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要闻CURRENT AFFAIRS
要闻 / 正文
经济不确定性上升 全球股市波动加剧

  在经历了去年年末的暴跌之后,全球股市触底反弹,在今年上半年交出了一份亮眼的“成绩单”。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全球股市市值飙升了约8万亿美元,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全球指数(以下简称“MSCI指数”)创下了近15%的涨幅。其中,美股大涨18%,欧洲股市大涨13%。展望下半年,在经济不确定性持续上升的大背景下,全球股市波动正在加大。与此同时,新兴市场作为新的增长点将受到投资者青睐。

  政策面“预期差别”主导上半年股市走向

  “预期差别”即投资者的一致性预期与现实经济数据或政策结果之间的不同,通常被市场视为股市行情变化的主要驱动力之一,这一因素也左右了今年上半年全球股市的动态。以美股为例,去年四季度,由于高增长科技股的盈利增长落后于市场预期,导致美股的估值出现了大幅下调。而今年上半年,美联储转向宽松政策的速度超出了市场此前的预期,成为促使市场从底部大幅反弹的主要因素。此外,当前中美贸易谈判的乐观前景有所上升,扭转了投资者此前的悲观预期,也使股市出现趋势性的上涨。

  欧洲股市方面也是如此,欧洲央行的宽松色彩渐浓,使得欧洲股市背离其增长乏力的经济基本面,在今年上半年逆势上涨。这一上涨在“鸽派”的现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主席拉加德上周获得欧洲央行新行长提名后达到顶峰。欧洲斯托克600指数目前已经触及去年6月中以来的最高水平,多数板块和主要股指收于积极区域。该指数较去年12月的低点上涨了20%,标志着进入了技术性牛市。

  不过,英国脱欧带来的风险仍在持续为市场带来波动。目前英国脱欧仍没有确切的方案,竞选接替英国首相特雷莎·梅的前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和现任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均表示,他们希望就此前与欧盟反复讨论所达成的分手协议重新谈判。但欧盟近日再次重申,欧盟新领导层不会改变路线,不会在与伦敦达成的脱欧协议上作出让步。近期,欧洲各界舆论都表达了对无协议脱欧可能性的担忧。英国市场调查机构IHS马基特公司和英国采购与供应特许协会联合发布的一系列数据显示,受脱欧不确定性拖累,英国经济6月份或已出现萎缩。而对欧盟而言,无协议脱欧同样意味着市场的巨幅波动和下跌。

  回归基本面 新兴市场表现值得期待

  今年上半年,政策前景主导了全球股市动态,而到了下半年,政策前景变得更加明朗,特别是美联储明确表明停止加息和缩表后,投资者的目光正在转回到宏观经济和企业盈利的基本面。在宏观经济方面,关于全球增长进入后周期的焦虑正在逐渐回归,而新兴市场作为新的增长点受到投资者青睐。世界银行预计,新兴市场在未来5年内将为全球经济增长作出三分之二的贡献,新兴市场成为投资者投资组合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市场情绪的推动下,国际投资买入新兴市场资本的迹象日益明显。国际金融协会最新数据显示,在5月资金净流出后,新兴市场在6月以来出现了明显的资金净流入。与此同时,美联储货币政策转向宽松,美元走软产生的套期交易驱动部分新兴市场风险资产上涨。对于新兴市场而言,股市与汇率运行方向基本一致,大量资金流入这些新兴市场后,先被兑换成当地货币,再继续被用于购买当地风险资产。不仅如此,在美联储政策转向的背景下,新兴市场国家本币贬值以及资本流出压力明显缓解,使多数新兴市场国家货币政策在应对国内经济形势时拥有更多选择和更大空间,它们可以更加聚焦自身经济增长和风险防范。

  富国银行全球市场策略主管克里斯托弗表示,全球不确定因素缓解并且美元贬值,新兴市场股票今年将最具回报潜力,最看好新兴亚洲和拉丁美洲股市的上升空间。

  投资环境日趋复杂 需警惕波动性风险

  虽然全球股市在当下的“宽松潮”中一片欢腾,但值得注意的是,其背后仍有危机涌动,且未来走势仍然充满不确定性。摩根士丹利跨资产首席策略师希茨本周发布的最新报告表示,鉴于对全球经济、央行政策和地缘政治风险的担忧,下调全球股市评级至低配。摩根士丹利在报告中称,对全球股市投资评级的转向最直接的原因是“回报不佳”。希茨表示,市场高估了2019年的盈利,低估了库存、劳动力成本和贸易不确定性的风险。摩根士丹利预计在未来12个月,标普500指数、MSCI欧洲指数、MSCI新兴市场指数的平均目标涨幅仅为1%。而德意志银行则预估,2019年全球企业盈利预期将下降0.9%。加拿大皇家银行则下调了2019年每股收益预期,收益的不确定性可能导致波动性加大。

  美国银行的基金经理调查显示,50%的受访者预计未来12个月全球经济增长将会放缓。瑞银资产管理投资主管哈福德表示:“虽然上半年金融市场呈现上升趋势,但投资环境依然复杂,同时仍存在许多风险,其中美国经济扩张在6月已创下历史最长纪录,让人担心‘好景不长’。” 汇丰资产管理首席全球策略师约瑟夫表示,如此广泛的市场上涨是非常不寻常的。关键问题在于,它是否上涨得太快、太猛烈了。不少经济学家均认为,考虑到当前的市场环境,全球股市大幅波动可能会在未来两年内变得更加普遍。

责任编辑:梁艳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