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动态CURRENT AFFAIRS
监管动态 / 正文
外汇总局会计师孙天琦:
更加开放的金融市场需要更加有效的金融监管

  国家外汇管理局总会计师孙天琦在2019金融街论坛年会上谈及金融开放时表示,目前正在形成更趋一体化的全球金融市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等最新签署的多双边国际协定框架下的金融服务自由化,一定程度上代表了未来跨境金融服务的高水平开放标准。WTO框架下《关于金融服务承诺的谅解》规定的新金融条款,要求成员方对在另一成员方境内已提供,但尚未在成员方境内提供的新金融服务,持更加开放态度。一定程度上带来了一个成员开放,所有成员开放的开放效果。长远看,我国应顺应这种趋势。

  

  孙天琦指出,从国际上看,金融更加开放,不等于没有监管。成熟的发达经济体普遍强调金融必须持牌经营例如美国要求只要向美国人(无论是否在美国境内)提供金融服务,就应当在美国注册获得许可如未在美国注册获得许可,则将被认为是欺诈,将受处罚。20187月,某境外外汇经纪商因未在CFTC注册即向美国居民提供外汇业务,被处以高达6亿美元的罚款,并被永久禁止向美国居民提供外汇业务。此外,美国CFTC要求未在美注册的外汇经纪商必须在其网站上明确提示不为美国人提供相关金融服务

  根据《服务贸易总协定》(GATS),跨境金融服务包含四种模式:商业存在模式、跨境交付模式、境外消费模式、自然人流动模式。孙天琦谈到,我国在商业存在模式下跨境金融服务开放度不断提高,主要表现在,放宽或取消外资持股比例限制,取消外资机构进入我国相关金融领域的总资产规模限制,放宽外资设立机构条件,扩大外资机构业务范围,放宽外资市场准入条件,强调在金融业对外开放中坚持内外资一致的原则。外汇管理部门深化外汇管理改革,扩大外汇市场开放,促进更高水平的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服务国家全面开放新格局。

  对于跨境交付模式下跨境金融服务开放,孙天琦表示,数字平台的发展为跨境交付模式下的金融服务提供了技术支持,金融科技的发展加速了跨境交付模式下的金融服务开放,WTO、区域性协定、双边协定中,也更加关注跨境交付模式下的跨境金融服务开放问题。

  那么我国应该怎样开放这类跨境交付模式下的跨境金融服务?孙天琦建议近期更倾向于要求外资以设立商业存在的方式提供金融服务。也就是说近期内先不全面开放跨境交付模式下的跨境金融服务,必须要求外资采取商业存在模式,必须在国内设立实体的商业存在。原因在于,我国法制尚不健全,市场尚不成熟,监管能力还较为薄弱,监管协同机制还不健全,另外投资者和消费者投资经验不足,风险识别能力较弱。

  我国实践中跨境交付模式下跨境金融服务快速发展跨境交付模式跨境金融服务便利了支付结算服务等金融服务,但也有一些非法的跨境金融服务掺杂其中。例如外汇保证金交易(也称外汇按金交易),在我国是禁止的,但在发达国家是合法的。有机构在境外获得外国牌照,通过网站向我国跨境提供外汇保证金交易金融服务。外汇局已处置非法外汇保证金网站近千家,其中,关闭926家,整改清退29家(删除网站有关外汇交易内容),约谈6家(承诺整改,删除相关外汇交易内容),移交公安机关4家。此外,还有境内居民跨境炒股票、期货和贵金属,支付机构跨境向我国外贸企业提供支付服务,比特币、ICO交易,通过互联网、APP等参与境外赌博、赌球等现象。

  孙天琦表示,从中长期来看,我国需逐步提高我国金融服务市场开放水平,提高跨境交付模式下跨境金融服务的开放度,在司法完备、监管有效的前提下,可不要求以商业存在方式提供金融服务:初期宜采取正面清单方式对外承诺开放跨境交付模式的跨境金融服务,未来随着监管体系完善、能力提高,可逐步按照负面清单方式对外承诺开放跨境交付模式的跨境金融服务。

  孙天琦强调,要建立有效的监管体系,确保金融开放行稳致远。首先,金融必须持牌经营金融牌照须有国界任何机构通过任何方式在我国境内提供金融服务,必须持牌获得外国牌照,但未在我国持牌的,不可通过数字平台向我国提供外汇保证金交易、股票交易、贵金属交易、支付服务等金融服务。其次,各地方、各部门提出的金融开放方案中,必须有监管职责分工、风险防控、数据获取等内容。目前这一点是缺失的,不能像当初互联网金融发展时,都喊着要开放,对监管少有人重视。功能监管要真正落地,不能说牌照不是我发的、不归我管。微观审慎监管、行为监管要有效。要在双边和多边层面,加强国际监管合作,形成全球最佳监管标准,联手打击非法跨境金融服务。

责任编辑:余嘉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