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要闻CURRENT AFFAIRS
要闻 / 正文
经济前景不确定性 或将继续推低美债收益率

  2019年全球经济增速下降至十年来的低点,贸易保护主义以及民粹主义盛行,地缘政治风险不断,市场投资者的担忧情绪始终未减,安全性更高的债券,尤其是发达经济体政府债券受到青睐,即便是在部分发达经济体国债已经跌至负收益率的情况下。

  尽管全球经济有望在今年迎来阶段性企稳,但投资者对于全球经济下行风险的担忧持续不断,债券很有可能继续受到青睐。不过,由于发达经济体债券收益率较低,甚至部分已经跌至负收益率区间,投资者在追求高收益率的驱动下,或将转向新兴经济体债券市场。

  从目前的情况看,相比于其他发达经济体,美国国债保持了相对的高收益率,但总体水平依然较低。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的签署,有效缓解了市场对于中美两国贸易紧张局势加剧的担忧,这或将推动投资者减持美国国债,寻找更高收益的风险资产。

  从全球经济的角度看,今年全球经济的复苏之路预计将不会一帆风顺,复苏程度或将有限。一旦再度飞出影响全球经济表现的“黑天鹅”,美债收益率或将继续下挫。联合国在一份报告中指出,金融危机过去十年后,全球经济依然低迷,贸易和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可能会进一步破坏经济复苏。联合国预计,2019年全球经济仅增长2.3%,是10年来的最低增速,如果下行风险可以得到控制,2020年全球经济可能将增长2.5%。

  然而,即便全球经济相比2019年有所复苏,但总体增长依然乏力。摩根士丹利全球宏观团队预计,今年一季度后,全球主要央行在全球经济向好的背景下将暂停货币宽松的步伐,例如美联储、欧央行和日本央行都将全年维持基准利率不变。

  虽然2020年全球经济可能会阶段性企稳,但这并不能有效降低投资者对全球经济衰退风险的担忧。“我们认为投资者的担忧除了来自于全球经济本身内生增长动力不足和贸易争端的不确定性之外,也来自于全球主要央行不断收窄的货币政策空间。”摩根士丹利全球宏观团队表示。

  在全球经济前景并不明朗,地缘政治风险局势加剧的情况下,债券对投资者仍将具备一定的吸引力。而从美国国债的角度看,美国经济增长前景存在的不确定性以及美联储谨慎的货币政策态度,在短期内依然可以对美债市场形成利好。

  尽管美国经济保持了相对强劲的增长态势,但与此同时,美国经济正在面临着内外部的双重挑战。联合国预计,包括美国在内的大多数发达经济体的增长在今年仍然乏力。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1月最新的预测中指出,美国经济增速预计将从2019年的2.3%放缓至2020年的2%,2021年将进一步下降至1.7%,2020年经济增速相比去年10月时的预测下降0.1个百分点。而增速放缓反映出财政态势向中性回归以及金融条件进一步放松的预期支持力度将会减弱。

  不过,从美联储的角度看,美国经济增长依然温和。1月15日公布的最新经济褐皮书显示,美国经济在2019年最后六周处于温和扩张状态,劳动力市场紧俏,假日销售稳健,消费者支出温和增长,银行业信贷活动也呈现温和上扬的态势,不过,制造业的表现却相对疲弱。总体而言,美联储认为美国的经济前景仍然较为乐观。

  FXTM富拓首席市场策略师侯赛因·赛义德(Hussein Sayed)1月13日撰文称,美国经济将继续增加足够的就业岗位并吸纳新进入劳动力市场的人员。12月平均时薪同比增幅下降至2.9%,通胀压力依然很遥远,而美联储也可以因此松口气,这意味着没有必要立即收紧货币政策。而对于美联储在短时间内不会迅速加息的预期,则有望成为推动美国国债价格走强的助力因素。

  从目前的情况看,美联储放慢了降息的脚步,但转向加息的门槛依然较高。通胀率始终难以达到2%的目标水平,是阻碍美联储加息的关键原因。费城联储行长哈克日前在纽约表示,除非通胀出现实质性变化,否则利率目前处于“良好位置”。而堪萨斯城联储行长乔治表示,美国目前经济表现良好,失业率接近历史低点,通胀率处于低位并保持稳定。乔治认为,应当暂时维持利率不变,以评估去年降息对经济产生的影响。旧金山联储行长戴利也认为,当前美国经济处于较好的状态,预计通胀率会在2021年达到可持续的2%水平。

  在2019年连续降息三次后,大多数美联储官员都倾向于在短期内维持利率不变。不过,美国总统特朗普则继续了他对美联储货币政策的批评之路,特朗普上周再度抨击鲍威尔领导下的美联储的货币政策,甚至称后悔当初选了鲍威尔当美联储主席。

  全球经济以及美国经济增长前景在今年面临的不确定或将成为美债市场的利好因素。但不可否认的是,若全球贸易紧张局势在今年得到有效缓解,投资者的信心和情绪可能将得到提振,进而转向股票等风险资产,寻求更高的收益率。景顺亚太地区(除日本外)全球市场策略师赵耀庭表示,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具有里程碑式的积极意义。协议签署后,美国股市收盘随即创下历史新高,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首次收于29000点上方。“随着贸易不确定性缓和,预计投资者将逐步减持美元和美国国债,寻找收益率更高、风险更大的资产。”赵耀庭说。

责任编辑:梁艳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