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活动CURRENT AFFAIRS
领导活动 / 正文
市场机构表态:积极参与债券融资支持工具实施 修复民企融资渠道

  今年以来,民营企业债券违约、融资难问题持续发酵。10月22日,央行宣布引导设立民企债券融资支持工具(以下简称“支持工具”),央行运用再贷款为支持工具提供部分初始资金,由专业机构进行市场化运作,通过出售信用风险缓释工具、担保增信等多种方式,支持相应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政策出台后,支持工具项下已有3单民企债项发行落地。

  10月31日,人民银行组织商业银行、保险公司、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中债信用增进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召开民企债券融资工具座谈会。会上,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指出,今年民企债券违约事件增加,导致出现负向循环,即违约频率增加,金融市场、金融机构对民营企业风险偏好下降,民营企业融资困难,违约频率再增加。这种情况同时也在股市、债市、信贷市场相互溢出和传导。

  “民营企业融资出现问题,单纯靠市场力量自我矫正在短期内很难解决,有必要对市场非理性行为进行适当引导。”潘功胜说,矫正市场的非理性行为需要找到一个突破口。债券市场具有公开、透明、传导效力高的特征,定价市场化,对其他金融市场预期的引导能力也比较强。通过矫正债券市场,带动市场改善民企的融资氛围和风险偏好,希望可以弱化非理性行为,带动信贷、股权等市场对民企融资的改善。

  潘功胜提出,希望商业银行、保险公司按照市场化原则积极参与信用风险缓释产品的市场发展,同时加强和地方政府、地方金融机构、担保公司、增信机构的合作。在控制风险的前提下,对民企债券投资的风险偏好作一些修正。

  人民银行副行长朱鹤新在会上强调,围绕服务实体经济、服务民营和小微企业,市场机构要提高站位、扎实落实政策措施、协力推动政策落地。“伴随着经济结构转型调整,服务民营企业、小微企业对于金融业来说是一片蓝海,他们将会给中国经济的发展、金融业的发展提供强大的、持续的动力。”朱鹤新说。

  参会的机构人士认为,支持工具通过市场化方式,在支持民企融资、提振市场信心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有利于修复民企的正常融资渠道。参会的商业银行、保险公司均表态积极参与支持工具的实施,不少机构也启动了目标企业梳理或已形成了项目储备。

  试点发行顺利 市场反映良好

  在支持工具运作方面,考虑到中债信用增进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债增进”)成立9年来,在债券市场信用增进和风险管理方面积累了比较丰富的经验,具有较强的信用风险识别管理和控制能力,支持工具初期委托中债增进作为投资管理人,具体负责出售信用风险缓释凭证(CRMW)、提供信用增进等服务。

  目前首批试点项目已有3单。一是浙江荣盛控股集团10亿元超短期融资券,由浙商银行主承,票面利率5.22%。中债增进实际创设1亿元缓释凭证,费率100个基点。二是红狮控股集团5亿元超短期融资券,由杭州银行主承,票面利率4.96%;中债增进实际创设0.4亿元缓释凭证,费率40个基点;宁波银行实际创设1亿元缓释凭证,费率41个基点。三是宁波富邦控股集团4亿元定向工具,由宁波银行主承,票面利率6.45%;中债增进创设0.5亿元缓释凭证,宁波银行创设0.6亿元缓释凭证,费率均为160个基点。

  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秘书长谢多表示,信用风险缓释凭证的价格形成是完全市场化的,通过路演和簿记建档等市场化方式确定。从目前发行的3单来看,债券和缓释凭证发行均为市场化定价,债券票面利率越高,凭证发行利率也越高,体现了投资人对企业不同的风险判断。

  “信用风险缓释凭证由投资人购买,费用由投资人支付,能够满足不同风险偏好投资人的个性化需求,吸引更多低风险偏好的投资人参与投资,既有助于缓解民营企业发债困难,又没有增加发债企业的额外费用,同时由于扩大了民营企业债券投资人基础,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民营企业的发债成本。”谢多表示,从结果来看,试点发行债项均获得踊跃认购,票面利率低于企业今年已发行的同品种平均利率。

