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要闻CURRENT AFFAIRS
要闻 / 正文
新兴经济体部分国家汇率缘何跌声再起

  3月下旬以来,土耳其汇市出现数次大幅波动。3月22日,土耳其里拉对美元汇率下跌超过5%。新兴市场其他经济体汇率也出现承压迹象,阿根廷比索对美元3月27日下跌2.9%,创历史新低。

  从相关数据分析来看,土耳其国内经济基本面不乐观。阿根廷对外贸易过于依赖其自然资源相关的农产品等,导致其经常账户一直保持逆差,加剧了债务担忧和汇率压力。

  3月下旬以来,土耳其汇市出现数次大幅波动。3月22日,土耳其里拉对美元汇率下跌超过5%,是自去年8月以来的最大单日跌幅。随后,土耳其监管部门对个别机构涉嫌误导和操纵市场的行为展开调查,土耳其里拉对美元汇率经历两天大幅反弹。然而,4月8日土耳其里拉对美元汇率盘中又下跌1.56%至0.1743,收盘下跌1.06%至0.1752,较3月22日的开盘0.1835下跌了4.5%,较1月末下跌约10%。新兴市场其他经济体汇率也出现承压迹象,阿根廷比索对美元3月27日下跌2.9%,创历史新低。截至4月8日,阿根廷比索对美元汇率仍在最低位徘徊,比年初下跌约15%。

  新兴经济体部分国家汇率下跌非始自今日

  2018年8月以来,土耳其遭到美国制裁,美国对土耳其钢铁产品加征关税,引发里拉对美元汇率下跌,债券收益率大幅飙升。从相关数据分析来看,土耳其国内经济基本面不乐观。一是金融体系稳定性堪忧,土耳其国内银行资本充足率连续4年下降,银行不良贷款率上升。二是外债偿债压力大,自2013年以来外汇储备持续萎缩,至2017年末仅为841亿美元。有数据统计显示,截至2019年3月15日,土耳其央行的外汇储备总额又下降至737.8亿美元。2018年3季度末,土耳其外债总额约4500亿美元,是该国外汇储备的6倍以上,外汇储备远远不足以偿付大量的外债。三是通胀率较高。近几年土耳其GDP处于高速增长的背景下,去年10月土耳其CPI同比上涨25.2%,12月涨幅降至20%左右,至今年2月涨幅依旧维持在20%的高位。

  阿根廷比索汇率在2018年5月至6月大幅贬值后,7月一度短暂企稳,但到了8月再度大幅下跌,2018年全年跌幅已超过40%。阿根廷汇率一再暴跌,根源在于市场对其债务问题的担忧。过去几年,阿根廷为维持高额财政赤字,政府外债激增。今年3月,阿根廷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与2017年相比,截至2018年底阿根廷增加了449.69亿美元的外债,增幅19.3%,外债总量达到了2779.21亿美元。报告显示,由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贷款是在2018年下半年发放的,因此49.8%的债务增量都是在最后一个季度产生的。大量举借外债、提高财政赤字,带来了货币供应量大增,近年来,阿根廷货币投放增速都维持在30%左右,而通胀率近两年也高达20%至30%。此外,阿根廷对外贸易过于依赖其自然资源相关的农产品等,60%的出口是食品、动植物产品和油脂等,导致其经常账户一直保持逆差,加剧了债务担忧和汇率压力。尽管有迹象显示今年阿根廷经济可能将触底反弹,但有分析师表示,金融环境收紧可能会再次打压经济增长。

  政府化解风险举措的长期效果有待观察

  为拯救里拉,土耳其央行2018年9月13日年内第3次加息625个基点,基准利率升至24%,并表示将维持收紧的货币政策直到通胀得到明显改善。近期,土耳其央行采取提高银行间拆借利率的措施应对外汇储备额缩减,防止对里拉的做空,土耳其政府也对导致硬通货需求过度和对汇率作出误导性预测的银行提出了警告。

  2018年4月至5月,阿根廷央行也曾密集加息3次,将利率从27.25%提高到40%,但效果不佳。5月向IMF求助获得为期3年的500亿美元贷款的承诺,并立即发放了150亿美元。8月两次提高指标利率7天期LELIQ,从40%提高到60%。9月28日,再次将7天期LELIQ利率调至65%。而10月16日,又一次上调至72.198%的高位。2018年11月,阿根廷与我国签订1300亿元人民币的货币互换协议。12月5日,阿根廷央行取消了60%的基准利率下限,由市场决定其走向,对浮动汇率的月度调整幅度由浮动3%改为浮动2%,只有当汇率超出汇率带,央行才会按规定入市干预。虽然阿根廷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2018年年底阿根廷国会通过了2019年的财政预算,相对于GDP缩减了2.7%,但到目前为止这些措施的效果还有待于观察。

  近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等下调了对全球经济的增速预测。基于国际贸易等多种因素,如果全球主要经济体出现经济增速放缓,则有可能对阿根廷、土耳其等新兴经济体国家汇率带来进一步压力。

责任编辑:韩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