英国脱欧、意大利经济政治局势、贸易保护主义以及外部金融市场动荡,种种风险并没有随着2018年消逝,预计2019年欧元区依然将在困局中缓慢前行。

  2018年坎坷前行

  在经历过高速增长后,欧元区经济增速在2018年重回低增长区间,弱于预期的经济增长令市场对于欧元区经济前景的担忧愈发加重。欧盟统计局的数据显示,经季节调整后欧元区2018年三季度GDP增速初值环比增长0.2%,而欧元区二季度GDP环比增速为0.4%,此外,欧元区三季度GDP同比增速相比二季度也有所放缓。此外,IHS Markit公布的数据显示,欧元区2018年12月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终值为51.4,创下2016年2月以来的最低水平,连续第5个月下降。

  整体经济数据表现不佳,政治经济风险接踵而至,欧元区以及欧盟正处在“狂风暴雨”之中。首先,民粹主义情绪在欧洲再度高涨。充满疑欧色彩、由孔特领导的意大利新政府在2018年正式组阁,市场一度担忧意大利也会模仿英国脱离欧盟。作为欧元区的成员国,若意大利选择离开欧盟,对欧元区经济的冲击或将更加直接和严重。

  另外,尽管意大利已经与欧盟就预算达成协议,把意大利2019年预算赤字占GDP的比重由2.4%调降至2.04%,但意大利与欧盟之间的长期对峙可能会对欧盟以及欧元区的团结造成威胁。而法国“黄马甲”抗议活动以及由此引发的暴力冲突事件,更是民粹主义情绪的直接集中爆发。

  其次,美国与欧盟之间的贸易争端并未在2018年得到妥善解决,欧洲央行也曾多次在货币政策会议纪要中强调贸易保护主义对欧元区经济带来的风险。美国对欧盟加征高额钢铁和铝进口关税的举动引发了欧盟的反击,欧盟在去年6月宣布对自美国进口的价值约28亿欧元的产品加征关税,关税所涉及的产品包括美国的钢铁和铝产品、农业产品、波本酒以及摩托车等一系列产品类别。

  随后,去年7月,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举行会晤,美欧同意将在非汽车工业品上朝实现零关税、零非关税壁垒以及零补贴努力,并且容克表示,美国和欧盟谈判期间将暂停推进其他关税措施,并且将在适当的时候重新对美国已经实施的钢铁和铝关税作出评估。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对欧盟而言至关重要的汽车关税问题却未能取得进展,美国始终握着汽车关税这把“利剑”,随时可能对欧盟及欧元区进行攻击。

  最后,欧洲央行已于去年12月底结束了大规模净资产购买计划,成为欧洲央行货币政策在2018年的关键变化。面对弱于预期的经济表现,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始终在试图淡化市场对于欧元区经济的担忧,并称对经济前景保持信心。复杂的内外部环境令欧洲央行需要继续维持宽松的货币政策以支撑经济增长以及通胀率回升至目标水平,而这也意味着欧洲央行离真正收紧货币政策仍存在较大距离。

  2019年风险当道

  欧洲央行在日前发布的经济公报中指出,展望未来,全球经济活动预计将在2019年减速,之后将有所企稳,而贸易保护主义将在2019年抑制全球经济的增长。而为了帮助欧元区通胀率达到目标水平,欧洲央行将继续保持货币政策的宽松。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欧洲央行整体对欧元区经济前景仍保持信心,但鉴于近期的经济表现,欧洲央行还是下调了对于欧元区2019年经济增速的预期。欧洲央行在去年12月的货币政策会议上表示,预计2018年欧元区年化实际GDP增速将达到1.9%,而2019年的GDP增速则将下滑至1.7%。此外,欧盟在2018年秋季经济预测中指出,当前欧元区经济是“可持续但动能减少”,并且正处于高度不确定性之中。欧盟预计,欧元区经济增速将从2017年的10年高点2.4%放缓至2018年的2.1%,在2019年和2020年,欧元区实际GDP增速将进一步放缓至1.9%和1.7%。

  总体而言,从目前的情况看,欧元区经济增速或将在2019年继续放缓。风险依然是欧元区绕不开的主题。高盛在其2018年11月发布的分析报告中指出,预计意大利的经济可能将在2019年初面临衰退。与此同时,英国无序脱欧的风险依然存在,但英国议会会在3月前批准脱欧协议仍是基本预测情景。此外,美国的汽车关税威胁仍将笼罩欧洲。

  英国继续面临多重考验

  尽管英国并非欧元区成员国,同时也很有可能即将离开欧盟。但作为欧洲重要的经济体,即便离开欧盟,英国与欧盟之间仍将保持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回顾刚刚过去的2018年,英国脱欧进程成为影响英国经济以及市场情绪的关键因素。事实上,自英国举行公投并决定脱欧以来,英国的经济始终处于高度的不确定性当中。而这种不确定性在2018年继续发酵,并且随着脱欧倒计时的不断迫近,引发了越来越多的关注。

  2018年,英国脱欧“大戏”情节跌宕起伏,行至年末,英国首相特雷莎·梅政府与欧盟达成脱欧协议草案,将这出“大戏”推至高潮。然而,英国议会大概率无法通过该草案迫使特雷莎·梅无奈推迟议会投票至今年1月。无协议脱欧依然是有可能发生的情况之一。在此背景下,英国央行面对不确定性只能在去年12月的货币政策会议上选择按兵不动,继续观察脱欧形势。

  此外,英镑也随着脱欧“大戏”情节的发展不断震荡。嘉盛集团首席中文分析师黄俊分析认为,英国脱欧事件的烦扰严重打击了市场对于英镑的信心。尽管离英国脱欧的最后期限2019年3月29日已经很近,但目前对于英国脱欧的几种可能性仍存在,即硬脱欧、推迟脱欧、二次公投。如果在2019年英国脱欧的走向能更明朗,则有望吸引长线资金,英镑由于价值低估因素或将在2019年受到利好而回归价值。

责任编辑:韩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