  风险共担 坚持市场化

  谢多介绍了推动支持工具业务实施的四种模式。一是主承销商等可根据自身风险判断选择标的企业,与中债增进组成“联合发行体”,共同创设信用风险缓释凭证。二是省级地方政府可推荐当地民营企业,并向支持工具提供信用风险缓释对冲。三是在资质较好的民营企业债券发行时,支持工具可直接投资债券。四是对能够提供抵质押和担保的民营企业,支持工具可在其发行阶段提供信用增进服务。此外,相关机构也可在实践中不断丰富支持工具业务模式。

  谢多强调建立支持工具、地方信用增进机构以及相关市场参与机构激励约束、风险共担机制。一是支持工具委托中债增进出售信用风险缓释凭证、提供信用增进服务以及流动性管理,取得一定的经营收益,用于承担相应的信用风险。二是支持工具自身根据市场化契约安排,承担对外提供增信支持或投资现券的风险。三是中债增进作为受托机构,按照激励相容原则,与支持工具按照一定比例承担风险。四是地方信用增进或担保机构、凭证创设机构等市场实施机构按照风险收益对等原则承担相应风险。

  在目标企业方面,支持工具支持暂时遇到流动性困难,但有市场、有前景、技术有竞争力的民营企业债券融资。一些国家产业政策禁止或限制行业的企业不纳入支持工具覆盖范围。支持工具不确定企业名单,具体由实施机构按照市场化原则选择。目前阶段,参与支持工具的民营企业应有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有效注册余额,企业信息已经通过市场注册专家评议,信息披露充分完备、公开透明。

  市场机构:积极参与支持工具实施 支持民企融资

  民企债券融资支持工具政策出台后,不少银行、保险机构表示已开始消化政策,启动客户摸排。例如,农业银行重点组织广东、江苏、浙江等重点区域的分行按照标准进行企业客户遴选,经过初步摸排,确定了一些目标企业。

  “这个业务涉及到金融市场、投行、资管、风险、信用管理多个部门,银行内部制度安排上要做适应性的调整,我们也在做安排,以支撑这个业务,使之落地。”农行有关负责人说。

  兴业银行已经储备了12个项目,总金额约155亿元,目前正在和交易商协会沟通,并建立了30亿元资金规模来投资CRMW产品。

  不少商业银行有关负责人建议从MPA考核、经济资本占用等监管考核指标方面给予一定激励或优惠,以使支持工具在市场初创阶段能够迅速发挥作用。另外,有相关人士建议鼓励更多市场参与者进入,包括基金、保险公司、增信机构等,把不同风险偏好的市场参与主体引入到市场中,有利于价格发现,也有利于提高市场流动性。

  在业务资质方面,目前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已对市场机构注册信用风险缓释工具相关业务资格安排了绿色通道。注册的前提是具备衍生品业务资质,衍生品业务资质由银保监会负责审批。

  同时,不少参会人士提出违约债券的处置问题。谢多表示:“违约债券的处置是我们的工作重点之一,人民银行和协会正在研究建立违约债券交易市场。”

  人民银行金融市场司司长纪志宏表示,将研究完善债券违约处置机制以及信用衍生品的基本规则,同时,也希望商业机构积极参与,使得支持工具能够覆盖更多的企业。

  “人民银行设立民企债券融资支持工具,提供初始资金,是希望对市场进行引导,大家共同参与。目前中国的信用衍生品市场这些年发展比较缓慢,主要原因是国际金融危机后大家对信用衍生品的发展存有一些争议。另外,以前债券市场存在刚性兑付,对信用衍生品分散风险也没有需求;现在债券市场刚性兑付预期逐渐打破,市场对信用风险衍生品有需求了,但是供给不足,需要政策引导,共同推动中国信用衍生品市场的健康稳定发展。”潘功胜说,这也是金融市场发展的重要内容。

责任编辑:袁浩